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1959年已有人建議:為下一代,盡快處理97年問題


最近看周冠威導演的紀錄片《時代革命》預告片,片中有很多年輕的無名抗爭者,片尾有正在聲嘶力竭地演說的黃之鋒。黃之鋒出生於1996年,即香港主權移交前一年,有時我會想:當年香港移交在即,黃之鋒的父母在他出世時,會如何想像他長大後的生活呢?若果1980年代北京容許英國續租新界,或以其他更理想的方式解決香港前途問題,1997年變為無關痛癢的一年,在這個平行時空中,這些年少的抗爭者,以及黃之鋒本人,會過著點樣嘅生活呢?數年前,筆者曾想過寫一本小說,叫《2016年的香港總督》,就是見到當時有許多年輕男女,都出來參與抗爭,參加選舉,於是就設想,若果2016年香港還是英國統治,他/她們會係點樣嘅人呢?當然,我不擅長寫小說,只懂寫歷史,再加上自己真的沒有時間,所以最後作罷。

其實,新界租約期滿這個問題,其實早在1959年,已有人公開呼籲英國政府須盡快處理。這個人,就是當時的市政局民選議員,來自蘇格蘭的鍾愛理遜醫生(Dr. Alison Mary Spencer Bell)。她在1959年2月10日聯合國香港協會(其領袖就是馬文輝)的演講中,就指出97問題已影響到香港的公共房屋建設,因為當時屋宇建設委員會(房委會的前身)興建廉租屋的經費,是來自港府的貸款,須付利息,本來這類貸款,是分40年償還的,但到了 1959年,新貸款的償還期就縮短為38年,下一年就是37年,一年比一年短,鍾氏指出這明顯與1997年新界租約期滿有關。鍾講到明,早日解決97問題,是為了下一代的幸福:

區區三十八年的期限,我們的子女屆時仍尚年輕。1
吳灞陵:《今日新界》,(香港:華僑日報出版部,1959年)
吳灞陵:《今日新界》,(香港:華僑日報出版部,1959年)

根據中文維基百科資料,鍾愛理遜今年已經96歲,其第四子霍兆剛,現任香港終審法院常任法官。

其實,當時英國政府內部,都有人想過盡快處理97問題,這個人,就是首相麥美倫(Harold Macmillan)。麥美倫在一次非正式會議中,對著當時的殖民地大臣博伊德(Alan Lennox-Boyd)說:「難道我們不應該盡快認真思考香港前途問題,我們怎可以在此問題殺到埋身前,優雅地退休?」但博伊德不同意,他認為1997年距當時還有38年,為38年後發生的事做決定,是無用又無意思的。他們之所以有此非正式會議,就是為了討論一份剛寫好的最高機密研究報告,研究的正是香港未來。該報告的結論是1997年新界續租是沒有可能的,而香港九龍是不可能脫離新界而獨自生存,所以1997年,就是香港這塊殖民地的大限。但是,現在不是和中國談判香港前途的時候,因為若現在就談判如何有秩序地從香港撤退,即等如英國會將其子民交給一個共產黨國家,而現在的中共政權,似乎不會保證香港人民在香港移交後的權利。另外,當時有人提出香港可交由英聯邦或聯合國託管,但報告深信中共不會容許此事發生,因為它堅持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

但報告強調,絕不能讓香港人,知道英國已經有意在1997年撤出香港,否則香港人的信心會崩潰,這樣,英國也難以管治下去。最後,英國政府決定,1997問題還是暫時按下不表(詳見殖民地部檔案CO 1030/771及內閣檔案CAB 21/5127)。

結果,97問題還是繼續拖下去,至於拖到什麼時候,英國政府才將新界租約期滿問題,正式放上議事日程呢?筆者之後另文再述,大家睇住咁多先。

(本文內容,除第一段外,大致根據以下博士論文寫成:
Chui Wing Kin, “Developing a ‘Borrowed Place’: the Shadow of 1997 on Urban and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in the New Territories of Hong Kong, 1925-1983”,
(PhD thesis,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2021), pp.117-118; 134-139

註釋:

1.  吳灞陵:《今日新界》,(香港:華僑日報出版部,1959年),頁3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