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以法治港的躊躇


2020年5月,人大以約一個月的時間訂立港區國安法,於6月30日通過納入基本法附件三,7月1在香港實施,打開把全國法律不經香港立法的通道,這條通道讓北京快捷方便的牢牢掌控香港政權,對掌權者慾直接干預香港,極其吸引,於是繼國安法後,人大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二,也不經香港立法,改動了香港選舉法。最近盛傳一時的反外國制裁法都試圖通過這條通道。這條通道原本設計是在非常時期才開通,因為一旦開通,明顯會對一國兩制帶來嚴重衝擊。政府在回歸初期宣講基本法不在港實施。透過改動基本法附件而不經本地立法,把國內一套直接插入香港,明顯與香港法律的無罪假定等基本原則背道,偏離政府曾大力宣講的基本法原意。如今,連民眾對這些法律提出批評都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中干擾政權或煽惑憎恨政權罪,是否也有違政府宣講基本法承諾的言論自由呢?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港府漸漸跟從國家外交部的慣常用語:「依法治國」,當然,港府宣稱的是「依法治港」。不過,我認為港府其實是「以法治港」,比她聲稱的「依法治港」更能反映現實情況。

「以法治港」就是放棄香港沿用的立法程序,即不經本地醞釀、諮詢和討諭,直接快速立法實施。如有些人經常掛在口邊的「要法有法」,把法律成為武器,採用峻法及嚴刑壓下憎惡的聲音、人物及組織。本港沿用的立法程序是實行資本主義有效社會運作的重要組成部份,即立法要經社會(尤其是持份者)的詳細深入討論,讓社會能達至最大平衡,各方有充足準備,讓隨後通過了的法例得以暢順實施。一般理解,政府不會輕易立法規管民眾的行為。在普通法下,人的行為規範會首先以約定俗成的準則自我約束,而傳媒為此發揮積極監督作用。這種約定俗成的規範模式以專業團體更為明顯。規劃師、建築師、工程師、律師、會計師、醫生等都有自律的專業團體,自行釐定守則,監管專業行為;只有在自我約束失效的情況下,才會立法。因此,除了法規外,社會還有一大套各層次的行為指引、說明、守則、範本等等,讓民眾有空間自行約束不為社會接受的行為,得以警醒和改進,避免不小心墮入法網。「以法治港」放棄原來的立法程序,而是隨政權的意志,自行極速立法,新法例如同暗藏的大殺傷力武器,出其不意的拿出來攻擊。

「以法治港」產生極大不可預見的因素,與原來可預見、有跡可尋、尋求共識的多層次社會契約的模式完全不一樣,新法突如其來,民眾和商界都可能措手不及,蒙受損失。這樣的施政策略制造的環境,令人難以作長遠投資的決定。當然,我這合乎常理的邏輯推斷,社會有識之士和港府中人必心知肚明,人大常委會可能亦察覺到危機,最終決定暫緩把呼之欲出的「反外國制裁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讓港府解困,起碼不為本屆政府添煩。但有危必有機,當有人害怕這不可預見的環境,撤資離場,股市連日向下;有人則勇不可擋,加大投資。最近Uber宣佈收購HKTaxi就是一例,有中資持股的HKTaxi收水離場,而美國大鱷Uber則大手進場,反映本地和內地投資者的不同反應。當北京不斷向美國喊話中美不要脫鈎,Uber心領神會,其投資將穏如泰山,回報亦會加大。在這變動時期,人來人往的現象將會加速,直至「以法治港」策略結束。

「以法治港」的概念的確自古以來在中國大地已有,以法鞏固政權的學說源自戰國時代韓非子,目的是不讓社會上的知識份子說三道四,打擊王帝的權威,營造社會安定,政權安穩的氣象(可能是假象)。秦一統天下後,宰相李斯更把法家的學說發揮極致,實行焚書坑儒,意圖把民間的知識和知識份子一併消失掉。當然歷史說明並不成功,皇權最後也進入歷史。當中國大地進行立法時都普遍進行諮詢時,香港為何會放棄行之有效的共識程序呢?但願今回「以法治港」的躊躇,給港府提供空間,重回正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