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線上談:言論禁區增加少寫慎言 愛國者治傳媒日子到


【《線上談》結集】

本集嘉賓:資深傳媒人、獨立評論人員協會召集人呂秉權

今年7月,《蘋果日報》評論人馮偉光(筆名盧峯)及楊清奇(筆名李平)遭警方國安處拘捕。同月29日,《信報》創辦人、被形容為「香江第一健筆的林行止宣布擱筆。港版《國安法》下,中央視傳媒為維護意識型態、文化安全的重要一環,要清除「毒瘤」、加強管理;中國憲法修訂後,批評共產黨也可能違憲,不少評論人「擱筆、封咪、離港、減產、躺平、甚至被捕」,資深傳媒人呂秉權出席眾新聞線上談時坦言環境惡化,加上要趕工完成論文,自去年9月起已減少寫作和接受媒體訪問,評論時事的風險增加,一旦觸碰敏感議題會「容易出事」,已難以暢所欲言。他說,「以呢日出嚟(受訪)為例,我太太都叫我(說話)小心啲。」

中央鬥爭思維下 批評也容易過界

呂秉權身兼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他說,比起報導,寫評論的風險更大,雖然兩者皆「以事實為本」,但評論難免包含個人演繹。他引述2015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為例,國家在定義「國家安全」時,提及的第一項重點就是「國家政權」的安全,而這說明若評論內容觸犯了「官方紅線」,政府有機會視其評論為危害國安,「禁區會越來越多」。

他接著引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序言中,「中國人民對敵視和破壞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和敵對份子,必須進行鬥爭」一句,強調對內地體制不承認、破壞、否定、批評的話,都是「容易越來越踩界」,引發「鬥爭」的行為。

被問到評論員在海外撰寫時事評論的風險,他相信,評論員在海外評論時事,較在香港的暢所欲言。不過他提醒身處海外的評論員,在海外評論只是「表面上安全」,但根據《國安法》第6節第36至38條,列明《國安法》的法律效力除了涵蓋香港和內地,還規範了危害國家安全但身處海外的人,「就算在境外也要小心」。

談到為外媒撰寫評論時,他分享了自己遭官方發出「信號」的經歷,導致他現在會因為外媒的性質和相關議題而婉拒訪問。他曾經為外媒撰寫一篇評論,討論中國的銳實力(Sharp power)如何改變香港傳媒的心態。他認為自己是實事求是、以事實為本撰寫評論,卻從接觸到的官方途徑,得知自己的評論有可能被官方解讀為「串連外國勢力」。他雖然沒此念頭,但官方卻對其評論加以解讀。

記者也要宣誓?

港澳辦主任、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夏寶龍,於今年2月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研討會發表過,「反中亂港分子」能「興風作浪」,主要是因為香港政府未能形成穩固的「愛國者治港」局面。呂秉權認為,以前解讀「愛國者」、「治港者」,是指官方機構和政府高層等,但現在似乎已涵蓋是政府「上至下、所有人都是治港者」。上至特首,下至公務員、甚至區議員。根據國安法,特區政府有責任加強規管傳媒,他相信「愛國者治港」方針亦適用在傳媒,政府會有一套落實措施,例如要求傳媒工作者宣誓。

香港電台自李百全上任廣播處長後,進行一連串整頓,包括煞停爭議怛電視節目、更換多位節目主持等。曾在港台節目《中國點點點》擔任主持的呂秉權,形容港台對節目的整頓、對台灣用語的新指引,有開創先例,希望其他媒體也採取的意味。

「港台的做法,某程度上對其他傳媒,是有指標性作用的。」他以港台用詞為例,「台灣總統」需寫成「台灣地區領導人」(或「台灣當局領導人」)、「佔中」需寫成「違法佔中」(或「非法佔中」)等。他分析港台是採取了官方新華社的相關用詞指標,將來可能其他傳媒也要統一採用。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香港電台,今年2月去信屬公務員職系的員工,要求他們盡快簽署效忠聲明。呂秉權並「不排除」香港記者將來需要進行宣誓(簽署效忠聲明)。他參照內地對記者的基本考核,其中有關政治範疇,需通過「習思想」考試,測試對黨的政策及習近平的忠誠度,並需年檢才能續牌。

他認為香港難以以同樣方法對記者進行考核,但會繼續觀察關於香港記者需進行宣誓的可能性。他提出《國安法》第9條及第10條,分別指政府有責任監督和管理媒體,及指媒體有責任提高市民的國家安全意識,質疑宣誓後記者是否需維護以上兩條條例。

身兼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的呂秉權,從剛畢業的新聞系同學,感受到一股迷茫。他感嘆,其實各行各業也有尋找工作的困難,而傳媒是「重災區」。而提到內地學生,他曾經收到內地學生的電郵,雖然內容只是學術上的討論,但鼓勵舉報的風氣,導致他更小心看待內地學生的電郵。儘管如此,他仍會抱著開放的態度,「實事求是、以事實為本」地進行學術探討。

真話何時都需要,和懂得尋找真相,都是很要緊的。社會是需要真相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