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東奧·賽艇新星】初戰奧運緊張發揮不佳 洪詠甄冀經驗助成長


東京奧運曲終人散,港隊表現亮眼,掀動全城,香港運動員獲得前所未見的關注。賽艇新星洪詠甄(Winne)首度出戰奧運會,最終在單人雙槳艇比賽中以第23名畢業,她吸引外界注意並不是因為成績,而是無綫電視一個訪問。小妮子聞訊後不禁笑着說:「唔緊要啦,我真係無聽廣東歌呀嘛,不過最近都嘗試聽吓中文歌,始終我都係講廣東話,都要了解吓我哋廣東歌文化。」又表示非常感激香港人,「我好感謝咁多香港市民去關注運動,亦都關注我呢個咁冷門嘅運動,好衷心咁多謝大家嘅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繼續向自己嘅目標進發。」

訪問當日,洪詠甄以一身港隊賽艇標準服裝,白色鴨嘴帽,配上一副帥氣的太陽鏡,襯托着她173cm的身高和古銅色的肌膚登場,她從容地以右肩扛起一條黃色艇,左手拿着兩支賽艇槳,不慌不忙地向記者講解賽艇的入門小知識。怎料到,這位「三扒兩撥」由沙田划艇到石門的小妮子,一到訪問時截然不同,彷彿變成另一個人似的,說話聲線小到幾乎連收音器材也失靈,顯得相當害羞。

洪詠甄指搬艇是賽艇入門的基本動作。   周滿鏗攝

Winne說自己不是第一次做訪問,但面對鏡頭時還是有點緊張,感到壓力,亦因為鏡頭帶來的壓力,影響了她在東奧的成績。她坦言不滿意出賽時表現,認為最大原因就是抗壓能力差,「最不滿嘅就係自己將自己嘅缺點帶咗落去比賽,第一日比賽就集中唔到,過咗1000米之後,就諗住啲鏡頭或者觀眾點睇我。因為第一次俾咁多鏡頭圍住,之前都未試過比賽緊嘅時候都有個鏡頭係你面前,所以嗰陣好緊張,自己位置係邊,忽視咗自己嘅節奏,就搞到自己亂咗。」她又指自己其實在心底裡訂立好要闖進Final C的決賽,但最終還是鎩羽而歸,感到失落。

其實當時真係好失望,亦都划得最差就係嗰埸,亦都怪自己個平衡,點解當初唔練好啲呢?
東京奧運比賽時遇上的側風,在香港水域較難遇到,洪詠甄希望未來可以去更多其他地方吸取側風的經驗。  周滿鏗攝

成績雖然不算最理想,但對一名奧運新丁來說,已是合格有餘。Winne明白以她現時的能力來說,能夠到東京奧運已經達成了自己的目標,「因為中學嗰陣時,認為奧運覺得係運動員生涯嘅終點,但無諗過會係一個過渡期,或者係一個絆腳石,因為我而家算係一個絆腳石嘅狀態。」,她希望可以利用這次東奧經驗,幫助她下一次參加比賽時取得更好成績,讓她更加清楚自己的缺點是什麼,有何地方需要改善。

Winne重覆又重覆說,東奧汲取的最大經驗就是讓她了解到,原來自己在面對側風時的平衡,還要再下苦工,但無奈地香港場地很少出現側風,所以希望疫情好轉後,能夠多些出國比賽及練習。她表示自己短期目標是明年亞運,希望能夠在亞運中奪得獎牌;長遠目標則是下屆巴黎奧運,可以順利得到代表香港參賽的資格。

洪詠甄表示長遠目標放在下屆的巴黎奧運,希望可以順利得到代表香港隊參賽的資格。   受訪者提供

雖然不是因為賽艇表現吸引觀眾的目光,而是場外小插曲讓自己為人認識,但Winne也不忘感激香港人的支持,「咁多日比賽,我都好感謝香港市民,可以日日都send message俾我,叫我加油,支持我,支持咁多位香港運動員,我都好衷心咁感謝佢哋。我好感謝咁多香港市民去關注運動,亦都關注我呢個咁冷門嘅運動,好衷心咁多謝大家嘅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繼續向自己嘅目標進發。」

Winne亦特別提及一件窩心的事:

我記得有一場比賽完咗之後,我就睇ig見到有個女仔inbox我,佢係商場見到有好多人睇我比賽,佢錄影咗一小段俾我睇,我都好驚訝。因為我個人就比較怕羞,但原來咁多香港人都唔怕羞,好大膽咁鼓勵我,嗰陣時我真係好開心,好感動!
洪詠甄指她每次閱讀香港人對她的支持訊息時,都會感到好窩心。   周滿鏗攝

今年22歲的洪詠甄,畢業於體育名校林大輝中學,中學時期的她熱衷長跑及短跑,但多年來卻一直跑不出成績,偶然間一次比賽,改變了她的人生,「我印象中係15-16年嘅學界拉機比賽,我學校嘅Miss就帶我去玩吓,跟住就有賽艇協會嘅人邀請我試吓去玩水上嘅賽艇,跟住我就參加咗TID(賽艇新秀發展計劃)呢個計劃。咁我玩吓玩吓,就覺得自己好鍾意賽艇呢個運動,就想繼續玩落去。同埋佢俾到我好大嘅勝利同速度嘅感覺,係水上面有速度,我就覺得好自由,好舒服。」受到賽艇的刺激和成就感所吸引,Winne更於中學畢業後,轉為全職運動員。

