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集結案】楊森陳情全文:縱使失去自由,我也無悔


已第四度因非法集結被起訴的楊森,承認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他同樣親自陳情,自言不請求法庭憐憫,但為希望法官對其他被告作出寬大判刑,指其他被告都有良好背景和對社會有貢獻,受人尊敬,望法官容許他們緩刑。當他讀到陳詞尾三段,「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禁不住哽咽。他明言認罪但不認錯,亦不作求情,縱使失去自由也無悔。

法官閣下,這是我第四次因公民抗命參與或組織非法集結遊行而被告。

六四屠城是我一生難忘的悲劇。八九年的北京民運無數學生和平民為爭取民主、反貪污上街,而被軍隊射殺傷亡。每年六四晚上,我必然參與支聯會主辦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轉眼間已過了32年。過去32年來,我都遵循已故亦師亦友的前輩司徒華先生,華叔的指示。六四當晚要全力協助支聯會籌款,因這是支聯會全年經費的主要來源。的確,每年六四晚在維園的籌款,市民的捐獻一直都是異常踴躍。這是令人感動的。

去年六四當晚,不少市民自行到維園點起燭光

法官閣下:我認為六四維園燭光悼念集會,基本上有四點重要意義:
(一)六四燭光悼念集會32年來凝聚了港人的公民意識和社群的身分認同
成千上萬的港人用燭光口號民運歌曲,例如自由花和悼詞,一起悼念因八九民運而被犧牲的同胞。雖然說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是行禮如儀,但不自覺地在港人之間建立一種互相分享的信念,例如平反六四和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這些信念維持了三十二年至今不變。於是,無形中在港人之間建立了重視人權,尊重生命和追求民主、自由和公義的價值觀念。這種價值觀念,凝聚了港人的身分認同。多年來不少年輕人經歷了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的洗禮,加強了港人追求民主、人權、自由和公義的價值意識,對本港民主運動有促進作用。

(二)港人透過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多年來對八九民運遇難的同胞及家屬加以援手
每年集會都播放的紀錄片和民運人士及天安門母親的訪問和心聲,無形中連結起兩地人民。港人的情義和支援,令到當年失去親友的同胞,感受到人間的溫暖。去年天安門母親的發言人表示不用再作捐獻了,因當年幼小的孩童,現已長大成人,學業有成,並成家自立了。可見多年來港人的實際支持,令到當年痛失親友的同胞於嚴冬之中得到溫暖和關懷。

(三)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檢視是一國兩制落實的重要指標
三十二年來維園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是中國內地以外唯一可以舉行的和平悼念集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已成為衡量本港自由,高度自治的重要指標。若完全被禁對本港一國兩制的前景和高度自治將受到嚴重的打擊。過去三十二年來維園燭光悼念集會賦予港人一個和平的平台去表達港人對六四屠城被犧牲同胞的悼念。

(四)最後的一點是很重要的,就是拒絕遺忘、保存歷史真相和記憶
讓歷史真相可以延續和承傳下去,但現實是誰掌權誰就有權去界定和重新論述歷史。於是保持六四屠城的歷史真相是有時代的意義。事實上,當一個國家當權者拒絕承認歷史真相,甚至將歷史重新論述,改寫歷史。結果歷史的過失是有機會重現的。能夠從歷史中汲取教訓,作出反省,認清歷史的失誤,才能解決歷史的積怨而重新上路。勇敢面對歷史,承認歷史過失,並作出道歉﹑賠償和重新將六四民運定性,才能達成諒解和警惕當權者,令歷史的悲劇不會重現。德國就是一個好例子,在柏林有政府興建的納粹歷史博物館,提醒國人當年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罪行,不可再犯。政府甚至找出當年遇難的猶太人及家屬,並向那些遇難者的家屬作出道歉及賠償。這種勇敢面對歷史的態度,令到近年在德國出現的右翼主義,相對其他歐美國家也沒有那麼熾熱。

法官閣下: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已連續兩年,被警方禁止舉行。本港一國兩制已走向一國一制。當局用盡方法去令一些活躍的公民團體,例如教協和民陣都先後被迫解散,而支聯會亦可能步其後塵。現時,稍有異見聲音的團體,都可能有機會受到當局的警告,或者割蓆而停止工作關係。政制方面,經過人大「完善」後,立法會將由愛國人士全面掌握,而新的立法會選舉將會是失去開放性﹑公平性和選擇性的選舉。這是本港民主的大倒退。

 

香港將成為一個無聲的國度

法官閣下:本港將成為一個無聲的國度,因異見聲音將會被禁聲,但這種一言堂的作風,與本港一向多元化和開放的文化,可謂格格不入。

法官閣下:常言道「治大國如烹小鮮」又「得民心,得天下」,但當局採用「唯我主義」,有權用到盡,不理會港人的反應和接受程度。若當局連異見聲音也不能接受及排斥有異見人士於體制外,試問當局又豈能團結各界人士呢?又豈能得到廣泛民心的支持呢?近年大量移民已是一個警號。本港是人口老化的社會,而人口出生率(fertility rate)是全球最低的社會,當權者切勿視而不見。

悼念六四是為公義人道 與反中亂港扯不上關係

法官閣下:民主派批評政府,並不等同反對政府,或煽動港人仇視政府。民主派只是關心社會,才會向當局提出意見和批評。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同樣,以燭光悼念六四,是為公義,為人道,與「反中亂港」扯不上關係。

法官閣下:我衷心希望當局能三思,切勿過猶不及,尊重和保持本港多元化和開放的文化,廣開言路,容納異己,和而不同,並開放民主化政制,讓港人公平參與,這樣才能團結各方人士。

公民社會亦要化整為零,撒豆成兵

法官閣下:香港是我熱愛的家園,當年組黨目標是想在中國主權下,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和公平的社會,當本港民主﹑自由被剝奪,我不能保持沉默。我會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法,繼續為民主﹑自由抗爭。我亦呼籲港人在政治低迷下堅守信念,緊守崗位,用真話對抗謊言,並積極參與公民社會。公民社會亦要化整為零,撒豆成兵。

民主派政黨可穩守社區,服務街坊,並壯大公民社會,推動社區組織和壓力團體運動,站在市民一方,為民喉舌,去監察和制衡政府。重要的是「以民為本」,不要放棄港人的基本權利,為民主﹑自由﹑法治和公義奮鬥。

 

法官閣下: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
公民抗命目的是以和平及違法去爭取正義的法律。為了堅持港人的基本權利,縱使失去自由,我也無悔。

法官閣下: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

法官閣下:我真誠相信和平集會和遊行是港人基本權利,受到憲法保障,我第四次公民抗命,為的是抗議公安法和警方無理由禁止港人和平集會和遊行的權利,正如政治學者羅爾斯(John Rawls)指出,公民抗命目的是以和平及違法去爭取正義的法律。為了堅持港人的基本權利,縱使失去自由,我也無悔。

法官閣下:本人認罪,違反公安法,但不認錯,亦不作求情。本人謹此陳辭,多謝法官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