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紅線織成網】由梁天琦到唐英傑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5年後的今天被定罪


國安法首案昨(27日)裁決,被告唐英傑煽動他人分裂國家、恐怖活動罪名成立。關鍵的八個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於2016年由梁天琦提出,到2019年響遍香港,也在今日成了入罪的證據。

法庭認為,在唐英傑選定的這個日子、地點、展示方式,自然及合理的解讀就是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並且煽動他人進行分裂行為。唐英傑自去年7月1日被捕後一直被還柙,今年6月底展開為期15天的審訊,昨天面對裁決,將於本周四(29日)求情。

照片攝於去年7月唐英傑首度提堂;今天橙帶鐵馬圍城,已不能再拍攝到還柙者的模樣。美聯社資料圖片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八個字,於2016年初由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提出,是梁參選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的選舉口號。唐英傑案審訊期間,辯方專家證人李詠怡作供提到,梁天琦最初的選舉口號不是「光時」:「2016年1月,梁天琦見記者時宣布的口號是『知行合一,世代革新』」,李詠怡形容那是沉悶、像是學校裏用的口號,不夠搶眼易記,這也是為甚麼後來梁天琦團隊要討論新口號。

2016年2月8日爆發旺角衝突(又稱「魚蛋革命」),梁天琦此後提出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並寫入選舉單張。這份單張今天卻被控方專家證人劉智鵬用作支持「光時」具港獨意思這個論點。梁天琦當年在補選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中未能取勝,但一舉拿下6萬餘票,本土派的聲音不再被忽視。

選舉事務署當年拒絕為參選的梁天琦寄出55萬份選舉郵件,稱是因「自治」、「自主」等字眼問題。資料圖片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立法會議員DQ風波之後,社會陷入沉寂,直到2019年2月,政府因為一宗在台殺人案而提出修例,才引發軒然大波。2019年6月9日的103萬人遊行未能擋下草案如期二讀,事態越演越烈,矛頭開始指向警暴。

唐英傑案中控辯雙方的專家證人均同意,2019年7月21日起,「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開始被廣泛使用。不同的是,控方專家證人認為源自當日中聯辦外的示威;辯方專家證人則指,此前已經有零星網上討論,7.21白衣人襲擊事件後才變得廣泛使用。

而不用專家爭議的是「光時」口號在後來的示威場合經常被用到。2019年10月初的一天,服刑中的梁天琦與同案的被告盧建民、黃家駒由囚車送到高等法院,法庭就上訴申請聽取雙方陳詞。前來聲援的群眾隔著囚車高叫「光時」,梁天琦後來透過律師團隊表示他都聽得見。

梁天琦去年10月與盧建民、黃家駒出庭,前來聲援的群眾其間不斷高喊「光時」口號。美聯社資料圖片
2019年7月21日市民遊行去到中聯辦外示威,國徽被掟漆彈。美聯社資料圖片

事實上,2019年7.21中聯辦外的示威、國徽被掟漆彈,於兩星期後被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記者會上稱為「鼓吹港獨」,喊「光時」口號、包圍和衝擊中聯辦等,是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行為。

踏入2020年,疫情爆發間接令運動戛然而止。同年6月30日深夜,港區國安法出爐,警方翌日已帶備紫旗出動。國安法在港實施首天,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拘捕10人,當中包括唐英傑。港府並在7月2日發聲明指:「『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在今時今日,是有港獨、或將香港特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改變特區的法律地位、或顛覆國家政權的含意。」

然而,不用待唐英傑案審結,各個界別的生態已起變化:去年9月,一名香島中學學生因為在網上課堂換上有「光時」旗的頭像,被記兩個大過、停課一周;去年11月,中大學生會舉行「中大保衛戰」一周年展覽,迫於校方壓力,在多項展品遮蓋「光時」口號;去年12月,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表示,懲教署要求必須撕走《元朗黑夜》等三本書的部分頁數,當中包括有「光時」旗的圖片,才能將書送入監獄。

紅線浮現,衍生各種二次創作,譬如將口號改成粵語拼音縮寫「GFHG SDGM」、用與字形相似的幾何圖形取代文字,或將字句改成「光顧香港 時代廣場」等。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被視為禁忌後出現的創作,上圖攝於去年10月1日。資料圖片

自我審查更席捲出版界。國安法風聲自去年6月傳出後,山道出版社先後遭7間印刷廠拒絕印刷《致自由》一書,書中收錄反修例運動參與者的經歷,有印刷廠認為參與印刷「太危險」。當唐英傑等人因攜有「光時」旗被捕後,出版社亦即時開會商量修改書中內容,包括所有涉及「光時」的相片和文字。

去年7月,理大編委總編輯陳威諾表示,國安法實施後,印刷商因為害怕觸犯國安法,拒絕為他們加印內有「光時」圖片的圖輯。今年7月書展,次文化堂明言未有出售出現「光時」字眼的書籍,稱要謹慎地審閱每本書才能擺賣。

更甚者,「光時」儼如禁語,連講出口都有所顧忌。去年11月一宗襲警案審訊中,涉案警員庭上被問及「光時」旗幟上的字句,他即表現遲疑,指相關字句「有機會觸及國安法」,迴避說出整句光時口號:「光復香港,時代……跟住係『革命』兩個字」。今年1月,一名Foodpanda外賣員遭截查,有警員取出其銀包內的「光時」卡片,多次要求外賣員讀出字句,但外賣員堅拒,更稱「你唔好再陰我啦,我唔會講,講咗就犯法,我唔講,隨身物品唔會犯法」。

因「光時」而被控的亦不只唐英傑,還包括「快必」譚得志、「美國隊長2.0」馬俊文,二人均被指曾叫喊「光時」口號,前者被控發表煽動文字,後者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快必案本周四續審,料將受今天的裁決影響。

另外,今年6月,警方分別以涉嫌作出具煽動意圖作為和發表煽動文字,拘捕在單位鐵閘貼上「光時」貼紙、揮春,和在單位晾衫架懸掛「光時」旗的市民,二人暫未被控。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由2016年到今天,不過5年時間,喊出同一句話的意義經已不再一樣,後果亦迥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