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喀布爾的書商


 

 

【撰文:山山】

挪威女記者Asne Seierstad 在阿富汗採訪期間,於首都喀布爾 (Kabul) 認識到一位書商,並將他與家人的故事編寫成書 (The Bookseller of Kabul)。在王朝、共產黨政權和塔利班的高壓政治下輪替生活,售賣書籍的人會有甚麽下場?

照片來源:joiedevivremagazine.com

書商少年時因為對書癡迷而放棄了工程專業,最終在喀布爾的市中心開了第一家小書店。儘管那時國王的統治處於現代和傳統之間的矛盾,甚至被堂兄篡位,但書店仍可售賣包羅萬有的書種,從各政治派別到宗教基本教義的內容都有。

不過自從1978年共産黨控制了阿富汗後,為了強化統治,便開始鎮壓伊斯蘭教派,且將聖戰思想讀物列為禁書,書商因而被捕,受嚴刑拷打及判以一年徒刑。

然而書商出獄後,不單只繼續售賣禁書,更立志要為弘揚阿富汗的歷史文化知識而奮鬥。當然,無論他如何謹慎還是最終被逮捕,要再次收監。 

1989年共黨政權與聖戰組織陷入內戰,書商的小店被洗劫一空。最後,塔利班戰勝了,緊隨的卻是對阿富汗文化和藝術更可怕的浩劫,宗教警察放火燒毀了書商的店,更用斧頭劈碎喀布爾博物館所有的文物。

只要書本記載著有生命的活物的圖片或文字,塔利班都視為不潔,一經發現必被燒燼。書商將他的剩餘藏書秘密收納,希冀逃過掠奪者的踐踏,自己與家人則逃亡至巴基斯坦。最後,由於美國的武力介入,塔利班終於垮臺,書籍、書店、書商才可從躲藏中重見天日,再在人群中活起來。

小小一個書店、無權無勢的書商、盛載著多元意念和祖國文化遺產的書籍,卻連番遭到無神論的共黨政府和宗教狂熱的統治者所封殺,為何世上那麼多政權這樣虛怯?

剝奪信仰的政制和僵化心靈的宗教政體,都只是不同包裝的獨裁政權。真正的信仰,必須是發自內心的追求,在自由意志下去接受神的呼喚和拯救,更新自我的生命。強迫性的統一思想,或威嚇性的宗教生活,皆是專制強權的現代版而已。

一個書商的下場,往往意味著政權對自由思想的容忍度,也是滑向極權政府的標記。下一步,不言而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