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回憶和悼念真有這麼無聊和拖後腿嗎?


 

這段不是歷史。因為那個政權還在。不過兩年半前,那黃傘彌漫的天空,那八十幾枚催淚彈引發的,分明是89年的恐懼;漫天催淚煙之所以能團結最不願意拋頭露面的善良人們,也走出來,也是受那恐懼回憶而激發勇氣與堅持。

回憶真是這麼無聊和拖後腿嗎?如果沒有共同的回憶,就沒有共同的價值聯繫,就沒有共同的動力作任何堅持。從「 毋忘六四」折射的共同價值,不是甚麼愛國不愛國這類虛幻的想像,而是人民有權自由有權自決有權自治的信念。

維園去年的六四悼念晚會。美聯社

而因為這份相同價值,我們建立了身份認同。無論在過往或將來,當政權有任何行動要衝擊這價值時,人們就會站出來。

用悼念儀式去翻新這份回憶(同時翻新了這份價值認同),有這麼無聊和拖後腿嗎?讓我說句誠實但不中聽的話,毋忘六四,悼念必須,因為除六四以外的364天,若非特別因由如讀書,我們大部分人鮮少想起六四屠城。這是事實不是嗎? 相比遙遠的那些年,一年364天裡,佔據人們更多的,是如何跟大陸做生意、如何返大陸賺錢;就算沒有直接金錢瓜葛,幾多打工仔日常要接的projects,就為了賺大陸錢,幾多大學生趨之若騖的企業,沒有大陸生意?就算日常生活, 也有太多上淘寶用順豐等等。

有權有勢的一方,從來更有話語權定義甚麼是「正常」。之所以抗爭從來艱難。大陸今日有權有勢是事實。這權勢、 這價值正循各層面,深入我們生活的骨髓,也是事實。一年裡, 就六四這一天,人們不必糾結現實,可忠於靈魂去思考這段悲劇,然後自我烤問:這價值追求,我堅持得到嗎?一年最少一度,透過觀照這理想與價值,鞏固身份認同。這是儀式的意義。那幾首歌,那點燭光,是提醒我們正身處甚麼世代面對甚麼政權的憑證。我們希望憑證不致消失。

回歸以來,無論是03年喚醒中產的反廿三條遊行,還是12年反國教能團結家長,還是14年的雨傘運動,都是源於對專政的厭惡,這跟89年在香港那場一百萬人遊行,精神和恐懼是一脈相承的。

六四悼念跨世代薪火相傳,圖為去年維園悼念晚會。美聯社

如果說,六四悼念到盡頭了,也就等於說,回憶到盡頭了,我們要自問,在營營役役的生活當前,人們有那麼自覺自省,提醒自己不迷惑於眼前政權的光鮮嗎?真的能夠嗎?如果沒有六四燭光晚會這場「行禮如儀」。

或者你能夠。或者你很強大。或者你一切都可以「在心中」,然後甚麼也不做,也確保自己沒忘初衷,爭取之心不衰。但大部分人不是這樣呀。大部分人需要提醒。

而你就讓他們去吧。就讓他們去「行禮如儀」吧。相煎何太急?本是同根生。有朝一日,你要是沒有迷失於生活的懶惰而放棄追究政權,你是要實施民主自由大計了,還會有「行禮如儀」的價值給你支援,讓你溫暖,讓你真正明白,一場政治運動要成功,除了需要幾個善陳高義的推動者外,還需要甚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