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終院常任法官霍兆剛:若香港法治受損 海外法官還會來港?


親北京陣營連月批評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制度,立法會周三通過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林文瀚任命,多名律師出身的建制派議員審議期間再借題發揮,要求政府審視委任海外非常任法官的必要性,或修例容許無海外法官都可以會審,但遭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明確否定。

在英國最高法院對派英國法官來港舉棋不定之際,終院常任法官霍兆剛5月初在港大一個論壇上曾表示,不論實際或觀感上,海外非常任法官安排展示對香港法治及司法獨立信心,並說外界可提出合理疑問:「如果這些傑出在任或退休海外法官認為法治任何形式受損,或者法官受不當干擾,他們當初或會不會繼續來港審案?」

他形容海外法官對香港法制貢獻巨大,提升終審法院地位,形容如果他們不能再參與,是終審法院及司法機構的損失。

終審法院

立法會周三審議委任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為下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多名建制派質疑非常任海外法官制度,謀求排除他們參與。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經民聯梁美芬表示,終院常任法官人數應由3人增加至4到5人,以減少對非常任法官以及海外法官的依賴,並且在考慮資深司法人員任命時,應考慮有關人選曾否就香港政治及社會極大爭議問題發表過激烈或偏激言論。

她在立法會另一項質詢時提及,《基本法》中提及「可」邀請海外法官,而《終審法院條例》則是「須」由包括一名非常任香港或普通法官組成的5人審判庭審訊,認為容許法庭酌情不委任非常任法官參與審訊,更符合《基本法》原意。

不過,翻查《條例》,現時首席法官已有酌情權改由本地非常任法官加上四名常任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參與審訊,只是有關做法非常罕見。根據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向立法會匯報,2016年至2020年五年間,終院審理的143宗案件中,僅有兩宗並無海外非常任法官參與。回歸以來終審法院審議了730個正審上訴終,只有13宗案件無海外法官參與。

九龍東謝偉俊亦批評,世上無其他地方的最高法院容許外籍法官參與審理國家安全、民族價值觀或社會福利等案件,質疑是否「每次都需要有海外法官?」。他下午在會議再指出,若然以國家安全為最高考慮因素,應只限於委任香港法官出任終審法院法官,而不應讓外籍法官左右判決方向。

民建聯周浩鼎點名批評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前非常任法官何熙兒,離任時表達對國安法的高度關注是對《國安法》的抹黑,提出政府將來應做好背景審查工作,「若然人選公開表達反華言論,無理由仲請佢嚟坐係我哋嘅終審法院」。不過,翻查何熙兒的言詞全文,她並無評論國安法好壞,甚至説香港仍然有司法獨立。

李家超會上回應說,終院制度對香港整體司法制度有利,有助維持香港法庭在國際間的信心,保持與其他普通法國家的緊密聯繫,認為不需要任何改動。至於早前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何熙怡不續任,李家超一開始說不評論法官決定,陳沛然追問多少名海外法官拒絕非常任法官的委任,李家超聲稱「無人拒絕過邀請」。

終審法院法官霍兆剛5月初在港大一個論壇上致辭,一再重申海外非常任法官對香港的莫大貢獻及正面作用,並提出都個理由支持海外法官制度。霍官指出,香港現任及前任的非常任法官在法律界都非常知名,而香港1997回歸初期,當時終審法院新近成立,無本港法官曾有最高法院審案經驗,尤其是憲法審查的案件。

由於《基本法》容許本港法院參考其他普通法地區的案例,霍官說,有經驗的海外法官參與部分案例,雖然本港法院與其他普通法地區發展有分別,但海外法官有助對比不同地區的案例。

霍兆剛又說,海外非常任法官有兩大具體優勢,一是透過直接撰寫判詞,其後成為案例,在本港及其他普通法都被一再引述,有助提升終審法院地位;二,則是終審法院被首任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形容為合議庭(collegiate court),審訊前後法官之間都充分討論案件內容,即使非常任法官無撰寫判詞,討論都多少影響每宗審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