Winne直言當時剛剛18歲,腦海沒有想太多,只是希望能繼續賽艇,加上不愛讀書,全職運動員的道路看似更適合自己,「到而家我都好慶幸嗰陣時我有呢種諗法,因為如果我出咗去做嘢或者讀書,我唔會好Enjoy囉。我而家覺得我係過緊我自己嘅人生,而唔係受住其他嘅束縛困擾住自己,而家淨係諗住做自己鍾意做嘅嘢,就唔好諗咁多。」

 洪詠甄(前排右三)指賽艇新秀發展計劃,改變了她的一生。    受訪者提供

中學畢業後沒有繼續升學,反而選擇當全職運動員,絕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就算說服到自己,也未必能得到家人的支持。

「我記得我媽咪當時就問咗我幾次,『你肯定你鍾意呢個運動?』,我就答佢:『我係鍾意!』,佢見到我咁堅持,就諗住俾我試吓轉全職,睇我係咪適合呢種運動。呢個年代,其實你係可以做自己鍾意做嘅嘢囉,再唔係又無資助嘅年代。」

洪詠甄非常享受水上賽艇帶來的速度感和刺激感。 周滿鏗攝

Winne認為家人當初不太支持她成為全職運動員的原因,是希望她能及早適應社會的生活和工作模式,希望她能靠自己賺到錢,養活自己,有安穩的生活。香港體育學院是奉行精英資助制,運動員的薪金是依據比賽成績而定,一次比賽分分鐘決定翌年薪酬,這與Winne家人所期盼女兒得到的安穩生活大相逕庭......

「我記得我啱啱入去嘅時候,最低係得3000元左右。咁我而家就係EliteC,大概7000元左右,如果計埋其他贊助之類嘅嘢,應該都唔止嘅,不過都係咁上下。但因為我哋體院入面有宿舍,又有Canteen,其實基本嘅生活我覺得係足夠嘅,如果你無特登去買一啲非常昂貴嘅話。」現時體育學院全職運動員薪金僅7130元,並須每周最少訓練五天共25小時。

Winne又提到,體院衡量賽艇運動員的標準就是一年一度的香港賽艇錦標賽,假若能在香港錦標賽勝出或者取得高排名,基本上都可以維持到自己的最低薪水,「我出咗奧運,咁樣計我應該都Keep住咗EliteC呢個排名,我都向教練了解過,我呢個情況暫時就唔會跌住嘅。」

洪詠甄的眼中只有賽艇,希望自己一直進步,並無其他渴求。   周滿鏗攝

7130元的薪金,真的夠生活嗎?Winne思索了一會兒,緩緩地道:「我個人覺得真係可以再好啲嘅。因為出面社會做嘢同做運動員係兩回事嚟,如果我哋退役,出去搵工做,真係要啲時間去適應同埋都一定有啲難度。除非你好識得運用錢,但如果你係運動員呢個期間,無好好咁運用錢嘅話,到你退役嘅時候,生活就會變得好困難。」她補充,全職運動員這幾年間,她已聽說過無數運動員因為無做好財政管理,再加上只做運動不讀書,學歷相對地也較其他人,當面臨退役時,尋找工作也變得困難,她希望體院能加強運動員生涯規劃的支援。 

除了薪酬待遇,賽艇運動員面對另一大難題是器材。現時賽艇中心內的艇和划艇機都使用了很多年,非常殘舊,購買全新的器材價值不菲,而且需要人手保養,她希望政府在划艇器材方面可以提供更好的支援。另外,公眾能夠接觸水上賽艇項目現時只有沙田和石門兩個地方,相對地難以推廣更多人參與,Winne建議一些人流較少的海灘,例如大美督海灘、梅窩海灘等,也開放水域,讓更多地方能夠接觸水上賽艇,讓運動更普及。 

洪詠甄冀昐未來會越來越多香港人能享受賽艇這項運動。   周滿鏗攝

訥口少言的Winne,一談到賽艇就滔滔不绝。只有22歲的她,已經打算報考賽艇教練執照,退役後可以成為賽艇教練,教導更多小朋友或年輕人成為賽艇運動員,令這項運動更加多人認識,從而推廣至全香港。

Winne形容賽艇運動講求團結一心,這種精神值得大家學習,也因此希望推薦予香港人參與。

無論係單人艇定多人艇都好,都好需要團結,所有隊員向住一個目標進發,唔好成日為咗自己利益,為咗其他嘅因素而槍口對內。我本身個人成日都好少講嘢,但玩咗呢樣運動之後,都學識咗點樣同人溝通,點樣同人合作。

訪問的尾聲,記者還是忍不住問了Winne一句,「其實你平時聽咩歌㗎?」,本來坐立不安的Winne聽見後,忍俊不禁地笑說:「我平時聽日本歌同英文歌多,最近都嘗試聽吓中文歌,始終我都係講廣東話,都要了解吓我哋廣東歌嘅文化。」。

周滿鏗攝

洪詠甄(Hung Wing Yan, Winne)

出生日期:1999年4月10日

香港紀錄:香港賽艇代表團自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開始,於每屆奧運都有運動員參與賽艇項目,洪詠甄是第8屆代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