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那硝煙瀰漫的北京街頭⋯走在坦克車的轟隆與人民的呼喊之間


 

【撰文:陳清華】

編按:原文刊載於筆者Facebook。陳清華是1989年最後一批上京支援北京學生的學聯成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見證軍隊鎮壓。現為社工。照片由陳清華提供。

筆者見證:六四天安門鎮壓倒數7天

筆者見證:廣場上最後的一夜

筆者見證:眼睜睜看著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1989年6月4日傍晚6時

走在如戰場廢墟般夢魘的北京街頭,雖然幾乎每個街角和立交橋口都有解放軍裝甲車和坦克、連同荷槍實彈的士兵在駐屯,民眾還是在盛怒中走到了街頭,走到戒嚴部隊前喊罵:「法西斯!」「嗜血吧!」「走狗!」「劊子手!」然後隨著不遠處的槍聲大家便會一陣掩避,爾後又再次義憤的走上街頭⋯

我們沿著硝煙瀰漫的街道走,看著一部一部曾被民眾擱下當成路障、現已燒得只剩下鋼架的公交車,像被巨獸蹂躪後剩下的骸骨,在訴說著昨夜的血債⋯

走到離醫院不遠處的街角、看著被坦克輾過而扁塌的路障,便想起了在六部口被坦克輾斷了左下腿的同學,那在痛楚中仍堅定的證言:「我已走不了,但路還遠,請為我們、為您所見證的一切,堅持下去⋯」

就在這刻的12小時前、在拂曉的晨光仍未光照這片血染的土地之際,我和李蘭菊走進了崇文門內街的醫院。不同於廣場上救傷站的漆黑,這是一片明亮的空間,卻更凸顯了白白的水泥牆上血跡的斑斑。由醫院的大堂、走廊、以至每個的病房,條條的血路引領到已倒在血泊的傷者與亡者,拳頭般大的傷口、血仍在滲冒淌流⋯

我和菊也被那如地獄般的景象震撼,尤其仍在生者的飲泣與哭嚎⋯然而也仍緊記:會喊叫的,代表著仍有希望,總比已靜默的,已在走向死亡強⋯⋯

靜默過後,我們醒覺到仍有可做的,就是請醫生引領到受傷但尚能走動的同學前,為他們安排一點點逃難的盤川。然而很快很快,就發現同學更希望的,是叫我們這些來自香港的同學,把他們血的遭遇、見證政權的冷血,去告訴全世界。無論是在木犀地中槍的同學、在南池子後退中仍被戒嚴部隊以達姆(中空)彈打中的市民、還是在西單被坦克衝過路障時受傷的少年,也在不約而同的控訴:為甚麼?為甚麼要朝我們開槍?為甚麼我們已掉頭徹退,仍要用坦克車和衝鋒槍追撞追打!?

我們默然的聽、也不太懂還能說些甚麼的話,只能握著他們的手,在眼眶的涙轉中為他們默禱、望他們亦能有存活下去的機會⋯⋯

此刻,我們已離醫院漸遠,但在那天的歸途上,以至到此生此刻仍銘記的,仍是北京同學的這番話:「我已走不了,但路還遠⋯請為我們、為您所見證的一切,堅持下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