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引入海外醫生 埋門突改方案


昨天之前,政府提及引入海外醫生時,會稱為「引入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來港在公營醫療機構工作的建議」(新聞處出稿都用來做大題目:註1)。連食衛局局長陳肇始出來推銷時,也強調「第一,申請人必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註2)她的網誌製圖都用「港人醫生」做大題目。

圖片來源:陳肇始網誌23/5/2021

是,昨天之前。

政府昨天「轉軚」,將免試特別註冊安排,擴展至非香港永久居民,如果有專科醫生資格,也可申請。陳肇始解釋修例初心,就是要解決本港醫生人手嚴重短缺的問題。

醫療beat不是我專長,我對香港醫療人手不足的遠中近因沒有深入研究過,常常聽到老人家輪候公立醫院專科要排幾年,我都感到不安,也傾向認同打破保護主義引入更多合資格醫生來港⋯⋯但我著眼的是,今次在草案審議階段,作出重大修訂的做法,是否公道?理據是否充分?此例一開以後的立法是否循此先例?

1.
印象中這次修例由年初開始推銷,5月公布草案,政府每次回應「係咪開路放內地醫生入嚟」、「啲海外醫生嚟香港幫人睇病,會唔會雞同鴨講㗎」,都會派定心丸,說只是開放予香港永久居民。回看2月4日,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她是這樣說的(註3):

「其實今次這個法律框架建議並不算大膽⋯正正為了希望得到公私營系統裏的醫生的支持,我們第一個條款,就是有關人士須要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我們會先讓"香港仔"、"香港女"在修畢醫科,甚至獲得了專業資格,成為一個很尖端的醫生後可以回來,希望這次不會在社會上或令到特區政府和醫學界有太大衝突」。

換言之,政府是為了香港公私營醫生支持,提出這折衷方案,以免引起「太大衝突」。如今要改動這方案的核心,正路來說,應否諮詢一下公私營系統的醫生?但卻沒有。醫學會會長蔡堅表示,港府「提都無提過會做」,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凌霄志亦表示失望和憂慮。

那政府想免卻衝擊的「初心」從何談起?

2.
陳肇始曾指「非本地培訓的港人醫生要認識廣東話及英文屬基本要求」(註4)現放寬至非港人,此語言要求仍存在嗎?若存在,則涵蓋面如何擴闊、也可能只是多了廣東省(外國人又要識廣東話又要有專業科資格恐怕不多吧);若不存在了,則當初要識廣東話這基本要求的「初心」又去了哪裡?

3.
政府解釋時說,法案在立法會審議期間,很多議員認為原本門檻太高,要求鬆綁。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張宇人,表明會提出修訂,包括將合資格免試註冊海外醫生,擴展至不只香港永久性居民。據星島報道,「港府消息透露⋯⋯與其由議員提出私人修訂案,倒不如由政府主動提出,將政策制訂權掌握在政府手中,更為可取。 」

然而,政府真的那麼怕議員修正案嗎?毫無板斧應對嗎?

大家記得侍產假嗎?當年政府草案建議將侍產假由3日延長至5日,民主派提出修訂,建議進一步延長至7日。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表示,草案建基於勞顧會得來不易的共識,將侍產假增至5日是政府唯一接受的方案,議員修訂一旦通過,他將無奈地和毫不情願地收回草案。(註5

我不是說這個方法可取,只是想說明,如果政府提出的草案是建基於與業界相互尊重而達成的共識時,政府曾經也可以好堅持。

4.
在近乎(或純正)清一色的議會下、在愈來愈多立法建議不再公眾諮詢下(例如電檢條例),今次政府因應議員取態更改原草案基本要素的操作,更令人關注。試想像,不日推出的假新聞法、23條等等,政府為免引來太大衝突,將原草案寫得寬鬆,但隨著在議會審議時,議員相繼要求加辣,政府於是轉軚推出極辣版,到時市民還可如何表達意見?我相信作用比起今天醫學界議員陳沛然促請政府擱置修例差不多,都是近乎零。

陳肇始在電台說,修訂不是政治決定,而是考慮公眾利益,想解決醫生不足的問題。我同意增加醫生是好事,但如果改動涉及改變原方案的基礎,政府有責任事先向醫護界、市民作清楚解說:為什麼這樣更好、放寬了會多幾多人合資格、把關如何嚴格⋯。畢竟,政府如今「取票於議會」不難,取信於民才最難;而問題是,政府似乎完全忽略後者,甚至不介意市民信不信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