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平遠圖(Panorama of Hongkong)——1900年代初中環海皮的新貌


【圖1】香港風景照,約攝於1905至1906年。點擊此處下載高清版本

有留意本地歷史照片的讀者,也許曾經在一些相關的書籍見過此香港風景照【圖1】,而我也是偶然間在自己電腦檔案夾內發現它,來源已經不可考,但由於此照片屬高解像度版本,跟坊間常見的又有點不同,故不吝公諸同好,藉此窺探一下本地早期社會之面貌。

此香港島黑白照片是從九龍尖沙咀方面取景,嘗試以一個廣闊的角度,拍攝西環、上環、中環以至灣仔沿岸一帶的景色,視覺上呈現一個很長的景觀,西方人泛稱這為panoramic view,與傳統國畫中平遠(level distance)的概念很相近,所以我直接把它翻譯為「香港平遠圖」。從攝影技術上而言,早期的攝影術並未有今天手機的PANO功能,根本難以攝製廣角式的景觀,所以這樣的平遠風景,實則是由多張獨立相紙拼接而成,大家稍為留意圖中的細節,不難找到一些接駁上穿崩的痕跡。即使如此,十九世紀中後期至廿世紀初,不少商業攝影師皆喜歡以此角度攝製香港景色,香港平遠圖也成了照片市場上頗流行的題材,我估計這跟外地讀者想一窺全豹的心態有關,畢竟百多年前的香港屬英國殖民地管治,但能夠來到遠東地區親身考察之西方人不多,如果一張照片可濃縮整個維多利亞城(City of Victoria)的面貌,相信也是一個很吸引的噱頭。類似的構圖手法,其實也見諸同時期廣州珠江、上海黃埔灘等地的風景照片,這大抵反映了十九世紀中後期以後,一些商業攝影師對中國商埠取景的手法和風格。

對不少歷史迷而言,他們可能會更關心照片的拍攝日期,照片裡的景物等詳情,就我所知,過往也不乏此方面的論述,於此我又可略作補充。要考證此類舊照片拍製年代,一般做法都是靠辨認圖中的建築物、道路設施等作區分。從此照片中前排沿岸位置所見,我們可清晰辨認到當時干諾道上的狀況。1887年港英政府重啟「寶靈填海計劃」,港島沿岸對開的維港進行大規模填海,至1890年新填的海皮便取名干諾道。此時干諾道上的主要建築物,如照片所見,分別是圖左最遠起計的香港會(Hongkong Club),然後向西面順序排列的皇后行(Queen’s Building)、聖佐治行(S. George’s Building)、太子行(King’s Building)、於仁行(Hotel Mansions / Union Building)、15-23號的西式大樓(其中南華早報之辦公室是座落於此)、德忌利士行(Douglas Building)以及緊連一排的四層高建築物,至干諾道37號與砵典乍街交界為止。過了此交界再往西面走的話,是一大塊閒置的土地,此時似乎尚未有任何工程,故此大家可看到干諾道後面部份德輔道中的街景,這包括了德輔道中60至70號一幢三層高分作六格的樓房, 以及鄰近的中環街市(Central Market)。此照片中的中環街市屬第三代,其建築外貌相當特出,其中屋頂上的兩大三角形設計及三角中心的一只圓窗,很有復古風格,在密密麻麻的建築群裡別樹一幟。

為方便參考,我把上述一些建築物的資料概括如下,它們基本上構成了二十世紀初中環干諾道上的景色:

・皇后行:建於1899年,1963年拆御後改建為文華酒店

・太子行:1903年落成,1958年拆御,現址為遮打大廈

・聖佐治行:1904年落成,原址於1966年重建至今

・Hotel Mansions(後改稱於仁行):1905年落成,1977年易名太古大廈,至2002年改建遮打大廈

・德忌利士行,1954年改建香港中華總商會

・中環街市:1895-1937,位於德輔道中,分離了域多利皇后街及租庇利街 

【圖2】Hotel Mansions於1905年落成後,位處其後的Hongkong Hotel的海景黯然失色。

此照片裡的幾幢建築物,為照片的製作時間提供了一些線索。其中最明顯者,莫過於位處畢打街與干諾道交界的Hotel Mansions【圖2】,它聳立在Hongkong Hotel的正前方,屬於後者的加建部份,應於1905年8月底前竣工,因為該月底省港澳輪船公司(The Hongkong, Canton & Macao Steamboat Co.)已遷至上址。新落成的Hotel Mansions幾乎完全遮蓋了Hongkong Hotel原有的無敵海景,而此刻Hotel Mansions側的地皮依然是空置著,僅僅見到有少量棚架搭建,原來上址正準備興建郵政總局,不過這個第二代的GPO要到1920年代始面世。據此,我們可斷定此照片應攝於1905年8月或之後。

【圖3】SCMP懸於干諾道上的招牌非常出眾。
【圖4】1906年的颱風橫掃干諾道上的建築物,SCMP的辦公室亦難倖免。

至於圖中清晰可見的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Ltd 招牌【圖3】,顯示了南華早報於1903年時是在干諾道15-23號的位置設立辦公室。及至1906年9月18日香港刮猛烈颱風,造成社會及經濟上極嚴重損失,其中南華早報的辦公室也於此次颶風中吹毀了【圖4】,風災過後更要搬遷到德輔道新的社址。此外,畢打街盡頭的卜公碼頭,初建時是欠缺上蓋的,一直苦了候船的乘客,及後政府以草篷搭建了一個臨時篷頂。1906年的颶風徹底破壞了這草篷結構,要到1909年殖民政府始由英國引入金屬建材,重新興建一個更加穩固的卜公碼頭。從本照片所見,卜公碼頭的上蓋是草篷搭建的,說明了它尚未被強風摧毀。按此時序,此照片也不應是1906年颱風襲港後所拍。簡單的說,它應該是在1905年8月至1906年9月之間攝製的。

【圖5】省港澳輪船公司是最早在Hotel Mansions租借辦公室的商戶之一。

廿世紀初的干諾道鄰毗海皮,坐擁海上運輸的優勢,所以不少跟火船、航運、保險、貨倉、旅館等有關的商號,都進駐此一帶的建築物【圖5】,逐漸創造了一個很繁盛的經商環境。究竟廿世紀初期有那些商行於此經商,真的要花要點時間作考查和研究,始可整理一幅比較完整的畫面。舊報紙的廣告和消息報導,往往有不少線索,幫助我們重構這個歷史面貌。譬如報載1904年5月,干諾道36至37號發生了一次火災,消防員在撲救大火時,發現了現場儲藏了大量硝酸鉀和硫磺,是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的原因。在撲熄大火後,消防員始發現36號地舖是一油庫,一樓為藥房,二、三樓則是民居。至於37號應為同一業主持有 ,二樓是香港西江船公司的辦公室,幸好業主買了一千元燕梳,即使37號最高兩層焚毀,也有保金賠償。

【圖6】1920年代的干諾道愈見繁盛,長期空置的地皮也蓋成了Tokyo Hotel。

本照片中所示,當時的36及37號兩單位在大火後已修葺好,船公司是否繼續在上址營業,有待考證,不過37號的頂樓則掛上了橫匾,隱約可見似是「清風樓」的名字,未知所經營的是那一門生意?我暫時所得的唯一資料,是此「清風樓」一直經營至三十年代,因為在香港歷史博物館藏的一張二、三十年代舊照中【圖6】,同樣地址依然掛著此牌匾,四周的店號名字如裕生號、廣泰行、榮記船務等亦清晰可見,而眾多商行中總有一些可能早於1900年代開業,存在本照片中。值得一提的是二、三十年代砵甸乍街口原來空置的地皮,亦建成了著名的Tokyo Hotel,是本港首間由日本人經營的旅館,反映了戰前香港與日本人的經貿、旅遊生意愈趨頻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