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願清潔工友的需要繼續被遺忘?


【撰文:註冊社工林凱鵬】

疫症理應是社會改善基層勞工待遇的契機,但明愛於1-5月進行一項有關疫情下外判清潔工的處境調查,卻看到現在尚未出現明顯的改變,倒是有高達4,000名的基層人士為勢所逼,加入「清潔工大軍」,共同身陷弱勢處境。

疫情下外判清潔工的處境調查發現4千基層加入「清潔工大軍」。

外判清潔工友作為社區第一線的防疫人員,理應全部均獲得尊重,但事與願違。2成受訪工友表示不覺得自己的清潔工作得到社區的接納、支持及配合,疫情中仍有人亂抛垃圾,隨地棄置口罩和吐啖,將社區衛生責任全數推卸到清潔工;工友坐在街邊談天、吃飯,有人竟會謾罵「垃圾佬/婆」「偷懶」;工友坐下休息,又會被食環署監工質疑「蛇王」,需要管工協助「解釋為何要休息」。雖然只有少數工友感到被歧視,但也足以傷害整個工友群體。 

清潔工丈夫染疫傳給太太

而外判清潔工群體即時經歷年半有多的疫情,也仍難以評估自己的健康及感染風險。有一位長者工友同為清潔工的丈夫,處理確診者大廈的垃圾後不久確診,繼而傳染太太。婆婆還可,但丈夫病得險死;兩人「生還」出院至今休息了半年也復工無期。工友們何不接種疫苗?一向無做身體檢查的工友們會回應「打第一針無事,打第二針就拜拜,我依啲死左都會話唔關打針事啦」。前線清潔工缺乏周全保護措施,「防疫」「免疫」並非一個必然的事情。 

為何工友會忍受如此高風險又遭受他人白眼的工作?事實上基層工友只能在「上班賺多個錢」,或「耗費有限積蓄」之間二擇其一。有超過2成的清潔工友實為新入職人員,當中超過一半其實是由其他行業「轉行」過來,包括被疫情打擊的飲食業、批發及零售業。從業員為求「保住飯碗」,既要學習適應密集勞動工作,亦要接受薪金水平下跌2成至4成的現實。如受訪工友所言,「大家沒有選擇,唯有做清潔,死捱爛捱頂硬上、難捱都要捱住」。

工友為求保住飯碗唯有死捱爛捱頂硬上。

多管齊下支援弱勢工友

外判清潔工人只可獲取偏低水平的薪金,但卻要承受偏高的健康與感染風險,以及根深蒂固的社區傷害與歧視,外判清潔工人群體的服務士氣和自尊感若是長期低落,實在不足為怪。當局必須多管齊下處理清潔工友所獲支援不足的問題。 

社區支援方面,政府應重推「防疫抗疫基金」每月一次的「辛勞津貼」直至疫情結束,肯定清潔工友於最前線的付出;亦應具體訂明清潔工休息時間及空間之指引,以減少「休息需要解釋」的不必要壓力及爭執;進一步而言,食環署亦更應檢討現時「即時警告」、「狗仔隊式隱秘監控」的高壓式服務監察做法,減緩工友所面對的不安感。

政府應制訂政策和長短期措施多方面支援弱勢工友。

勞工支援方面,除口罩外,政府應額外提供可供每日替換或方便清洗消毒的工作手套及眼罩等,進一步防止工友因工感染;工友的上下班的指定簽更、集散、休息位置,以及工作車輛的車廂,必須每日消毒。勞工處進而亦應擴展職業健康診所服務至十八區,而地區康健中心亦應擴展服務範疇,為前線工友提供免費的身體檢查,包括血壓血脂血糖水平、凝血功能、肝腎功能、藥物或疫苗過敏風險;服務時間亦應延長至晚上,以服務日間工作工友。 

經濟支援方面,除放寬「在職家庭津貼」的申請門檻,並提升援助金額外,政府亦應為新入職的清潔工友提供充足的正式有薪的職安健培訓課堂或課程,另外提供合適的再培訓課程,讓工友可以考慮轉行;長遠而言,政府應檢討及制定長遠的人口政策,保障老年人士在退出職場後能有安心生活的晚年,包括盡快取消以強積金抵銷長期服務金/遣散費的制度,和實施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市民可嘗試認識為自己社區服務的工友,並表達欣賞和鼓勵。

而縱使工友在疫情下面對各類問題,但八成工友認為社區接納、支持和配合他們的工作,故我們建議市民在日常生活中以行動關心為自己社區服務的清潔工,包括先「做好自己」,勤作垃圾分類、環保回收、源頭減廢、自律妥善棄置廢物,減輕都市垃圾量和清潔工工作量;日常生活之中,嘗試與家人一同認識為自己社區服務工友,以不同方式向工友表達欣賞和鼓勵,理解工友的權利和需要,與工友同行,為社區共同付出。 

作者簡介:林凱鵬,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基層工友支援工作小組召集人,註冊社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