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傳承篇一】訪問曾景文:行人友善及交通需求管理的經驗(下)|電子道路收費


【承傳篇一】訪問曾景文:行人友善及交通需求管理的經驗(上)|行人系統

電子道路收費

談到交通需求管理措施,最多人關注的一定是電子道路收費計劃,政府自從1983年提出以來,來回幾趟,推出諮詢,許多人反對,又諮詢,又反對,但一直沒有放棄。最近還是為中環核心區推動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做諮詢,運輸署是如何考慮的呢?為何這麼堅持?

運輸署前助理署長曾景文談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在香港的前世今生。照片來源:中環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筆者拍攝

在運輸署前助理署長曾景文的記憶中,1983年運輸司施恪曾大力推動,不成功。到1994年,交通擠塞又趨嚴重,政府做了研究,詳列許多應對的方法。1995年的諮詢反映最多巿民接受的方法就是電子道路收費,加稅都很多人反對。最近一次(即第三次)是2014年交諮會香港道路擠塞問題的研究報告的諮詢,民意的結果一樣,較多人贊成電子道路收費。每次諮詢有一定規律,這和外國一樣,在概念階段時,有約多於一半人贊成,到出詳細收費計劃時,民意就轉,會有多於一半人反對,約六至七成人反對。人人都睇住自己利益,道路收費也會影響個人的權利,尤其是有車位的業主,區議員代表地區利益,比較難於平衡。不過,每次最後叫停,都有特殊原因。

失敗是時機不合

第一次在85年左右叫停,當時79-80年塞車,在82-83年進行了一系列舒緩工作,包括大幅加私家車首次登記稅和牌費,加上東區走廊及地鐵線陸續落成通車,這些措施都有效減少車輛增長,而增加道路及地鐵服務,舒緩了擠塞,令電子道路收費就沒有了迫切性。2000年發生金融風暴,車流大幅下跌,擠塞問題不再嚴重。但這次失敗的最終原因應該是政府推動政策需時,往往落後於時勢。政府由推動研究,然後諮詢,往往要五至六年時間,經濟的周期已過。到政府準備好,塞車已不再。最近這次到2019年出詳細收費計劃進行諮詢,除了新冠疫情的因素外,有人破壞九龍灣的智能燈柱,這破壞事件震驚運輸署的團隊,有份參與推動這些電子道路收費的曾景文估計:「這些智慧燈柱都唔得,電子道路收費更無可能,令計劃難於繼續推行。今次叫停,可能是巿民對政府的信任度低,而政府也不會在現階段優先推行這項工作,相信要等下一個時機才會推。」

推行道路收費要有政治決心

對於今次重推道路收費計劃,曾景文理解政府高層的指示:「好清晰,是如何做,而不是做不做,亦因此我願意參與幫忙。」這顯示政府是有決心推行的。不過,最終都要看時勢,現在時不與我,曾景文十分無奈。

其實,有些反對電子道路收費是不滿許多老細車違泊導致擠塞,中環比其他地方都更嚴重。曾景文即時回應:「當我處理中環擠塞時,我曾建議將中環塞車路段全部劃為不准上落的禁區,開放政府的車場讓車輛免費上落,十五至二十分鐘。當時有人反對,認為管得太嚴。但我認為政府免費在自己的車場提供上落客位很合理,政府在中環有幾個停車場,每個車場提供十個八個位就夠了。落車後走幾分鐘路到他們要去的地方是很合理的。」

要推行電子道路收費,一定要平衡地區利益,如英國就不會影響收費區內的居民,收費主要影響外來人,在收費區內的居民只收十分之一的收費。曾景文說:「瑞典透過公投,主要贊成的是在收費區內的居民,他們不受收費影響,反而因減少車流是受益。瑞典更因當時執政黨要拉攏綠黨才可繼續執政,就決定跟從綠黨的建議,公投表決道路收費,其實是一次政治交易。政府的決心很重要,又如荷蘭都考慮了很長時間推行道路收費,曼徹司特、愛丁堡等都進行公投,都輸了。香港要做真的好難,必須要高層肯推。在2000年那次,我有份在立法會推,泛民是贊同的,是建制反對,若當時上頭有人箍票,就贏啦,但當時局長吳榮奎唔想推,就無法了。可能他不想得失建制派,影響選情,那我數一下票,數完就知會輸,就費事去啦。」

「最近這次在中西區推,當時區議會泛民的影響力大,我一直認為政府高層要有一個政治決心,要肯去箍票。純粹依靠我們這些工程人員去遊說,搞唔惦,唔駛諗。今次連汽車會都出面支持我們,很難得。我們還得到商會支持。這些團體過往一直反對,今次就支持。今次是區議會得不到足夠支持,若果上頭搞惦建制派,是可以通過的。泛民的區議員和民主派中央的領導不一樣,他們代表地區利益較多。而當時相關的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和易志明都贊成,今次搞不成又是十分可惜。」

前路

曾景文估計若再有適當時機,運輸署還是會重新推動電子道路收費。署方沒有理由完全取消這措施,大家都認為它是一項有效應對交通擠塞的方法。其實,每次叫停之後都有後路,2000年那次就決定若果汽車的每年增長量超出百份之三就有必要啓動道路收費。2009年又決定若中環灣仔繞道通車時可推出道路收費。今次叫停了,還未決定下一次的啓動方法,可能都是當擠車重現,又會再進行研究,人們可能依然認為道路收費還是最好的方案。

行人友善方案也好,交通需求規管也好,曾景文感到欣慰的是,經過多年,人們從一提出就反對到現在有得傾,已經是成功。他始終希望有一個行人和車輛分享道路使用的模範,如士丹利街,將它美化,必需要有管理,人人樂於享用。他相信只要有人推動是可行的,那怕是小小一條街,搞好了,就可以讓其他地方參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