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內地高校同志平權之路——被封號、污名化與國家安全 同運人士:把你的嘴巴捂住,非常窒息


內地清華及北大等多間院校的LGBTQ(性小眾)社團,周二晚上突然被微信封鎖公眾號,多個帳戶一夜間變成「未命名公眾號」,過往發布的文章也再看不見。我們聯絡到部分社團負責人,但他們均表示,現在時機敏感,不便接受訪問。

內地微博上的意見分成兩派,一部分支持性別平權的網民指,少數群體在網上空間已被擠壓得愈來愈小,無處申訴和抗爭;而另一部分就指,同志或女權運動是「敵對勢力意識形態入侵」,封號是維護國家安全,還說支持運動的人都應該被嚴處。

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去年曾在人權理事會上,自稱「反對基於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歧視與暴力」,但來到21世紀的今天,一眾參與同志平權的人要面對的現實,卻是日益狹小的空間,與上升到國安層次的討論。

他們也不由自主地慨嘆無力:「一個封把你的嘴巴捂住,你就真的發不出聲。到底和誰去抗爭呢?沒有一個具體的對象,站在背後的到底是誰呢?是哪個部門呢?是哪股勢力呢?就非常壓抑,非常窒息,非常可笑。」

上海復旦大學的性別平權社團——知和社的微信公眾號一夜被消失,只留下「未命名公眾號」。

14間院校LGBTQ社團 微信公眾號一夜消失

這一輪掃蕩行動發生在7月6日晚上,其中一個被封號的社團——上海復旦大學的知和社在微博發聲明,證實了他們在當晚9時54分被永久屏蔽,平台聲稱違規內容就是公眾號名稱本身。社團聲明指:「很顯然,知和社原來的公眾號在短時間內不存在恢復的可能性。」

他們的公眾號名稱,在一夜間變成了「未命名公眾號」,用微信ID搜尋,也再也找不到他們的帳戶。公眾號過往發表的文章,統統都被404,微信平台上再也不留一絲痕跡。

知和社遇到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根據網上一篇最早揭發事件的文章指,在6日當晚,有最少14個LGBTQ社團被微信封號,包括清華大學Purple、北京大學Colorsworld和武漢大學WHU性別性向平等研究會等。

內地多間大學院校的性別平權社團,微信公眾號都在一夜被封,包括清華、北大等。

我們透過各種渠道,聯絡到當中部分社團的負責人,但他們都稱暫時不接受採訪,就連其他並未被波及的同志組織負責人,也一一婉拒:「實在抱歉,現在不是合適的時間。」

有不願意具名的同運人士指,在大學裡,身為性小眾的同學之間需要一個連結,才能讓彼此感到不孤單,由於現實生活中沒有這樣的空間,於是這些公眾號就成了僅有的支持:「網上這麼多性小數社團的帳號都消失掉,這真的可以稱為是國內同志平權一個非常大的退步。」

他透露,自上月開始,不少性小眾組織已面對壓力,除了由於是同志驕傲月外,也是由於黨慶100周年的維穩因素。他指社會上一直都有聲音狙擊他們,但沒料到今次會全軍覆沒。

部分社團成立多年 曾被官方媒體贊許

在這些被封號的社團之中,有不少已成立多時,例如以廣州為基地的同城青少年資源中心(GLCAC),就在2006年成立,多年來一直從事女權及同志相關的議題。2014年,他們曾發表《中國高校教科書中同性戀錯誤和污名內容調查報告》,直指內地教科書污名化同性戀,其中一名成員更先後三次起訴教育部。

上海復旦大學知和社一直舉辦與性別議題相關的活動。微博圖片

另一個就是成立於2005年的上海復旦大學知和社,他們是全國第一個以社會性別(Gender)為主題的大學生社團。曾幾何時,他們也被官方默許,甚至是受到鼓勵。他們自成立起,每年都會在校內排練一齣叫《陰道獨白》的話劇。

這齣被視為女性主義先鋒的話劇,一演就是十幾年,由上海宣傳部主管的《新民晚報》在2014年也曾發表題為《陰道獨白一演十年》的文章,正面地介紹知和社和他們的話劇。文章形容,知和社成立的原因是:希望更多學生參與公益,了解那些受到不公正對待的弱勢群體,關注女性主義、家庭暴力、同性戀、雙性戀、性別理論等問題。

不過,這齣話劇在連續上演了14年後,已在2018年被官方叫停演出。知和社在今年3月更因多次違反《復旦大學學生社團管理辦法》,被處以停止活動的三個月的處罰。校方所指的其中一次違規,就是他們轉發了美國密歇根大學一場關於女權主義的線上講座,然後被負責老師斥責為:動員同學參與校外、境外人士組織的活動,屬於「非常嚴重的違規」。

對性變態(LGBT),最多只可默許,豈容搞成特權群體凌駕於正常人之上!

