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羊村繪本案擴紅線至政治諷刺


過去一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是警隊國安處拘捕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五名成員,指他們出版的三本兒童繪本屬於煽動刊物,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其後工會主席黎雯齡及外務副主席楊逸意被落案控告,國安法指定法官蘇惠德拒絕二人的保釋申請,她們須即時還柙至8月30日再訊。這宗被稱為羊村繪本案的檢控,把威脅言論自由的政治紅線,擴展至政治諷刺與寓言類作品。

警方於拘捕行動後召開記者會,展示證物包括《羊村》繪本及導讀指引、去年2月呼籲響應罷工的宣傳單張、「願榮光歸香港」紙張、港版民主女神像模型等。警隊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指,《羊村》系列透過兒童漫畫美化違法行為、英雄化「12逃犯」、合理化醫護罷工,旨在荼毒兒童,從法律角度看,是意圖引起對政府及司法制度的憎恨、煽惑使用暴力及令人不守法。

三本被指煽動的刊物於去年6月至今年3月期間出版。李桂華指,去年6月出版的《羊村守衛者》以反修例風波作為背景,書中有時序表對應羊村故事及反修例風波,又指書中提到狼希望佔領羊村、吃掉羊群,認為狼的意思是內地人,羊是本地人;又指有段落描述羊用羊角做攻擊,即是進行暴力事件。

至於去年9月出版的《羊村十二勇士》,李桂華指故事以12港人為背景,指12人在港干犯嚴重案件,但繪本形容羊因參與守衛戰,被狼意圖殺掉,認為故事是希望引起對司法制度的憎惡。他又引述有章節提到,羊到狼村即暗示12港人被捕,「被開餐」即被殺掉,質疑這並非事實,認為情節是希望製造對政權的仇恨。

李桂華指,第三本繪本《羊村清道夫》為今年3月出版的,談的是去年2月醫護罷工的情況,指其時事件已過了一年,出版的目的是希望挑起仇恨。他指故事提到大灰狼在羊村圍欄開了一個洞,是寓意關口情況,又指羊是乾淨,狼很骯髒,暗示病毒是因此帶入香港,並提到有人希望施加壓力迫使閉關而罷工。

被問到羊村圍欄有個洞是寓意關口、「被開餐」即被殺掉等解讀,是否其個人判斷,李桂華稱書中有對應表,表示羊村故事等如反送中運動;而「12勇士」故事更直接列出12港人的名字。不過,《羊村清道夫》一書並未有列明對照表等內容,有記者質疑警方就這本書所作出推測是否合理做法,李桂華承認書中沒有列明對照表,「但如果你睇咗第一、二本,你知狼同羊嘅角色之後,第三本睇落去,對號入座,你已經知係講緊咩故事。」被問到以隱喻方式表達是否犯法、政治漫畫如批評政府是否已觸及紅線,李桂華認為繪本內容並非隱喻,又指出版刊物不可以有煽動意圖,「絕對不能令人對政府憎恨。」

從李桂華披露的案情及檢控理據來看,國安處對於政治諷刺、政治寓言所採取的態度,是只要諷刺或寓言所映射的事件相對清晰,而客觀效果是可能令公眾對政府產生憎恨,就可以用殖民地年代留下來的惡法「發布煽動刊物罪」來檢控,並且控方會視案件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會要求法院由國安法指定法官受理,會根據國安法42條反對被告人申請保釋,這幾個元素加起來,已構成清晰的、典型的文字獄,是單純的以言入罪,並且未經審訊定罪已失去人身自由。

按照這條由羊村繪本案執法行動演譯的政治審查紅線,香港媒體上有大量的政治諷刺物品,如政治漫畫、含政治寓意的散文、評論,乃至政治小說、諷刺政治的詩歌等等,都可被視為「煽動刊物」,能否合法發布單純取決於警方是否執法。在這樣巨大的法律風險下,相信陸續會有更多作者封筆,曾在兩岸三地獨領風騷的香港政治諷刺創作,勢將日漸式微。

羊村繪本案於周五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案件由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處理。控方在庭外確認,曾提出引用國安法保釋指引,要求蘇官考慮,惟蘇官最後未有接納,僅以《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下一般的保釋程序作為考慮理由,不過,蘇惠德最後仍決定拒絕兩名被告的保釋申請,指考慮到案件性質嚴重,加上認為被告有不依期歸柙的風險,故拒絕批出保釋,二人須即時還柙,至8月30日再訊。蘇惠德的裁決顯示,雖然這次法院沒有採用國安法第42條的極高門檻來處理保釋申請,但法院基本上認同了控方對案情的判斷,實際上還是令被告人像嚴重刑事案被告那樣,無法保釋候審,在等候警方調查取證期間已經要坐牢,這個決定傳達的政治信息,猶如寒冬裏刮面的冷風,令從事媒體及出版行業的人如墮冰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