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還押候審」vs 「任意拘留」(上)


【撰文:Know Your Rights @ 公民透視】

綜合各媒體的統計以及懲教署所公佈的2020年工作回顧,單是因反送中運動而在去年遭還押的人士達107人,整體而言每日平均還押的在囚人士為近十年新高。而自國安法生效起,至今至少有約50人被法庭拒絕保釋,當中大部份人已遭還押逾100日。

初選47人案中的大部分被告已還押將近5個月。

雖然「還押候審」在技術上並不是一種懲罰,惟「還押」在本質上和實際操作上跟監禁沒有太大分別。一旦保釋被拒而還押,其人身自由便在「無罪推定」的情況下被褫奪。因此,一般而言,只有那些有可能潛逃,或有可能在保釋期間犯下嚴重罪行的人才能被還押。

因此,無合法理據地拒絕保釋、以及無限期地將被告人還押,在國際人權法的角度而言,現時很多抗爭者委實是被"arbitrary detained",即不合法地「任意拘留」。

就著人身自由的確「大曬」和「任意拘留」有違人權憲法,相關的條文可見於《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第9(1)條、非洲人權和人民權利憲章("African Charter of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第6條、美國人權公約(" Americ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第7(1)條,以及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第5條。

另一邊廂,位於海牙的國際法院在Tehran一案[1] 中亦提及,「錯誤地剝奪人類的自由、並使他們在艱苦環境當中接受各種限制,這本身就並不符合《聯合國憲章》的原則,乃至《世界人權宣言》中闡明的基本原則。」法庭進一步表示,當情況牽涉到有關「生命權」、「自由權」和「人身安全權」,不論涉事地方政府有沒有簽署並承認各個人權條約,「…它仍受其他法律來源的約束,以確保一個人的自由和安全受到尊重。」

當我們要探討一個拘捕或還押行動是否"arbitrary"(任意妄為的),"arbitrariness"一字不應被視為跟"against the law"(違反法律)一樣。所謂「任意妄為」,必須更廣義地去解讀,而當中構成"arbitrary"的元素,應包括但不限於「不恰當」、「不公正」、「缺乏可預測性」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等因素。因此,即使其逮捕屬於合法行動,惟被告人在未定罪前還押懲教署看管,這種措施有否違反國際人權法,則視乎還押是否屬於「合理」和「必須」。[2]

舉例:曾幾何時,「交出所有旅遊證件」這項保釋條件從來不是辯方作保釋申請時的例牌 – 這畢竟是對人身自由權下了一道枷鎖。時至2019年後,社運案件陸續上庭,幾乎每一個保釋申請都包含了「交出所有旅遊證件」,初選47人案亦不例外。然而,沒有了旅遊證件的被告人,即使在陳情時提及有家庭的羈絆等理由,證明僭逃的風險極低;又加上各被告自發退出政壇、向國安法指定裁判官再三承諾將遠離政治等。[3] 然而,47人案中依然有大部分被告遭還押將近5個月。

事實上,在聯合國的案例中[4] ,縱然地區政府認為執法和司法部門的確有根據本地法例而作出合法拘捕和還押,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清楚地指出,當「在案件的情況下既不合理亦無必要[5] 時依然要將被告還押、不予以保釋,此舉已是侵害了被告人的基本人權。此外,在另一宗尼日利亞的人權申訴案件中,《非洲憲章》第 6 條含義內的「任意剝奪自由」("arbitrary deprivation of liberty")包括了在沒有指控和保釋的可能性的情況下對任何人進行拘留,均屬侵害人權的違法之舉。[6]

上述種種,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一邊不斷用無遠弗屆的國安大法治港、開口閉口要守法誰犯法,一邊將國際人權法則視之如無物、身體力行的踐踏人權;然後再在聯合國大會敦促指點英美加等地不要違反人權法──識得笑,有時都真係覺得幾好笑。

註釋:

[1]: Case Concerning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and Consular Staff in Tehra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 Iran), ICJ Reports 1980, p. 42, para. 91.

[2]: Communication No. 305/1988, H. van Alphen v. the Netherlands (Views adopted on 23 July 1990), in UN doc. GAOR, A/45/40 (vol. II), p. 115, para. 5.8; emphasis added.

[3]: Communication No. 458/1991, A. W. Mukong v. Cameroon (Views adopted on 21 July 1994), in UN doc. GAOR, A/49/40 (vol. II), p. 181, para. 9.8; “Remand in custody must further be necessary in all the circumstances, for example, to prevent flight, interference with evidence or the recurrence of crime” (emphasis added)

[4]: Womah Mukong v. Cameroon, Communication No. 458/1991, U.N. Doc. CCPR/C/51/D/458/1991 (1994).

[5]: Communication No. 458/1991, A. W. Mukong v. Cameroon (Views adopted on 21 July 1994), in UN doc. GAOR, A/49/40 (vol. II), p. 181 para. 9.8.

[6]: ACHPR, Constitutional Rights Project and 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v. Nigeria, Communication No. 102/93, decision adopted on 31 October 1998, para. 55 of the text published at the following web site: http://www1.umn.edu/humanrts/africa/comcases/102-93.html.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