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首案】辯方專家李立峯解釋質性研究 「焦點小組」參與者不支持港獨但叫光時口號


國安法首案續審,辯方第二位專家證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今午出庭。他以傳播學專家身份作供,交代2019年間進行的一些「連登」貼文內容分析、現場問卷調查、電話調查及焦點小組(focus group)研究,擬說明人們對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的理解,隨時間有所轉變,不同人對口號的理解亦各異。

面對法官就有效性、小組討論過程的提問,李立峯指出,焦點小組是質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的一種,可以深入了解一個人對口號的理解。他舉例說,一名參與者表示,剛開始以為自己不應該叫喊「光時」口號,因為「革命」有推翻政府的意思,而亦無意主張港獨,但後來運動不斷變化,漸漸覺得口號是爭取公義與自由、團結香港人的口號,令該名焦點小組參者感到與他人有連繫。

李立峯曾於2018年擔任「佔中九子案」的辯方專家證人,當時以民意調查專家身份作供。這次唐英傑案,是他第二次以專家證人身份出庭。

辯方第二位專家證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莊曉彤攝

被告唐英傑於去年7月1日駕駛插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與警員相撞,現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恐怖活動罪,及一項危險駕駛交替控罪。

辯方專家證人李立峯今午開始作供,身型高大的他穿深藍色西裝外套、繫淺藍領呔,站著宣誓時,比旁邊負責繙譯的中年男士高出大半個頭。李立峯與較早前完成作供的港大政政系教授李詠怡,聯手撰寫專家報告。他負責的部分涉及較多數據分析(data analysis)及內容分析(content analysis),在今天作供的一個多小時,他絕大部分時間花在解釋研究方法,三名法官頻頻發問,直到夠鐘,法庭一下子如變身大學講堂。

李立峯剛開始作供,語速飛快,法官杜麗冰請他慢慢說,他於是慢慢說了一句,但隨後語速依舊的快。在辯方大律師劉偉聰問到分析「連登」帖文的過程,李立峯說:「內容分析,大概而言……」控方周天行這時站起來打斷,請李減慢語速,李笑言學生經常批評自己語速太快。然後他像講課一樣,說著內容分析的三個步驟:(一) 收集材料、(二)產生數據、(三)分析數據……他指,利用電腦程式統計包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港獨/香港獨立」、「五大訴求」字眼的連登貼文。

而焦點小組則共有40名參與者,分成7組,包括3組「general group」、1組年青人、1組社工、1組老師、1組傳媒。李立峯解釋,現場問卷調查屬於量性研究,但限制是不能說明到人們在想甚麼,而焦點小組作為質性研究,用作研究人們如何理解一些事物、口號或運動。

主審本案的三位國安法指定法官:(左起)彭寶琴、杜麗冰、陳嘉信。

三位法官杜麗冰、彭寶琴、陳嘉信其後開始不斷提問。李立峯亦交代研究的更多細節:於2019年9年招攬參與者,每組6至8人,討論約2小時。彭官指出,辯方專家報告提及口號是用以邀請人們將自己的理解帶到實際情況,問李立峯40人的參與怎樣有效證明?李說,焦點小組正正有效的,在深入訪談裡面讓參與者自由對話,你就可能會見到他們怎樣將自己的見解放入口號之中。

李立峯:不應假設口號只有一個真實理解

陳官續問,怎樣知道人們是否在說真話?他補充說這或者不是聰明的問題。李立峯則回應指,這不是蠢問題,是有效提問,但指出當問到是否在說真話,意味(對於口號)只有一個真實理解,但在社會科學的角度,不會只有一個真實理解的,可以視乎你的說話對象而有所改變。

幾番往來後,李立峯再指出:「我不是說有一個真實理解存在,但我視而不見。你不應該假設(對於口號)只有一個真實理解(only one true meaning. )。」他指出,口號的意義是開放的,不會否認可以解作香港獨立,但對口號的理解可以好複雜。他續舉例說,有焦點小組參與者表示,剛開始以為自己不應該叫喊「光時」口號,因為「革命」有推翻政府的意思,而他亦無意主張港獨,但後來運動不斷變化,漸漸覺得口號是爭取公義與自由、團結香港人的,令他感到與他人有連繫。

杜官接著問,何不問人光時口號與港獨是否有關?李立峯回應說:「事實上,這是為甚麼focus group很好,對不?回到2019年9月,當你想到光時,不用問是否與港獨有關,那是人們正在談論的事,人們很自然就談到。這亦都跟『帶出你的個人解讀』相關。」

雖然是辯方主問環節,但辯方大律師劉偉聰幾乎半小時未有發言,李立峯只忙於應對法官的提問,今日未能完成作供,明天續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