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泰山壓頂教協解散 餘波不斷民陣命終


過去一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是教協宣布因無法承擔政治壓力而解散,這個有48年歷史、9萬多名會員的工會,長期以來是香港民主運動的重要支柱,如今在中央媒體刊文標籤其為毒瘤、揚言必須剷除下,不到兩周便自動解散,而建制社群仍不滿足,連日來針對民陣、職工盟和記者協會的政治攻擊此起彼落,大有一舉剷除所有異見組織之勢。

有48年歷史的教協,於8月10日舉行記者會宣布解散。資料圖片

教協宣布解散的記者會上,沒有具體解釋他們遭遇政治壓力的具體細節,事後傳出的內幕消息也只是說,教協一度嘗試政治降溫,例如主動退出民陣,宣布今後將集中做教育事務,又設立推動中國歷史與文化教育的專組,但這些都不奏效,通過不同中間人收到的信息一致而嚴峻,若不立即自動解散便後果自負,教協理事商議後決定結束營業,變賣資產以補償予受影響的200名員工。這個過程令外界既同情又不解,到底為何非解散不可?這些中間人是否可信?拖下去有何後果?

其實,教協的情況實在是沒有選擇,政府怎樣用國安法來瓦解《蘋果日報》整個傳媒集團,怎樣把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人士一網打盡,怎樣對付刊發支持反送中運動繪本的言語治療師工會,教協理事們看得非常清楚,只需要羅織一條罪名,就能把組織的主要負責人集體拘捕,未經審訊而長期囚禁不准保釋,組織名下的資產和戶口悉數凍結,連出糧及付遣散費也成問題,遑論持續商業運作。

教協的合作社過去一年賣過一些如今視為禁書的刊物,借出過場地予泛民籌組初選,支持民陣和支聯會等組織發動多次抗議活動,包括一些不獲警方批准的遊行,國安處要羅織罪名拘控教協的理事,申請凍結教協的戶口,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教協有理說不清,除非理事們願意坐牢,否則根本沒有條件硬撐,當教協透過相熟的建制派人士摸底碰壁後,其實已無路可行,不解散便要準備國安警察上來「拉人封艇」,這樣倒不如主動解散,至少還可以保住一批理事,做好解僱職員的善後工作。

如果把教協的處理與支聯會的處理作一個比較,情況就更加清楚了,這兩個組織都是已故的民主派領袖司徒華創立的,支聯會也面臨巨大政治壓力,已經連續兩年無法辦維園燭光晚會,多名核心成員被控告非法集會,但支聯會沒有解散,只是安排大部分人退出,留下一些元老撐著組織的旗幟,這個做法對北京傳達的政治信息很清楚,就是留下的組織負責人已預備坐牢,當局要取締支聯會只能強行訴諸法律,要走過法庭審訊才能公告天下,這樣做當局也要付出一定的政治代價。教協理事不同於支聯會常委之處在於,他們主要是專業教師和工會理事,不是政治運動的旗手,沒有成為政治犯的打算,不能要求他們為撐住教協而集體坐牢。

在教協倒下後,政治壓力迅速轉移至民陣與職工盟,民陣周五晚上已開了會,周日下午正式發聲明,宣布解散。這一連串的政治事件顯示,過去北京容許香港有反對勢力,可以藉著政黨、工會、專業組織、壓力團體等形式存在,可以公然動員民眾出來反對政府,如今這些有政治動員力的民間組織相繼倒下、消失,執政者表面上是少了阻力,毋須聽批評或反對意見,但也同時失去了諮詢、妥協、調校政策的空間,容易違背民意和脫離實際,一旦政策出錯,隨時觸發社會強烈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