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警察「籍」、「裔」不分


 

2017年3月20日,香港主要媒體報道了一宗嚴重縱火事件。一輛停泊在九龍樂富富強苑停車場的私家車,在前一天早上被縱火焚毀。停車場的閉路電視錄得一名男子向私家車淋潑易燃液體後點火,之後逃離現場。差不多一半的媒體引述警方發言人稱,警方正通緝一名年約25至30歲、身高約1.75米的「中國籍男子」。問題是,被通緝的嫌疑人身份未明,警方何以得知這個人的國籍?令人更摸不著頭腦的是,其他媒體在引述警方發言人時,都只是說警方在通緝一名男子,沒有說他是中國籍。[1]

從所有報章的內容看,它們的消息來源只有一個,就是警方,那麽問題出在哪裏?答案是香港警務處發給媒體的相關訊息。香港警務處有一個直接發送罪案資料給香港媒體的通訊系統,2017年3月19日上午九時三十二分,系統就縱火事件發送的訊息,對涉案疑人的描述是「一名年約二十五至三十歲中國籍男子,約一點七米高,蓄短黑髮。」

事實上,香港警務處用「中國籍」來形容華裔疑犯的族裔特徵,源於英治時期,已有多年的歷史。殖民地時期,香港警察的檔案都是用英文寫的,在描述涉案人士特徵時,英文會用Chinese male形容華裔男子,簡稱CM,中文用「中國籍男子」;華裔女子稱Chinese female,簡稱CF,中文用「中國籍女子」。這明顯是錯譯。Chinese是形容疑犯族裔特徵的形容詞,並不是用來説明他的國籍的。Chinese male和Chinese female的正確翻譯,應爲「華裔男子」和「華裔女子」。假如要説疑犯的國籍是中國,英文該用Chinese national。

香港政府新聞處在2015年4月29日發送了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就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提問的書面答覆,內容有關大量非華裔人士在抵達香港後申請以難民身份留港。書面答覆的英文版有non-ethnic Chinese illegal immigrants一詞,清楚指出説的是「非華裔」人士,但書面答覆中文版用詞竟然是「非中國籍非法入境者」。黎棟國在出任保安局局長前,長期在入境處工作,官至入境處處長,不可能不知道「國籍」和「族裔」的分別。他的書面答覆相信由入境處和保安局中高級官員起草核實,但仍然出錯,可見「籍」、「裔」不分的積習,也影響除警隊外的其他政府部門。

這個錯誤由來有自,更已深深影響流行文化。在不少港產警匪片中,都有港警「通緝中國籍男子」的陳述或對白。香港人對此習以爲常,不以爲意,但香港以外華人則不明所以,大感困惑。中國內地搜索引擎「百度」關於「香港中國籍」的常見網民提問,就有這一條:「常在香港電影和電視劇裡(特別是法庭劇)講中國籍男子某某。這裡指的是哪裡人士?中國內地人、還是什麼地方人?為什麼有這稱呼?」一個不知就裏的網民所給的答案是:「官方都是這麼說的,比如法庭上,如果那個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內地、港、澳、台、外國人入了中國籍都算)就這麼說。如果那個人是美國國籍,即使他是華裔,也要說『美國籍男子某某』。」

也有人問:「為什麼香港的電視劇裡面一有壞人被抓住了,就說是抓住一中國籍男子 怎麼地怎麼地的?」不知名的網民答道:「幾乎全是中國籍,可真正的中國籍卻沒幾個,全是香港籍。是爾理解錯了,香港影視作品裡的中國籍就是香港籍,是與住在香港的老外做區別用的名詞。」又一問是:「香港老電影中為什麼總是有這種說法,稱香港藉華人為『中國籍男子』?他們不是香港人嗎?」網民提供的答覆是「從外觀上來看,是無法分清廣東人與香港人,所以避免混淆,一律統稱『中國籍男子』。」這些疑問和似是而非的答案,雖然在網上已經流傳很久,但沒有引起香港官方的關注。

「籍」、「裔」不分的錯誤,也見諸形容來自南亞人士的用語。警察慣常稱呼相信是來自印度和巴基斯坦——南亞最大的兩個國家——的人士爲「印巴籍」,雖然很多外貌看來是一般人心目中的印巴裔人士,可能來自南亞的其他國家,例如尼泊爾和斯里蘭卡。形容來自這個地區的人士,如果不知道他們確實的國籍,最恰當的用語應該是「南亞裔」。

遺憾的是,雖然「南亞裔」這個詞語近年越趨普遍,但警察和部分媒體仍然經常錯用「印巴籍」。舉例說,香港警察近年積極鼓勵南亞裔青年學好中、英文,加入警隊工作。但一家報章在報道第一個南亞裔警員入伍的消息時,標題就錯用「印巴籍哈利學中文有成」(哈利是警員的名字);內文除了再次使用「印巴籍」一詞外,更犯了另一個錯誤,稱哈利「精通印度語」。[2]其實印度境內有數百種語言,最多人說的是印地語(Hindu),但沒有所謂「印度語」。

有些媒體更將「南亞裔」和「印巴籍」兩個詞語交替使用,令人錯誤認爲它們是同義詞。例如《頭條日報》一篇關於影星譚小環爲香港電台拍攝了一個單元劇的報道,其中一句的上半部分說這個劇是關於「南亞裔小孩」的,句末則說譚在劇中「擔心兒子被附近的印巴籍兒童教壞」。部分媒體關於非法入境者的報道,也經常有上文用「南亞裔」,下文用「印巴籍」的情況。

要糾正誤用「中國籍」和「印巴籍」,媒體必須做好文字的把關工作,不再「籍」、「裔」不分。從媒體關於富強苑停車場私家車縱火案的報道可見,有接近一半的主要媒體沒有盲從警方稱疑犯是「中國籍男子」,而是將「中國籍」三字刪去。

此案發生後一個多星期,香港媒體廣泛報道另一宗關於南亞裔人士的新聞。這次的主角是巴基斯坦裔警員Ifzal Zaffar,他取了一個非常中國化的中文名字,叫范業成,是香港警隊第五名非華裔警員,入職約一年。根據《星島日報》的報道,三月十二日,一名巴基斯坦裔男子危站在一個建築地盤的吊機上,離地面二十米,企圖跳下輕生。范業成奉命到場,爬上吊機,以母國烏都語(或譯烏爾都語)跟男子溝通,憑一句「珍惜生命」打動對方爬回地面。《星島日報》和其他媒體的報道,都沒有用「印巴籍」一詞。

雖然香港媒體在報道范業成的智勇救人事件沒有錯用「印巴籍」,但要徹底糾正「籍」、「裔」不分的謬誤,還得有賴香港警務處和其他政府部門停止使用「中國籍」和「印巴籍」,改用正確的「華裔」和「南亞裔」。

[1]:Google搜尋「富強苑」的新聞
[2]:《成報》2016年7月10日A06頁,標題:「印巴籍哈利學中文有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