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太平紳士點止監場咁簡單


每次六合彩開獎,由2位太平紳士做現場監場嘉賓。圖片來源:太平紳士鄧淑明博士網頁

「太平紳士」一詞最常出現的場合,必是六合彩開獎前的監場嘉賓。這個見證陌生人一夜發達的崗位十分神秘,皆因日常沒有特別職務,也不一定是新聞報紙老是常出現的稱號。最近政府委任太平紳士,加上囚權議題備受關注,太平紳士巡視懲教設施,即電影「太平紳士巡倉,有投訴舉手」的畫面,從大銀幕才感受到的變成立體起來。

太平紳士制度源於英國,由1195年英國國王李察一世任命代表協助維護國土太平為始。那個時代,皇權在國土逐漸擴展及制度化,形成皇室為主的行政制度,並由國王為中心。為了保護領土和平,受命的賢德之士儼如國王代表,在各地維持和平與秩序,確保法律妥善地執行,並向國王問責。後來到愛德華三世,「Justices of the Peace」(太平紳士)的名銜出現,亦有約束平民百姓行為的權力。時至今日在英國的裁判法院,太平紳士如香港司法機構的裁判官,有權處理簡易刑事程序的案件,將人定罪及判刑,甚至送往短期監禁。

電影中「太平紳士巡倉,有投訴舉手」的畫面。

在香港,太平紳士的責任則輕鬆得多。根據《太平紳士條例》,特首可委任擔任公職,或非官守的太平紳士。職能主要有二:一是巡視羈押院所或探訪任何被扣留者,院所包括監獄、精神科醫院、入境事務處羈留中心等;二是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履行監理和接受聲明等職能;非官守的太平紳士亦有擔任任何諮詢小組的成員的功能。截至2021年九月,官守與非官守太平紳士多達1800人。太平紳士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獲封的賢德之士,定必「才德兼備」。有榮耀便有義務,既然獲封如此銜頭,定當履行維護社會公義的責任,巡視院所便是其一大任務。

從政府官方網站所見,太平紳士巡視院所的《巡視年報》最後更新為2019年(而太平紳士委任到2021年九月仍繼續),其中顯示該年總巡視院所112間、人次為670次。《巡視年報》強調,所有太平紳士巡視都無預告,院所也不會預先知道確實的日期和時間,在囚人士亦有面對面的申訴機會。

話雖是突擊巡視,但太平紳士大駕光臨,懲教人員必然貼身招待。我試過法律探訪時,從房門上玻璃窗見幾個人頭經過,那正是太平紳士和身邊緊貼左右兩位懲教人員,大家一路行一路傾,懲教人員看來也相當友善。真不知要哪來的勇氣,囚友才敢在左右強勢護法下,舉手向太平紳士申訴。我也聽聞略懂人情世故的囚友寧願嚥下不忿,都不敢貿然在太平紳士面前「篤」出不妥當的職員,以免夜長夢多。就算包公大公無私,前提是你要敢到堂前擊鼓鳴冤。

院方聲稱為了「方便」聚焦巡視,巡院時會給太平紳士一份核對表,列出需多加注意的項目,表格內容固然由院方擬定。試問要有多謙卑和自省的量度,部門才會揭開肚皮把家醜列在表上,讓太平紳士好好品評一下。就算真的接到投訴或發現問題,太平紳士大多都不會(亦不可能)長時間待在監獄內盯着各人一舉一動。翻看2019年數字, 在190宗與懲教設施相關的投訴中,除86宗無需採取進一步行動外, 54宗由太平紳士轉介院所管理層作調查,45宗轉介投訴調查組,其餘的則由其他政府部門處理。簡單而言,就算當面向太平紳士舉手,落手跟進調查的,仍然是懲教部門。書面報告做好,太平紳士審視後,大多都以提出改善建議作結。巡院的本意是太平紳士作獨立個體,審視院所管理質素、杜絕不公平對待或權利剝削;懲教部門本身才是被審視的核心,但執行上來卻又離不開由懲教主導整個過程。問題的真實情況能否如實由部門全面反映,再直通太平紳士,大家都心裏有數。

委任太平紳士,由特首決定。特首「信得過」的人,在現行制度下固然有相當地位和影響力,有前任官員、建制派議員、與政府關係密切的生意人,甚至著名的愛國愛港藝人等。能否有勇氣撼動既有的官僚,勇敢地指出行政部門的不是,就要看各賢德之士們的個人修為了。

剛巧在九月,政府刊憲宣布新一輪委任,鄧炳強也在官守太平紳士之列。且看狠批髮夾和朱古力造就特權的局長,是否如此執意「公平」對待每一位在囚人士,秉持應有的公義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