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線上談:紅線摧毀出版各線 自我噤聲自由崩壞



【《線上談》結集】

本集嘉賓: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

每年一度的書展一直是香港人翹首以待的暑假活動,亦是出版界年度盛事,去年因為疫情停辦,今年復辦,日前終順利舉行,但作為《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首個書展,白色恐怖彷彿瀰漫全場,書展變得再不一樣,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出席眾新聞《線上談》時直言是「政治書清零」,紅線糢糊,執法準則混亂,影響出版每一環節,一步步侵蝕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業界同行被迫自我噤聲。

立法、執法「不清不楚」 出版界寒冬

自《國安法》於去年7月1日生效後,彭志銘憶述行家們如過山車般的心路歷程,由當初因國安法第39條「不設追溯期」而稍感從容,到7月6日眼見新公佈第43條授予警方國安處權力而心寒,再到7月7日對特首林鄭月娥含糊地指「不可進行司法覆核」感不安,同行之間的憂慮之後一天比一天加劇,有增無減。去年原定書展前,有消息指將會有「組織」在展場內巡查,舉報疑違國安法的書籍,巡查人士的來歷、水平、執法權等不明,一時之間引起同行恐慌。

所有社會問題都用糢糊手段去處理,等啲人自己去諗、去揣測,等你哋自己有白色恐怖,呢啲先係真正嘅白色恐怖。

彭志銘狠批政府立法、執法皆「不清不楚」,「所有社會問題都用糢糊手段去處理,等啲人自己去諗、去揣測,等你哋自己有白色恐怖,呢啲先係真正嘅白色恐怖。」以往,彭志銘等行家都能夠跟據法例第390章《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三級分制去判斷書籍是否淫褻或不雅,再決定如何發行。然而,如今這套恆之有效的做法不再,換來的是隨意、無法可依的處境。

他舉例指康文署屢次以檢討書籍是否違反《國安法》為由,將超過20多本書籍從公共圖書館下架,卻從來沒有明文公佈下架書籍有甚麼內容違法、違反哪條法例,笑言連黎廣德撰寫有關環保與保育的《釋放香港》都被下架,又舉例黃之鋒、陳淑莊、黎智英等作品,質疑是因名廢言抑或因人廢言,令人無從稽考。

圖書館係官方機構,你將佢下架,證明呢本嘢有問題,唔該你講清楚裏面有咩問題,你清楚話畀大家聽,大家有個指引,將來做任何事都清清楚楚,我犯咗咩法你都清清楚楚話我知。

昔日政治諷刺漫畫熱賣 如今自我審查蔚然成風

問及往日出版社的風光「威水史」,彭志銘說故事說得津津樂道,他分享指當年第一本大賣、將出版社從水深火熱中拯救的政治諷刺漫畫《老懵董》曾歷經印刷過程趕急、銷情慘淡,是「禁書」二字拯救了它。2000年書展前10天,相熟的幾位編劇作家在多次敲門失敗後,找上了彭志銘講述自己的想法希望出版,連內容都欠奉下,彭先找上漫畫家尊子繪畫封面,怎料到尊子當日2小時後就完成畫作,彭笑著形容他為「精神病患者」,之後幾位作家馬不停蹄寫起一個個笑話傳真至出版社,出版社又馬不停蹄地排版、畫插圖,交往印刷廠,趕及書展發售。

書展開始,《老懵董》的銷情並不理想,直至完結前兩天,其中一位作家眼見情況不妙,拿來卡紙大大隻字寫上「禁書」,銷情開始回升。到最後一天,一位《蘋果日報》記者來到攤位,拍下「禁書」字樣的紙牌,第二天,《蘋果日報》一篇全版報道寫道「香港即將被禁的禁書」,使《老懵董》爆紅,讀者追貨、書店加印、報紙檔亦要貨,一時之間,一本「禁書」拯救了糧盡彈絕的次文化堂,都為當年的香港人減壓,帶來政治困境中的一絲歡樂,怎料到如今「禁書」的預言彷彿逐步成真,《蘋果》亦已在風浪中消逝 。

千禧年時譏笑政治人物的漫畫非常暢銷,但幾年過去,到曾蔭權、梁振英、林鄭月娥相繼出任特首後,諷刺高官、拿高官開玩笑的書刊、產品開始不再受大眾歡迎,彭志銘憶述有一年年宵,行家致電告訴他年宵市場有商戶把曾蔭權的人像印在內褲及廁紙上,他直言「一定唔賣得」,因為人們開始討厭政治人物,「一個一比一個討厭」的時候,就不會再想在任何地方看見他們。次文化堂當時都有出版《曾氏笑話》、《認住呢隻英》等漫畫,但相對以往銷情都來得差。

最唔想嘅就係自我審查,好討厭,大家都唔想但迫於無奈,你令到我哋有憂慮,我哋寧願自我審查……

彭志銘談起往事總是充滿笑容,但談到現況,他又不自覺地皺起眉頭。以往嘲諷高官、政事是家常便飯、無後顧之憂,如今卻動輒擔憂是否政治敏感,充滿無奈。他強調,「呢啲唔係政治,係批評,係監察社會」,然而,儘管自覺批判政府為理直氣壯,彭也坦言自己以及行家在今年書展都特意避帶不少所謂「敏感」書籍,他直表痛心,「最唔想嘅就係自我審查,好討厭,大家都唔想但迫於無奈,你令到我哋有憂慮,我哋寧願自我審查」,做了違反自己原則的行為,他笑著反嘲「樣衰」。

被問及出版界的前景,彭志銘顯得更悲觀。他坦言出版行業不會消失,但笑稱往後可能只會看到全內地人製作的書籍,因為整個出版界涉及的不單單是出版社,寫作、出版、印刷、發行環環相扣,還原基本步由第一步說起,作家不敢寫,甚麼都不用說;即使作家敢寫,出版社又可能基於種種原因不敢出版;即使作家敢寫、出版社敢出版,投資數百數千萬、牽連無數工人的印刷廠是最高風險的一個持份者,他們又會否為一本書冒上法律風險而倒閉?更遑論往後的發行商、發行渠道。

失去言論自由 香港已崩壞

昔日香港被公認為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最好的地方,彭志銘形容現時是「崩咗個角」。

當你冇咗言論自由嘅時候,牽涉好多嘢,我哋嘅人生自由、思想自由,諸如此類,可以發到無限大。

他又指出不論是出版業、傳媒業出現「無人諗、無人寫、無人入行」的情況,直言是社會最大的損失,香港正在崩壞。

唔止係出版書籍嘅問題,而係睇到整個大環境,我哋而家開始崩壞緊,今日唔畀你喺本書或報紙講邊句嘢,跟住學校唔畀唱一首歌,電影唔准你拍啲乜嘢,慢慢慢慢,就係言論或者自由嘅崩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