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清算演藝界浪接浪 廉署表忠貞 攬政治調查


過去一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要算藝人黃耀明被廉署拘控提堂,罪名是2018年3月於立法會補選中,在區諾軒的造勢會上唱了兩首歌,涉嫌提供「娛樂」替候選人拉票,但案件提堂時,廉署卻基於案件性質輕微同意撤銷檢控,只要求黃耀明及區諾軒以二千元自簽保守行為18個月,這宗針對藝人的政治官司高高舉起卻輕輕放下,到底有何作用?隨著周博賢、陳錦成、李俊亮等藝發局民選委員相繼辭職,公眾開始看到,針對演藝界的政治清算已進行得如火如荼。

過去一年,為配合國安法實施而全速發動的連串政治案件,調查工作主要由警隊國安處牽頭,警務處長和負責國安處的副警務處長,是政府設立的國安委員會當然成員,至於海關關長和入境處長,也是國安委員會成員,海關在主動打擊黃店上,入境處在阻截受查人士離境上,都積極配合國安委的決策。廉署向來沒有代表加入國安委,過去外界以為廉署不用參與國安工作,直至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雷動計劃突然被廉署翻舊帳,接著是藝人黃耀明與區諾軒為2018年的競選活動被廉署翻舊帳,公眾這才意識到,原來廉署也加入了政治清算的執法行列,積極配合國安委的部署,圍剿非建制政治人物。

廉署調查雷動計劃,檢控推動這計劃的戴耀廷等人,以及檢控黃耀明,均帶有明顯的政治色彩,這不單是因為涉案的包括著名政治人物(戴耀廷、區諾軒),更重要的是這兩宗選舉案件均已「過氣」,按正常的選舉舞弊執法慣例,是不會在選舉已結束後3年甚或5年,才啟動針對選舉期間某些言行作調查和檢控,這類調查和檢控一般應在選舉結束後6個月內進行,讓法院有機會糾正選舉舞弊,及時進行補選。除非有特殊的理由,例如舞弊形式甚為隱蔽,難有表面證據,並且有重大公眾利益,才會在選舉後逾6個月再作介入。雷動案和藝人獻唱案涉及的事情,均是公開進行,過程高度透明,為何廉署當時不調查,等到選舉結束數年,甚至當選人已悉數落任,甚或身陷囹圄,才發動調查和檢控?這樣做給公眾的印象,明顯就是政治的秋後算賬。

2018年3月,區諾軒(上)參選港島區立法會補選,黃耀明出席其造勢大會。區諾軒Facebook影片截圖

廉署檢控黃耀明和區諾軒,案件論法律屬性與國家安全無關,不能由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只能當一般選舉舞弊案提堂,廉署清楚知道,這宗檢控相當牽強,因為候選人區諾軒沒有付錢,黃耀明雖是藝人,當日卻並非接了工作,也不是為了任何報酬,單純是因為政見上支持民主而為區諾軒站台,主動以唱歌的形式表達心意,所選的歌曲帶有政治信息,完全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提供免費娛樂來賄賂選民投票支持,稍為有點常識和正義感的法官,都可能會判黃耀明無罪,廉署敗訴的風險甚高。結果廉署選擇了強行檢控,但甫提堂即表示同意不提證供起訴,這樣做既可向國安委交差,表達廉署積極配合國安工作的政治忠誠,起了針對泛民演藝界支持者予以強烈警嚇的政治貢獻,同時免除了案件敗訴的司法風險

廉署這次行動,示範了不用檢控成功定罪,單是調查和起訴,已經可以傳達強烈的政治阻嚇,這個策略用來對付知名度高的演藝界人士,尤其容易奏效,因為演藝界人士很靠名聲和關係來接工作,一旦被執法機關調查,有被檢控風險,不單藝人和家人寢食難安,商業上的合作伙伴也會作鳥獸散,演藝事業就很難發展下去。在黃耀明被檢控之時,北京在港喉舌媒體立即一併算帳,點名抨擊去年曾與黃一起反對過國安法實施的幾位藝發局委員,這幾位被點名批鬥的演藝界民選代表在數日內相繼辭職,其中一位透露近日被北京喉舌媒體派人跟蹤,仔細記錄其日常行蹤,令他和家人深深感受到人身安全受威脅。由此可見,雖然黃耀明獲撤控,但針對演藝界的政治清算並沒有平息,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跡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