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告別教協】43年不離棄 教協資深員工話當年 憶同事擁抱哭訴


「教協起家全靠電子瓦罉和餅卡。」48年後,教協已經發展成全港最大教師工會,但終要劃上句號。末代會長馮偉華,在宣布解散的記者會上不忙提到200位教協員工勤勤懇懇、盡忠職守。

在教協度過了43個年頭的劉姑娘,在教協初創時期加入福利部,之後轉過部門,直到今年4月正式榮休。詎料幾個月後她回到教協,卻是幫忙應付超市結業前的購物人潮。「有啲同事見到都攬住我,話你知唔知我噚晚喊咗兩次呀」,劉姑娘表示,自己與許多同事其實也沒料到解散這一步,她記得抱著她哭的同事說:「我無諗過咁樣,我淨係諗住我一路會喺度做㗎。」

還有負責會所管理的黃小姐,1985年加入教協,憶起第一天的工作就是寄出選民登記的宣傳單張。那年,司徒華出選首屆立法局選舉教學界,代議政制在香港揭開序幕。今天,回首來路時她亦不禁哽咽:「教協終於要喺今日解散,我相信司徒生喺度嘅時候,佢都真係會好遺憾,但有時歷史要行到呢一步,都唔係我哋能夠阻止。」

黃小姐(左)與劉姑娘(右)在旺角會址接受告別教協的訪問。黎家威攝

自教協宣布解散已一個月,劉姑娘與黃小姐在教協的旺角會址接受訪問。櫃台裡仍有幾名穿著綠色背心的職員,電腦還在運作,旁邊有些疊得跟人一樣高的紙皮箱,上面貼著「司徒華獎牌盒」。走到樓上的超市,只見白色的貨架空無一物,筆筒裡留下的紅、藍、黑色原子筆印,是這個冷清場景裡少有的色彩。

1978年,劉姑娘加入教協福利部。她笑言當時不太認識教協,但哥哥是教師,留意到《教協報》上有招聘廣告,她遂應徵試試看,不經不覺就到花甲之年。

劉姑娘先後任職福利部、綜合部,近來更是「美食部部長」,為歡送會炮製美食。她憶起當年:「一開始福利部喺文景樓counter仔入面返工,當時得3幾個同事。」接着她翻出舊照,指著櫃台後面的貨架說當時未有開放式超市,會員要買甚麼就填張表,職員按單執貨,她印象中以前最好賣的是北京蜂王精。她又如數家珍地說起教協提供的各種服務,例如沖曬相片、錶相框、買汽車保險等等。

教協出售的貨品比市價平一截,劉姑娘指因為批發價買入,而且會址是買的不用租,無租金壓力。黎家威攝

在旁的黃小姐補充說,劉姑娘還要寄《教協報》,並形容那時是好大陣仗的。黃解釋,報紙多數是寄去學校,「學校有學校代表,譬如間學校有30人,我哋將咁多份報紙一齊捲捲捲,變成一條長條圓形,整好晒黐郵票先攞去寄。」學校代表是由該校老師選出,並會參與教協的會員代表大會。《教協報》由初期印刷幾千份,發展到高峯期、以至現在,每期要印10萬份。

劉姑娘和黃小姐亦憶起,教協的課程與旅行團都很受歡迎,不時未開門就已經有人排隊。黃小姐記得,80年代,為會員子女而設的夏令班報名情況誇張:「以前喺文景樓地方比較細,唔方便咁多人來排隊。所以我哋要租一間學校,幾層樓,安排同事收老師嘅報名表,啲人係排晒隊。」

1993年的《教協報》,內容豐富,並有商家落廣告。黎家威攝

現年近六旬的黃小姐1985年加入教協秘書部,本來在書店工作的她,因70年代中文運動認識教協,後來見教協請人就去見工。做到九十年代中,因要照顧家庭而離職,2012年又回到教協,負責會所管理。

