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陝西脫貧縣村官在職貧窮 月入僅六百 只夠買20斤豬肉 二百多人聯署要求加薪


陝西寧強縣有超過240名村幹部不滿工資太低、難以為生,擔心參與扶貧的自己,最終會墮入返貧的困局。

「660元肯定是不夠花的」、「還不及一個五保戶」,陝西一個脫貧縣,有超過240名村幹部不滿工資太低、難以為生,擔心參與扶貧的自己,最終會墮入返貧的困局,近日聯署要求加薪,事情十分罕見。

多個聯署的人指,每個月四成的工資被扣起,留待年終考核合格後才發放,每月實際進口袋的人工,只得600至660元不等。例如馮家營村今年還拖欠薪金,在七月初的時候,才一次過補發四月及五月薪水,連同六月的人工,合共1980元。「去年以前是按月發的,從今年元月份開始,就是兩、三個月才發一次。」有份聯署的大安鎮馮家營村監委會主任趙文禮受訪時抱怨,指6百多元肯定不能支撐生活:

我們在村上幹,我們家裡媳婦這些都要到外邊打工,我們開會、下鄉、入戶全都是騎摩托車,摩托車燒油、電話費,根本不夠我們花。
副職村幹部要求人工要加到一把手的八成,即是約2800左右,與鄰瞧看齊。

做過瓦窰坪村村主任、副支書、文書等職務的熊梅秀現時是該村監委會主任,她說在村委會服務多年,鄰居以及親朋好友誤以為做村幹部收入不錯:

其實自己心裡最清楚,打腫臉充胖子,660元肯定是不夠花的。買件衣服也十幾二十塊,你想買一件好衣服,就捨不得去買。一年也就掙這麼一點錢,想一想也對不起自己家人。

她說如果村幹部想賺多一點錢,就要善用工餘時間幫補家計:「晚上回家加班加點,像有的養豬養牛,弄些飼料餵一下,湊合著過,反正日子過得是很緊巴的,也很清苦的。」

大魚洞村副主任陳發榮稱早前曾向大安鎮的領導反映待遇低的問題,但未見改善:「鎮上書記說讓我們等,說其實人大正在修改,五月份接觸來,到現在仍然發的是這個價。」陳發榮抱怨全天在村裡工作,但收入不成正比:


待遇可是沒法幹,還不及一個五保戶。
受訪者向記者展示的薪金轉帳紀錄

六百元是什麼概念呢?在當地打散工,日薪100元;技術工人日薪,則200至400元不等,即是打零工幾天的收入會比做全職村幹部月薪多。再說說當地物價,豬肉去年大約30元一市斤,而土雞近20元一市斤,換言之,600元月薪,只是買到20斤豬肉,說到這裡相信讀者可能心中有數。

要求加薪聯署名單的其中一部分

聯署的是副職村幹部,即是村副支書、村副主任以及監委會主任等人,至少有241人參與,他們之所以滿肚苦水,是由於實行村支書和主任由一人兼任的政策後,只有一把手的人工獲大幅上調至三千多元,但其他人就原地踏步:

我們現在跟「支書主任一肩挑」的工資差別相當大,連三分之一的工資都拿不到,我們每天的工作量比支書幹得多,支書是上傳下達,開會回來把任務一下達,全部是我們副職幹,交通、治安加上本村的產業發展,社會維穩還有災情方面的日常工作在內,都要幹。

 陳發榮向記者說明主職和副職村幹部的工作上分別。這樣的調整打破多年來村幹部人工不低於村支書一半的慣例,他們在檢討薪酬時,更發現一個令他們震怒的秘密:

 「相鄰的縣,略陽縣還有勉縣,人家勉縣的副職,一般的工資都在三千左右,是正職的百分之八、九十。而且人家有養老待遇,像我們辛辛苦苦,投入村上的戰鬥班子當中搞了一輩子,大家現在都是年過半百了。養老沒有給我們解決。我們連目前的生活費用都不夠,我們全縣的副職,對這個待遇心理都非常不平衡。」熊梅秀說。

他們要求人工要加到一把手的八成,如果爭取失敗的話,相信有不少村幹部會選擇離開。熊梅秀指屆時村委會的工作等同癱瘓,「大家都不幹了的話,工作就靠支書主任一肩挑的話,他一個人能把這個工作拿下來嗎,我們一天去上班就鬧得不行,更何況我們天天不去上班。」

現年59歲、在村委會工作19年的趙文禮因為人工微薄,早有去意:

(離職)早就有想過了,只是我們作為一個共產黨員,老百姓相信我們,所以我們一直堅持,堅持到現在。說我們的工資會給我們調整的,可是到現在,不但沒有給我們調整,反而我們的工資越來越低了。就我自己來說,現在我是沒法幹下去了。

由於寧強縣的村幹部沒有購買養老保險,如果離職,他打算加入家人的養殖社養豬養雞繼續掙錢,相信會超越現在的工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