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教協多年如暗室逢燈 會員感激支援解難、團結教師聲音


服務了近半個世紀的教協,多年來為教師爭取應有權益,協助處理教師投訴個案,就社會議題發聲,對會員的支援豈止購物福利和超市優惠。

教協會員劉老師指,自己曾遭家長投訴,同事因擔心惹禍無人伸出援手,幸獲教協雪中送炭並提供專業意見,最後與家長和解,學校亦不再追究,「本來我係接近地獄嘅,係佢拉返我上嚟」。另一位教協會員鍾老師則感激教協,多年來為自己和一眾老師力爭「同工同酬」的待遇。對於教協決定解散,有會員表示支持和體諒教協的決定,明言自己不打算加入教協以外的教育團體。

資料圖片

被惡意投訴獲教協支援 劉老師:佢拉返我上嚟

年約50歲的現職教師劉先生,加入教協30年,曾獲教協雪中送炭,扶持渡過教學生涯的難關。劉指,2019年初他曾遭一名家長惡意投訴,指他向學生說了一些不應該說、政治敏感的事,劉不便詳細透露,但認為所說的都是日常生活會接觸的事,強調自己公平對待任何學生。

劉憶述,當時身邊沒有人願意幫助他,「冇人會幫到你,個個都驚咗你,只有佢(教協)唔驚」。他慨嘆同事們因擔心惹禍上身,沒人願意伸出援手,幸得教協對劉被家長投訴一事,提供有用且專業的意見,幫助他以書信方式,與該名家長私下和解,學校其後亦沒再追究事件,令他得以繼續在原校任教。「本來我係接近地獄嘅,係佢拉返我上嚟」,劉坦言以往曾誤以為教協僅提供很表面的幫助,但經此一役,發現教協為教師提供了很實質的支援。

教協解散,劉表示絕對支持,認為「無可能犧牲咁多行政人員和其他要負責嘅人」。他明言自己未來將不會加入教聯會,但希望能加入其他與教協具相同服務意義的教育團體,致力維持教師專業。

鍾老師︰感激爭取「同工同酬」

鍾女士(51歲)任職小學中文和常識老師,成為教協會員20多年。持有大學學位入職的她,因資歷尚淺而擔任非學位教師的職位,入職職位是文憑教師(CM),曾嘗試申請成為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但教席數量不足,以致競爭激烈,需學校批准轉正。「唔係話你有學位就可以升職,係校長話事」,她坦言有時校長寧願給學位教席予新入職幾個月的教師。

由於學位教席比例並未有因更改政策而遞增,結果鍾老師即使在校工作與學位教師無異,多年來都只能擔任非學位教師的職位,薪酬及待遇不及常額教師,形成「同工不同酬」的現象。

爭取學位教席是教協爭取多年的議題,教協曾召開「爭取學位教席教師會議」,透過立法會向政府反映,亦多次到政府總部抗議,至2018年當局終全面落實中小學教師「學位化」,提高學位教師比例。

她表示,幸得教協多年來一直默默為一眾老師爭取權益,她近兩年才享有應有的「同工同酬」權益,因此感激教協幾十年間無間斷的爭取。

鍾又憶述過去教師同事在懷孕期間遭解僱,有賴教協相助,成功爭取保住教席。她形容當時同事致電教協後,該會提供了實際的法律意見,指導同事如何處理。她認為,當教師遇上困難時,教協能提供實際建議協助處理各種情況,擔心日後如遇教師權益問題,只能前往勞工處求助,「得政府機構,民間呢就無啦。」

陳老師:團結教師反映意見

40歲的陳老師任教小學中文科近20年,一直以來透過教協得悉很多資訊,遇到有疑惑的地方都會致電教協查詢詳情。她憶述自己2002年入職時適逢減薪潮,第一次參與的遊行就是由教協舉辦,「雖政府未必一定聆聽我哋嘅聲音,但最起碼是有一個工會,團結了教師的聲音,將意見反映出來,向政府爭取。」

陳認為,教協提供購物優惠只是額外幫助,最主要還是教學支援和權益,例如教協製作了不少教材,方便教師使用;亦代表了九萬多位教師,向政府在教育政策表達意見。如今教協解散,政府就失去了一個實質可諮詢老師的架構。

對於教協解散一事,她表示尊重其決定,明白其身處危險的境地。她又慨嘆,現時立法會教育議席沒有了教協成員,政府亦不承認教協為諮詢機構,令其失去了原有的職能,即使不解散,亦無法達到其成立的宗旨。她明言不打算加入教協以外的其他教育團體,認為教聯會並非代表教師發言,只是代表政府,暫時想不到有任何渠道可反映自身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