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被捕港大生提堂 百人聲援 昔日港大8.18事件校友今為律師團


四名港大學生因港大評議會「感激」七一刺警案疑犯議案,被指涉嫌宣揚恐怖主義罪,於昨日(18日)被捕,今日(19日)在西九龍法院提堂。有關消息傳出後,過百名港大及其他大專院校學生到場聲援,有被告的同儕說,涉事港大生有理想、關心時事,驚訝各人被指宣揚恐怖主義。十年前在港大「8.18事件」被「禁錮」的港大學生李成康,今日作為辯方律師團一份子現身法庭,以另一個身分協助師弟。

西九龍裁判法院外,大清早已有逾百人輪候旁聽,並聲援被捕的4名港大學生。陳暋柟攝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郭永皓、港大評議會主席張敬生、文學院學生會代表容頌禧及李國賢堂學生會前代表杜林丞亨4名港大學生,於昨日(8月18日)被捕,剛巧是港大發生「8.18事件」十周年。當年時任國家副主席李克強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儀式,其間時任學聯秘書長、港大學生李成康就六四事件到場示威,途中遇警方阻擋,繼而被推到後樓梯受困40分鐘。事後港大承諾跟進事件、校長徐立之亦接受學生質詢。昔日被「禁錮」的事主李成康,今日作為辯方律師團一份子現身法庭,以另一個身分協助師弟。

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早上已有逾百人輪候,大部分都是年輕的臉孔。排頭位的,是修讀政治與法學的港大學生會評議會主席張敬生多名中學同窗,他們說早上7時許已經來排隊,希望精神上支持被捕的學生。

一起見證法院大樓落成 卻成控告同學的地方

一班中學同學得知張敬生被捕後,直言心情不太好受,大家相識多年,張敬生在他們眼中是有理想、時常關心政治和時事議題的人,當初亦心懷理想報讀港大政治與法學雙學位課程,一直很喜歡港大。他們坦言,不明白通過悼念議案一事如何與宣揚恐怖主義扯上關係,所以親自來旁聽,期望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他們形容,張敬生一向具使命感,入到大學為人處事更認真。通曉歷史的他,更不時在言談間為他們帶來一些啟發,剖析這時代的社會弊端。他們透露,張敬生大學一年級時擔任法律學會幹事(又稱「上莊」)已感疲憊,所以曾勸喻張別上莊,但張敬生擔心沒有人可勝任而堅持,後來即使評議會被捲入風波,張仍堅拒離任。他們憶起張敬生當初選評議會主席的一句話:「就算無言以對,都要有人做。」

聆訊結束後,當他們得知張敬生保釋申請不獲批准,一班中學同學即表示不滿,原打算去送車,卻受警方阻撓。其中一人感慨形容,從遠處望向法院大樓的畫面,令人感覺諷刺,因為以前他們和張敬生就在附近上學,一起見證著法院大樓落成,豈料這裏竟成了控告張敬生的地方。他哽咽慨嘆道:「我唔識啲咩法律,有時仲悶到瞓著咗,我淨係知佢一表人才,又唔係做咗啲咩錯事,又唔係殺人放火,點解保釋都唔畀?」

張敬生一眾友人被警方驅趕後,從遠處望西九龍裁判法院,認為此情此景很諷刺。黃麗莎攝

拘捕行動是「overwhelming」 控罪很沉重

早上7點半便到法院排隊的,還有不願具名的李國賢堂學生,亦即第三被告杜林丞亨的堂友。她形容杜林丞亨為人善良、樂於助人,並估計杜或許是不經意違反法律條文。她認為,政府今次的拘捕行動是「overwhelming」,沒想到當初的一件事會演化到這麼大,也不清楚法律如何定義「恐怖主義」。

另外,杜林丞亨的中學同窗H(化名)亦說杜是個樂觀、有正義感的人,珍惜朋友的他會很坦率地直斥朋友的不是,遇上不公義的事亦很願意發聲。H憶起昔日在學校的事情,學校曾經有意在疫情下停辦陸運會,杜於是出席諮詢大會及發言表達意見。H形容杜具有時事觸覺,積極參與學生會事務及校內外議政。對於杜林丞亨被捕消息,H認為來得很突然,令他感到愕然,還未來得及消化已要提堂,並指控罪很沉重。

會上表達立場已很文明 絕非宣揚恐怖主義

有曾與容頌禧(第四被告)在文學院學生會共事的人形容,容心存抱負,一開始已立志「上莊」承傳學生會事務,大學一年級時亦願意從低做起,先服務基本會員再等一年上莊。雖然當下學生會上莊風險日增,尤其容擔任外務副主席,經常需要對外發言,但他指容仍很願意站出來,只是當初設想的風險可能是遊行被捕,不曾想過在評議會內投票都被捕。「他們在評議會用一個動議表達自己的立場,已是很文明,與宣揚恐怖主義可說是差天共地。」

他說,容在任期間亦積極舉辦活動,例如推廣歷史資訊,主動負責計劃和執行。他所認識的容頌禧絕非一個「宣揚恐怖主義」的人,第一次聽到事件竟與「恐怖主義」掛鈎,認為做法荒謬、令人驚訝,批評當局明顯利用議案藉機打壓學生,他亦擔憂學生會各人的未來。

在港大就讀的李同學和林同學亦認識容頌禧,他們表示,容是個做事認真細心、很願意付出的人,被捲入風波後雖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但他仍致力為會員服務。舉例說,容生日那天正值籌辦新生註冊日階段,容仍很用心籌備活動,可見他是以他人利益為先,並指容於一年間的大學生涯已貢獻了不少時間為同學服務,同學都很敬重他。對於事件與「宣揚恐怖主義」掛鈎,他們認為容做事的出發點一向很單純,沒想太多,卻在「國安大法」下遭如此嚴重指控,一項動議竟被「上綱上線」,他們形容事件很荒謬。

中大其中一個學生組織的代表A(化名)亦到場輪候旁聽,A借用官方的說法來形容是次案件,可謂「將政治帶入校園」,企圖將學生行為污名化。他相信校方其後會再跟被捕學生割席和逐一清算,不排除日後會有更多同類學生組織成員被捕。同行的B(化名)亦表示,如校方有意懲治學生,達阻嚇之效,學生頂多只是承擔被退學的風險,但校方將校政牽扯到校外,營造了恐怖的氛圍,情況令人擔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