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留下來的人】辭職潮下仍決意留任 區議員冀守住崗位「在剩餘空間內發聲」


自周三(7日)晚起,區議會一片風聲鶴唳,有指政府即將安排區議員宣誓,區議員一旦牽涉4類「負面清單」被DQ,屆時或被追討上任至今的所有薪津,料涉款過百萬元。短短兩日,已有逾百位非建制派人士辭任區議員職位,但亦有區議員明知屬高風險被DQ一族,仍表明不會辭職。

民主黨觀塘區梁翊婷以及東區蘇逸恒周五(9日)宣布繼續留任區議會,梁翊婷表示「我哋呢一代人要行返自己嘅路,經歷過好多嘅社會事件,需要有一個承擔,為自己爭取更大的空間」,受訪期間一度哽咽。

旺角南區議員暨社區前進成員朱江瑋及屯門龍門區議員曾錦榮,亦表明繼續留任,即使可能要面對被追討薪津,仍希望在任期內緊守崗位。

撰文︰實習記者  梁穎欣、蔣欣彤

民主黨梁翊婷(左)及蘇逸恒宣布留任區議員。梁穎欣攝

今日(9日)下午三點,民主黨副主席、觀塘區梁翊婷以及東區蘇逸恒宣布繼續留任區議員一職。他們均表示現時未知政府確實做法,希望繼續留下「用生命作測試」,弄清政府對其他聲音的容讓程度。

對於有消息傳出會有大約230名區議員最終被DQ,甚或會被追討上任一年半至今約100萬的薪津,大批泛民主派區議員辭任,兩人皆認為政府有意將社會上的聲音變為清一色。梁翊婷認為︰「下一步就會出現沒有反對聲音的出現,慢慢清一色,議會內全藍,全藍就會鬥藍」。蘇逸恒指他們繼續留任是為了「在剩餘空間內爭取最後一絲希望」。

面對未明朗的將來,蘇逸恒表示身邊有很多人都勸喻他離開,梁翊婷也指自己昨晚收到父親的訊息指「Time to leave, my dear」,但兩人皆認為「應該盡最後的努力,用生命作測試」,蘇逸恒更指「如果我哋主動放棄,香港就再無人能夠發聲」。

對於民主黨未來會否「總辭」,蘇逸恒表示黨內尚未達到共識,對於其他黨內宣布辭職的區議員,他表示尊重各人的選擇,並表示無論選擇離開還是留下,都需要很大的勇氣。被問到若未來出現大規模DQ,會否影響年底立法會選舉的參選意欲,梁翊婷反問「都DQ,仲講咩選?」

旺角南區議員朱江瑋表明即使自己面對被DQ的風險,也不願退縮。蔣欣彤攝

旺角南區議員暨社區前進成員朱江瑋,斥政府若確實追討DQ議員的薪津,做法是「荒謬」,不符法律及情理,是「合約精神在港崩塌」,擾亂社會秩序。他認為即使自身被DQ的風險大,仍希望力爭公義,在法庭上「提出反對及掙扎」,即使此舉成本高昂。

朱決意留守,認為「有啲嘢總要有人做」,既然區議會本屬政府諮詢架構之一,社會正需要一種「被看得見、又搵得到、可傾訴嘅對象」,區議員正正扮演一種「守護家園」的角色,供市民、街坊一個較安全的地方發聲、進行諮詢及傾訴。

數月前他已於社交平台公開表示會宣誓,感謝街坊的尊重及鼓勵。對於一旦如消息所指,留守而被DQ的區議員將動輒被追討薪津百萬元,他笑稱近日已收到專門協助債務重組的街坊私訊,對方指若有需要可求助,他至今仍未知道該如何回覆,「既諷刺又現實」。

曾錦榮上任時對選民承諾完成任期,即使宣誓成功率0%,仍至今不願背棄。蔣欣彤攝

另一屯門龍門區議員曾錦榮自嘲宣誓的成功機率將是0%,但他基於參選時向選民許下承諾,將在任期內緊守崗位,至今亦不願背棄,「為選我哋出嚟嘅人做返啲嘢」。

他諒解從政多年或有財政負擔的區議員先行離場,但認為政府仍會秋後算賬。倘若自己日後被追討逾百萬薪津,曾錦榮反問︰「破產係咪禁大嘅懲罰?」對他而言,破產令的影響僅延續至未來四至八年,較年輕一輩的區議員銀行儲蓄從未有6位數字,就由「我哋呢啲無資產、無家室嘅人留守到最後」。

曾錦榮勸勉香港人「堅持落去,由不可能變成可能」,又稱留守的議員不是英雄,只是留著身位盡力服務市民,及為可能是最後一屆民主派議會留下尊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