微博意見兩極 商務部研究員:LGBT是亂搞變態,封號維護國家安全

這種「女權、同志運動與境外勢力勾結」的思維模式,愈來愈被內地網民所接受。在這一次大掃蕩後,微博上出現了非常兩極的意見。

支持同志平權的一方,無不感到可惜及痛心。有人指,這些公眾號的文章曾是他們為數不多的力量來源;有人又質疑,官方前些日子才推動三孩政策,今日就被封號,反問:「同性戀有甚麼錯,不就是不肯生四胞男孩?」

至於反對性小眾運動的一方,就大肆慶祝公眾號被「團滅」,稱國家終於出手,禁止LGBT組織的宣傳活動進入校園。身為商務部研究員的梅新育,在朋友圈的一則帖文就寫道:「這就對了,對性變態(LGBT),最多只可默許,豈容搞成特權群體凌駕於正常人之上!」

商務部研究院梅新育在微信朋友圈支持將高校LGBT社團封號,並形容他們為性變態。

梅新育形容,這是維護國家安全,也是中國社會挽救危亡的努力,「高校的亂搞變態社團要關,那些把手伸向中小學、甚至幼兒園,灌輸亂搞變態(LGBT)思想行為,組織聲援支持亂搞變態活動的更該嚴處。」

敵對勢力滲透、嚴查組織背後金主、意識形態入侵,這些都是反對一方提出的理由。有網民整理了美國駐華使館支持同志平權的帖文,聲稱是性別平權運動被利用的證據之一。

他還舉出了兩點理由,嘗試印證美國邪惡的陰謀:第一,LGBTQ將人重新分為不同族群,美國可以從中挑撥離間,破壞中國人的團結;第二,中國生育率已低到不得不干預的程度,國家推出三胎政策,各地鼓勵生育之際,鼓吹性小眾平權就是為了讓更多人加入這個不生育的群體,破壞中國人口大計。

文章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既然美國對中國的敵意已經赤裸裸的展示,那麼美國人說的話、讚的事,我們都要非常小心。」

官方曾稱反對性傾向歧視 惟多年維持曖昧立場

中國官方對於同性戀的態度,長年都是維持「三不」政策,即不支持、不鼓勵、不反對,所以同志平權組織一直在法律上處於尷尬位置,長期沒有保障。

直至2019年底,全國人大法工委修訂《民法典》,官員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他們收到不少意見,建議官方將同性婚姻納入民法典。這個說法曾一度讓外界以為官方態度有變,要將同志平權提上日程。

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去年也曾在人權理事會上,自稱反對一切形式的歧視和暴力,「包括基於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歧視、暴力和不容忍現象」。代表團指,中華精神科學會早在2001年就將同性戀從精神病分類中剔除。

內地發生肖美麗事件後,有藝術家將網上攻擊女權分子的句子印成橫幅,並將其展示在一個山坡上。資料圖片

不過在官方態度曖昧之際,多個民間女權及同志組織卻屢遭打壓。今年初,內地女權人士肖美麗被指勾結外國勢力,結果令多個聲援她的女權分子都被微博封號。另一網上平台豆瓣今年4月亦封殺了近10個女權相關小組,平台通知指,這些小組含有極端主義、激進時政和意識形態內容,所以才被解散。

在微博上,其中一個支持同志平權的人說,少數群體在網上的空間已愈來愈少,卻還是被一點點擠壓著,更可怕的是無處申訴和協商:「一個封把你的嘴巴捂住,你就真的發不出聲。到底和誰去抗爭呢?沒有一個具體的對象,站在背後的到底是誰呢?是哪個部門呢?是哪股勢力呢?就非常壓抑,非常窒息,非常可笑。」

不過即使面對各種污名化的罪名、日益狹小的空間,以及上升到國安層次的指控,一眾同志組織卻還沒放棄。

上海復旦大學的知和社在公眾號被封後發聲明,最後一段是這樣總結的:「自2005年立社以來,知和社作為一個持續關注社會性別議題與實踐的社團,始終堅持致力於塑造包容與平等的校園乃至社會環境。感謝大家一路相伴,社團的活動不會因為公眾號的封停而結束,相反,我們希望以此次事件為契機,能與大家一起重新出發,繼續聚焦社會性別,擁抱勇氣和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