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自由主義看同性婚姻


 

【撰文:桃桐夜】 

最近台灣的大法官宣布一夫一妻制違憲(編按:台灣大法官宣布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宣判法律必須包含同性婚姻,加上近期本港公務員同性伴侶福利案,同婚再次受社會關注。由於論者多以訴諸情緒或「平權」的方式討論,故本文希望為大眾提供一個鮮有提及的觀點,即自由主義的觀點,從而深化討論。鑒於自由主義流派眾多,本文將限於當中最重要的一種,即以羅爾斯(John Rawls)為代表的自由平等主義。

台灣社會有反對同性婚姻的聲音。美聯社
同性婚姻在台灣社會有支持者。美聯社

自由主義大師羅爾斯在《正義論》中論證了兩條政府應持守的正義原則:

1)每個人都應該有平等的權利,去享有最廣泛的基本自由權;而其所享有的基本自由權與其他每個人所享有的同類自由權相容

2)應該調整社會和經濟的不平等,使得:

    a.各項職位及地位必須在公平的機會平等下,對所有人開放

    b.社會中處於最劣勢的成員受益最大,並與公平保留原則相容

原則一是為「自由原則」,原則二是為「平等原則」;一個正義的政府應在這兩條原則下對一切價值中立,讓市民自行追求自己的美好人生,否則就是不道德地影響了人民追求自身價值的權利。

在這種論述下,自由主義者會如何看婚姻制度,又怎樣看同性婚姻呢?首先,婚姻制度本身需要被正當化。在前現代社會,政府與宗教密不可分,法律是神聖自然律的體現,婚姻制度的合法性就在於體現了上帝的意志。然而,羅爾斯主義下的政府應價值中立,婚姻制度因而沒有想當然的合理基礎(羅爾斯只接受五種基本自由權:政治參與權、言論及集會自由、思想自由、私有產權和免被任意拘捕;即是說,婚姻不是基本自由權)。進一步說,婚姻制度更侵害了公民之間的分合自由,又干涉了愛情這種私人領域,更不必說維持婚姻制度本身就使用了大量公帑。

假如婚姻制度沒有正當性,自由主義者應該支持廢除婚姻制度,讓婚姻還原為民間習俗和宗教儀式。試想像,婚嫁即使沒有政府維持,依然可以存在,就類似現有的各種結拜、上契和過繼等儀式。進一步說,即使婚姻制度不存在,婚姻關係和婚姻生活依然可以維持,就像政府沒有朋友制度,朋友關係和朋友生活一樣存在。雖然如此,婚姻制度在自由主義中具備正當性。其理據可見於2b中的「公平保留原則」(Just saving)。該原則指出,社會的每一代人,都應為了下一代約制自己:公平,是對每一代人的公平。無疑,父母的養育與小孩的利益有莫大關係。由此,我們不難得出婚姻制度的合理性,即以保障下一代健康成長為目的,最低限度地干預人際分合。婚姻制度就是以福利鼓勵有可能產生下一代的人訂立契約,保持穩定關係,使得他們一旦有了下一代時,會按人類天性自然地照顧孩子。「最低限度」意味著政府只干預有可能生育的人際關係,以及將干預的規模降到最少。一夫一妻制就體現了這種要求。所有超出這限度的婚制都是不正義的。

眾所週知,同性伴侶與生產下一代無緣,故站在自由主義者的角度,理應反對同性婚姻,因為

1. 同性婚姻在沒有合理基礎下,不當地干預了同性伴侶分合的自由;
2. 同性婚姻令政府將公帑運用於不正當處,變相剝削所有納稅人;
3. 為政府介入私人領域立下壞先例。自由主義者會認為,同性婚姻本身就是不正當的社會制度。

這裏要回應幾個常見問題。支持同婚者一般會主張生育不是婚姻的必要條件,同性婚姻和異性婚姻一樣好,因此同性婚姻應該合法。自由主義者則會指出,婚姻的內涵是甚麼屬於公民的個人信念,政府不會干涉。同性婚姻和異性婚姻是否一樣「好」,或道德上有同等地位,政府應保持中立。政府應只關心上述目的,即對下一代公平。另一種意見認為,小孩由兩個爸爸或兩個媽媽照顧與由一父一母照顧毫無分別,因此同性婚姻沒有問題。合格的自由主義者則會指出,我們關心的首要是小孩的出生,要最大限度地確保他/她們出生後不被遺棄有人照顧,否則對社會和小孩本身都是災難。婚制正是要針對會令小孩出生的人際組合而設。故此,哪種組合照顧小孩較好都是其次,重點在於哪種組合會產生下一代。退一步說,即使我們刻意忽略哪種組合會產生下一代的問題,又接受兩種教養模式都一樣好這前題,其結論最多是廢除一切形式的婚姻制度,而不是支持同性婚姻。在這情況下廢除婚姻制度不是反婚姻,而是政府不以公權力干預人際關係,讓人民以個人信念、習俗或宗教信仰結合。

現在讓我們再延伸我們的討論。假定我們撇除對下一代的公平問題不顧,自由主義依然會支持一個補貼男女關係的社會制度。讓我先介紹一個概念: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無知之幕是羅爾斯推導出上述原則的策略,其內容如下:設想一群人在自己喜好、能力、地位等皆無知的情況下,單靠理性訂立社會契約,藉此釐清人們的道德直覺,從而得出正義的諸原則。

現在,人們在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下對自己的性傾向一無所知,也不知對持不同性傾向人士的人數以及彼此的社會地位。他們制定社會契約時,會理性地選擇一個補貼男女關係的政府。因為男女性愛與同性性愛不同,前者要承受懷孕的自然風險,是自然弱勢。用技術一點的語言來說,受異性吸引的人在追逐「性快樂」這項自然益品(goods)時,比受同性吸引的人要冒更多自然的風險。因此,為了公平,立約者會選擇一個補貼男女關係的政府,而不是對不同性關係都一視同仁的政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