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傳統中醫 從過去走向未來


【撰文:註冊中醫烈大夫】

歷史(History)是人類文化與文明歷程的記錄,不論是經歷口耳相傳,還是透過考古古蹟和文字記錄,經過考古科學技術的發展,把人類的進化過程及物種起源加添到綜合學科之中,讓我們更清楚我們種族,更加了解人類祖先所經歷過的故事。歷史的英文可拆解成「他的故事」(His-Story),他,就是我們的祖先。 

智人(Homo Sapiens)文明的開端,並沒有一個定錨點。在遺傳學角度來說,人類是由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經逾七百萬年進化而成,人類的起源地眾說紛紜,但我們能肯定的是,智人並非唯一的人類品種。而我們智人只是多人種族中唯一能夠承傳下來,並在地球的土壤上開枝散葉的唯一一個種族。 

文明與醫療的散播

在歷史當中,每一個文明的崛起,見證了不同地域智人於歷史長河中,經歷生存與文化交錯的鞭策,與疾病抗爭的過程中,慢慢形成了傳統醫學的體系。人類的族群,是在部落與部落的爭戰中,通過融合、繁殖、合併、分解、毁滅及重生,經過數十萬年,慢慢形成各地域不同的文化圈。這是一個兵戎相見的蠻荒時代,死亡似乎是常見不過的事,緊隨着天災橫禍的來臨,智人的可追溯壽命平均不超過四十周歲,疾病與疫症的蔓延催化了醫療知識的產生及承傳。 

人類從穴居的採集文明,經地質及氣候變化和冰河時期的出現,聚居地區的人口密集程度開始增加,容易產生不同類型的疫症及疾病,促使從原始的醫療行為及草藥採集,到系統性的醫療理論歸納,這是歷盡艱辛憑着一代又一代人類生命來換取的醫療經驗的發展過程。沒有一個學術證據可以證明經歷了多少時間,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讓我們引以自豪的傳統華夏醫學文化在這段時間誕生了,而早在先秦時期已經成功形成了古醫學的集結與系統性分科,以應對當時日益膨脹的聚集人口。 

中醫的火種

在農耕文明火種萌芽於黃河流域一帶之際,華夏文明啓動了整個文明步伐的躍進,包括文字、農業、歷法、科技、天文、工程、醫學、商貿、氏族階級精英制度和人民管治模式,這一切也是多學科文化文明的融合契機,得以讓中醫學慢慢茁壯成長的先決條件。而在當世,傳統中醫學這個瑰寶,得以延續千年,縱使經歷了幾千年以來的戰火、改朝換代、外來文化衝擊以及人口的大規模消亡,而歷久不衰,有賴歷代醫家學者,鍥而不捨的把傳統中醫及傳統中國文化承續下來,讓中醫的火種能透過不同渠道代代相傳。 

隨現時考古科技日益提升,我們在古籍及遺址當中,能夠發現的傳統醫學痕跡,也豐富了我們對古代醫學發展的認知,以及也能夠同時開拓未來中醫發展方向,我們須要「繼往開來,承傳傳統,着眼未來」,這是發揮傳統中醫學極致的必然道路,亦是我輩中醫行者現在必然承擔的歷史任務。 

歷史的軌跡

我們必須理解學術的產生,是一個過程,科學的同步化理解,可為着學科的發展和普及性打一支強心針。近數百年地球的文明可說是以歐洲文化爲主導,歸根結底就是因為大航海時代衍生了新大陸黃金、白銀及農產品的大量流入,除了衝擊傳統物價、物種大交換和資本市場的崛起,以及英國的工業革命擺脫了過去二千年農業文明手工製作的低下生產力,隨之而來的金融、信貸、法制系統、政經結構產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和革新,在政治形勢上相對保守的明朝政府在下西洋之開明國策後進入後倭亂時代,反其道而行進乃封鎖海域及一切商貿行為,讓新興的工業革命和意識形態興起,推遲了將近二百年才得以進入當時時值滿清統治的東亞地區。 

現時一切主流的科學及論證學均以近幾百年來歐洲式思維作主軸,也正因為中國封建時代積弱幾百年,一切學術及科學發展不進反退,在中醫學上的發展裹足不前,自明清以降,已無新論,或承古訓而守舊者,或泥於古方而無變革者,或欲以西學解讀中醫而強論無理者,其思維非以傳統中國學術之法,反欲以西方科學解釋中醫諸形而上理法當然不果,大有畫虎不成反類犬之風,此足以讓千年醫家大德九泉之下垂首輕嘆,亦陷古時聖人真道成形下之器,醫道之漸沒,可說與近百年中華文化的傾頹同步而致,乃至國民心中無所寄託,傳統中國文化和科學反遭國人所併棄,只問道於西學,我輩中醫學者自當反思,是中醫不行,還是大家都失去了中國文化的底蘊? 

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重視中西互補,是傳統中醫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若純粹獨取西方科學而論斷中國文化和中醫者,則如管窺蠡測,不得全貌,而妄曰中國醫術不過如此,此乃以偏概全。皆因以現代科學觀點作唯一依據,即入偏執之境,正如世間之事物,在量子物理學被發現之前,有別於傳統物理牛頓力學領域之外的學說實是另闢蹊徑,但有違固有認知者均被冠以異說之名,此實乃人類對未知領域的懸念,如果對未知領域全盤否定,則墮入不科學之境。

反之,盲目推崇東方古代領域全盤復興,或將迷信色彩過份渲染,而產生一系列怪力亂神的意識形態,讓真正醫道心法迷失於煙海當中,亦非真正能幫助人類醫學發展之途。未來的中醫學發展不能獨立於整體學術領域,固步自封而漠視世界大變化,無視科學研究及未來世界整體發展,而只作孤芳自賞則是一步步的把中醫學推向滅絕的墳墓。 

既新鮮又不離傳統之科學觀

中醫學,乃至所有傳統中國文化,可能急需革新性的科學引證,又可能需要一個具有時代接軌的科學觀,具有承傳古代先賢天人合一觀,又擁有承接量子物理學時空改革的思維空間。在不失去祖宗留下來智慧結晶的同時,也把握著人類未來科技發展的常態,這就是在醫學上,達到中醫西醫互補的方針。

我輩中醫,宜合全球力量,從香港岀發,面向世界,承中醫四大經典之要,發揮岀傳統中醫學的魅力,同時向現代醫學融合與合作,對人體從內至外全面的重新解說及認知,啟動多方面的醫療專案研究及會診,從傳統觀念中向現代醫學引入天人合一之中醫學自然觀念及整體的診斷思維模式,衷中參西,融匯貫通,成就未來全球醫療體系之基石。 

作者簡介:烈大夫,香港註冊中醫師,無國界中醫發起人,青木堂中醫總陀主,全仁中醫董事,香港針灸學會名譽會長,香港中醫學會理監事,港有中醫師公會理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