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筆者見證:眼睜睜看著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撰文:陳清華】

編按:原文刊載於筆者Facebook。陳清華是1989年最後一批上京支援北京學生的學聯成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見證軍隊鎮壓。現為社工。照片由陳清華提供。

筆者見證:六四天安門鎮壓倒數7天 

筆者見證:廣場上最後的一夜

1989年6月4日 凌晨4時

「在那仍未看到黎明的夜,只見解放軍機槍射出的曳光彈劃破長空⋯ ⋯」

歷史博物館右側的空地此際已變成了救傷站,傷者不斷從四方八面送來,先理料一下再送醫院。在橫七八躺的各種擔架上面,躺著學生、市民、媽媽、小孩,死的死、傷的傷;擔架已不敷應用到一個地步,連廣場帳篷中的鐵床也拿了來用。此時在我面前淌血的看來是位還不到十四、五歲的年輕人,個子不高的他此前先是為哥哥的死拉著盛載哥哥遺體的救傷車門不放、接著更嘗試衝向端坐歷史博物館前的解放軍陣列要算賬,還好給李蘭菊及幾位同學緊抱攔阻,之後原想護送他回去之際,他一聲呼喊:「要拼了!」便一婁的消失在夜色中 。

可此刻被抬回來的正是他,喉嚨血流泉湧已令他無法再說話...我也只能幫著按住他抽搐中的大腿,和救護他的醫護一起,眼睜睜的看著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陳清華提供。照片由記者蔡淑芳拍攝。
陳清華提供。照片由記者蔡淑芳拍攝。

「還不過是個孩子。」頂著一副黑膠眼鏡的醫護吶喃著,厚厚的眼鏡片倒映著天安門城樓下、燒焦了的裝甲車所冒出的熊熊火光;遠處,仍隱約可見籃色的曳光彈正劃破夜空。

我只能用眼睛把這一切銘刻於心,因在此前的凌晨三時左右,我曾走到了天安門城樓下那焚燒中的裝甲車前拍照,然後竟毫無警覺的轉身把相機對著不到百米外的解放軍陣列。「喝!!」只聽見一聲低沈的嗥叫,接著八至十名解放軍便迅即脫隊衝來,反應緩慢的我甫轉身不久便給追上,然後在槍托的重擊和亂棍下昏了過去。醒來時是正被市民(工人?)抬往救傷站途中,感覺手腳仍能動便要求不用抬扶著走便可,然後發現相機已被解放軍搶去。回到救傷站時已不覺痛,便繼續幫忙站中一點點擔抬的工作。

可是剛提到那位年輕人的死也許太震撼,菊亦為此在啜泣中昏倒過去。後來雖已甦醒,但我的受傷和菊的昏倒便成了在場醫護為了我們安全要護送我們離開的理由;結果在女醫護(醫生?)臨行前一句「安全的回香港去,把這一切告訴全世界!」,我和菊便在醫護的束擁中上了救護車,離開天安門廣場前赴位於崇文門內街的醫院。

原來這一去,要面對的竟是一場更可怕的惡夢⋯⋯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