「我入到來嘅時候,啱啱第一年司徒生(參)選功能組別教學界,係第一屆嘅選舉。市民可以登記做唔同界別嘅選民,我嚟到嘅第一日就係好忙咁處理緊,應該寄出宣傳俾學校代表,請老師快啲去登記做選民……由返教協第一日就開始忙忙忙忙忙到唔做教協為止。」黃小姐和劉姑娘都愛稱司徒華做「司徒生」。她又指,司徒華參選不會動員教協員工,而是職員自己用工餘時間義務開街站。

黃小姐說,直接跟司徒華工作的時間不多,但會感受到司徒華思考周密的工作態度和無私精神。她特別提到拉起一幅橫額的例子,原來要掛得挺身頗有技巧。「中間要穿窿唔好擋風,用尼龍繩紮嘅時候,有時(繩在棍上)會褪位或者會鬆,佢(司徒華)就會諗到用『門摔』(門腳膠攝),你綁完之後攝落去(打結位),佢有少少彈力嘅,條橫額就會好挺,唔會褪位。所以佢係做唔同嘅嘢都會思考,點樣將件事做得更加好。」 

1973年,司徒華率領全港八成七教師參與大罷課。司徒華網站照片

黃小姐又想起,司徒華80年代在美國時曾寄過明信片給她和另一位同事。「佢會鼓勵我哋,(指)教協喺香港社會、對於教育界,都係好有價值或者值得大家貢獻嘅地方,希望你哋作為新一代職員,都會同理事一齊去守護教協,一齊去貢獻。佢會有呢啲心,唔淨係話俾工作你做。但司徒生亦都唔會好溫情咁同你食吓飯嗰種,佢有一種精神感召,佢會做好自己,然後你又會睇到佢無私嘅精神嘅時候,你都會想做好你自己。」

「同埋司徒生有樣嘢好特別嘅,就係教協會喺邊佢就住近邊。教協會喺文景樓嘅時候佢就住文景樓,當教協會搬咗嚟呢度(旺角),佢就搬嚟廣華街住,就係因為佢要好快返到嚟教協,唔使嘥佢交通時間,好快就可以處理好教協嘅嘢。呢個係佢對教協嘅心。」黃小姐續說。

從文景樓拆下來的教協標誌,具逾40年歷史,相當「墜手」。黎家威攝

在司徒華逝世10年後,教協走到了終章,劉姑娘和黃小姐都認為始料不及。儘管教協在7月起遭到官媒連連狙擊,黃小姐自言不是政治敏感的人,所以覺得解散決定來得突然。「因為喺教協咁多年,我都覺得教協係一個好溫和嘅團體……到真係要宣布解散嗰刻,自己係好難過、係接受唔到。」

黃小姐續指:「跟住落嚟嘅時間都唔係太多時間俾你思考,因為我哋做會所管理,解散嘅時候面對嘅工作非常之多,都係努力工作,希望為教協做好最後一件事。」

已於4月份退休的劉姑娘,則在8月得悉解散消息後立即回到教協,在超市幫手維持秩序。她憶述:「好多會員好踴躍上嚟購物,或者睇吓我哋嘅同事。有啲同事見到都攬住我,話你知唔知我噚晚喊咗兩次呀咁樣。(我話)都無辦法啦,佢話『我無諗過咁樣,我淨係諗住我一路會喺度做㗎。』」

人去樓空的教協超市貨架。黎家威攝

講到最捨不得的,劉姑娘說是相處了幾十年的同事,並表示為在教協工作40多年感到驕傲。黃小姐則感概道:「教協對我哋職員來講係工作嘅地方,但我哋投放嘅仲有感情。而教協對公民社會、對教師、甚至對學生,我覺得佢都係有一個社會意義。所以我覺得教協嘅解散,我都係認為短期裡面唔會有一個團體可以代替到佢」。她相信,教協難以被取代,還因為教師會員的認受性。

教協這時解散,黃小姐還未具體打算未來,或許會提早退休。她又覺得,各個部門同心協力處理好解散這件事,相信也算是對司徒華的一個交代。她哽咽說:「雖然話,教協終於要喺今日解散,我相信司徒生喺度嘅時候,佢都真係會好遺憾,但有時歷史要行到呢一步,都唔係我哋能夠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