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太子站兩周年】教大梁耀霆放棄向警方索償的掙扎與不安 「不願浪費別人血汗錢」


兩年前的今天,大批速龍衝入太子站月台,對車廂內乘客無差別施襲。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8.31太子站事件發生已經兩年,與真相的距離似乎只是越來越遠。當日在站內被捕的時任教大學生會臨政會長梁耀霆,是後來唯一取得港鐵閉路電視的人,但在事件兩周年前夕他接受眾新聞訪問,承認已放棄向警方索償的打算。他解釋,見到近兩年的法庭判案令他漸失信心,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希望眾籌或申請基金打官司,深恐輸了官司會白白浪費許多人的血汗錢。

梁耀霆明白,其他事件受害人一定會對自己這個決定感到失望。但他作為受害人之一、手裡拿著港鐵的片段,基本上每一刻都可以推翻自己的決定——向警方提告索償。梁耀霆同意:「係啊,件事其實係長期囉囉攣(掙扎)嘅。但係,點講呢,呢個囉囉攣難聽啲講句係我自己攞嚟,所以都無乜嘢可以講。」

2019年事發當天,梁耀霆是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會長。香港電台資料圖片

作為唯一看過閉路電視的人 放棄索償

1997年出生的梁耀霆,8.31事件發生時,他已當了會長約半年,暑期過後,就升讀大學三年級生。他當天一身黑色西裝,沒有背囊也沒有裝備,就這樣坐上開往調景嶺的列車。然後,他在太子站遭圍捕,羈留近48個鐘後獲無條件釋放。

梁耀霆事後入稟法庭,要求法庭頒令港鐵將當晚的閉路電視交出。終於,2020年3月18日,法庭裁定梁耀霆勝訴,港鐵交出逾90小時的相關閉路電視片段。下一步只待向警方提出索償。

然而,一年半以來梁耀霆並未有進一步消息,有傳已放棄索償。這個8月底,即將從教大畢業的他接受眾新聞訪問確認,經已決定放棄索償。他指原因有三:一、觀乎近兩年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案件,他認為索償成功的機會不高;二、因家庭狀況未能申請法援,但亦不希望耗費公眾資源,相信資源可以留給更有需要的人;三、索償過程漫長,不想被官司困身幾年。

身為家中獨生子的他又言,家人的健康狀況也令他分身不暇:「佢哋本身都年紀大,我老豆咁,佢都就嚟80,身體都有啲問題,呢幾個月都頻頻出入醫院,要做手術。其實2019年開始已經係咁,所以,點講呢,擺喺嗰邊嘅focus唔可以太少。」

2019年9月10日,港鐵發布16張相關閉路電視片段截圖,無一見到警員施襲。港鐵圖片

不願眾籌浪費大眾血汗錢 掙扎不安

放棄索償,梁耀霆知道會令人失望。「我覺得一定會有人judge嘅,好多人都係rightfully去judge呢件事。」他說,換轉自己是其他受害人,一定是很想有人索償:「姑勿論我點解唔做,我好想見到呢件事發生,然後seems like最有希望去做件事嘅人,佢停咗手喎,我一定會覺得好失望,即係(會問)點解呢?」

當初想打官司,梁耀霆表示是因為希望通過法庭證明當晚警方非法拘捕。到去年3月成功獲得法庭頒令要求港鐵交出閉路電視,梁耀霆真的覺得向真相和公義靠近了一步,大眾亦很自然地寄予厚望,很多人著他眾籌提告,向警方民事索償。

梁耀霆覺得這是一個方法,但非常不願意這樣做:「我好怕件事去到公私不分嘅地步。即係我籌大家嘅錢,然後我去索償,然後佢賠錢畀我。我揸住舊錢,我點樣deal with呢舊嘢呢?呢個係贏到嘅前提下。如果輸咗,我就白白燒、白白耗費咗好多人嘅血汗錢,然後嗰啲錢係suppose可以去到更好嘅地方,……幫在囚手足入吓私飯仲實際啦。」而且,他留意到眾籌風險越來越高,有機會被警方指控為洗黑錢。

8.31太子站事件發生後,每月31號有市民前往悼念,但警方的打壓越見嚴厲,上圖攝於事件半周年。EYEPRESS圖片

梁耀霆說:「我只能夠希望大家明白,其實場運動由頭到尾……行到今時今日都係因為好多individuals根據佢自己嘅狀況作嘅decision,至能夠去到今時今日咁嘅地步。呢個就係我喺我嘅circumstances下,焗住要落嘅decision。講真預咗會——如果好公開咁講,預咗會有啲係好harsh嘅feedback。」

他表示自己亦曾反覆掙扎,畢竟放棄索償並不是那麼一刀切的決定,每一日,甚至每一刻,他都可以反口。那豈不是經常「囉囉攣」?「係啊,件事其實係長期囉囉攣嘅。但係,點講呢,呢個囉囉攣難聽啲講句係我自己攞嚟嘅,所以都無乜嘢可以講。」長期處於這種狀態,梁耀霆坦言曾尋求心理輔導,但未至於要睇醫生。

關於「831,打死人」 梁耀霆說與不說的

想眾籌、想告警方、想民事索償,最終想要其實是真相。

梁耀霆看了超過90個鐘的閉路電視片段,當中有不齊全的地方。不過作為唯一看過片段的人,他不敢對當晚是否有死人下定論。他憶起,勝訴當天在高等法院見傳媒,拍攝硬照時後面有人不斷高呼「831,打死人」。梁耀霆當時的想法是:那不是自己想說的話,不解他們為何要在自己身後這樣做,甚至覺得這樣做是有點「多餘」的。

「一路以嚟,大家所謂黃嘅呢邊,個政治立場都係stand by justice, stand by truth,所以我哋有道理、所以我哋出師有名,我哋justify到自己嘅行為。」他希望,關心「8.31」這事的人,將注意力放在幫助被警員襲擊傷害的人和被捕人身上,並且要有心理準備,「真相」將永遠不見天日。

警方當日如何分辨普通市民與示威者?是否無差別襲擊?是否存在濫捕?為何要趕走記者?兩年後的今天,香港人仍未能得到答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