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遇上盲目吃藥的案主 誰之過?


最近指導實習學生,知道仍然有一些復元人士,對於自己食緊乜嘢藥,有乜療效或副作用等等統統一無所知,而有些案主更加表示,知唔知都無乜所謂,總之醫生開乜嘢藥都要食架啦。

固然,你可以說他們是自己放棄了知情權及選擇權,但想深一層,促成這現象,精神科醫護與我們做社工的,真的沒有責任嗎?

網絡照片

事實上,業內人士都知道,每一粒藥,或每一支針劑,都是會對人體構成傷害的化學劑。當藥物在復元人士身上發揮療效,緩減了情緒與精神病的病徵,同一時間也可能帶來各式各樣的副作用。當事人若不清楚這些副作用,也就無法預計藥物對身體可能構成的負面影響,未能做好心理預備。可以預期的是,當副作用出現時,也就更難應對當中的衝擊與挑戰。

在實習指導中,筆者向學生提出一個情況:在治療幻覺與妄想的藥物中,有些會增進食慾,長期服食會出現肥胖情況,部分復元人士更要定期驗血,以監察肥胖對身體的影響。筆者問學生,若主診醫生未有提及上述情況,作為精神健康社工,應否主動向案主「補課」,並鼓勵或協助他們向主診醫生查詢。

學生在回應筆者提問時,也曾出現一陣遲疑,當中原因不難理解:她也想到案主在聽到有關資訊後,會否對服藥感到擔憂,甚至抗拒接受治療。然而,經進一步討論後,她也同意案主就藥物對身體構成甚麼影響是有知情權的,這也是病人的基本權利,不容被輕言削減或剝奪。

事實上,復元概念正正強調,由復元人士掌控自己的人生:是否接受藥物或其他形式的治療,也應該由他們自主自決。當然,這決定是建基於當事人掌握充分的資訊,包括藥物治療的利與弊,以及是否存在其他治療選擇,而當事人也願意就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

按筆者的經驗,讓復元人士掌握藥物的資訊,他們不一定會抗拒服藥,反而會感到被尊重,對於服藥後可能出現各種不適狀況,也能及早做好心理準備。再者,在同一項斷症或精神狀況,其實也有不同藥物可供選擇,在高度透明的陽光底下,醫生與復元人士可以開放的態度商討試藥與「校藥」(按:調節藥物的份量)。

不容否認的是,目前從事精神健康的各類專業,對復元人士的知情權與選擇權皆未夠重視,當中不少抱持以下心態:「作為專業人士,我們比當事人自己更了解他們的需要,並已為他們作出最好的選擇,後者乖乖吃藥便是了。」

在藥物教育方面,也很明顯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先別說復元人士與家屬,即使我們作為精神科社工,不少對於藥物的作用及副作用僅一知半解,甚至不求甚解,認為這是醫護人員的專業範疇。只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態,又談何促進復元人士的知情及選擇權,反過來只會加強他們的無力感,阻礙復元進程。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