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電視,為什麼


《ERROR自肥企画》第15集截圖。

每季交一次的電台電視廣播收費(Rundfunkbeitrag)加價,(每個登記住户為一單位、除了失業傷殘(大概),一律要按時繳費),感覺被迫消費,仰天長嘯:「電視,為什麼!」
 
收費通知由三個大台發出,它們仨代表了全國公共廣播機構:ARD (Arbeitsgemeinschaft der öffentlich-rechtlichen Rundfunkanstalte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全國公共廣播聯盟、ZDF(Zweites Deutsches Fernsehen) —德國第二電視台、以及Deutschlandradio—德國電台。德國東南西北部的電視台,雖然各有名字,差不都在ARD靡下,電視費是供養全國公營廣播機構。價格調整須要十六個省份一致通過,東部省份Sachsen-Anhalt 投反對票嘗試阻撓加價,於是三台興訟, 聯邦憲法法庭最終裁加價成立[報道1]
 
上調三歐羅,平均一個月一歐羅,「通脹都要啦,做電視台都要開飯㗎」。 但在加價討論中,三個大台的開支預算被驗屍,發現他們的員工比一般公務員待遇更好,所以在未來三年人事開支需要逐步削減,由0.25%至0.75%,最終極會節省六千萬歐羅左右[報道2]

德國電視台除了新聞或可能局部清談及遊戲節目外,基本上是靠外判節目來塞滿放映時間表;連高收視的政客清談節目"Anne Will",都是主持Will女士本人製作公司的出品,然後「賣」給ARD。 即是說,德國電視台有強大的編輯部,決定觀眾接收的內容,以手上可以調動的資金(這是製作費並不是人事開支…啊),引導合約外判從pitching到後期製作,符合電視台大方向,亦即官方主旋律。制度「行之有效」,電視台領導業界周而復始「保持一貫水準」流水作業。水準嘛?鄉民以不收看電視作為身份認同,我冇乜補充。不過,德法公營的ARTE,在編輯上暫時被放到境外系列先。
 
借用ERROR自肥企劃的壓軸自省,「電視,都只不過是載體」,咁廿一世紀電視網絡裝載咗啲乜?加拿大傳媒研究學者Marshall McLuhan的名句:"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他指的「媒介」是科技、是硬件,皆為內容的載體。而所有媒介的特點是,它總得「轉載」其他媒介作為「內容」。他舉例說,電報靠印刷、印刷靠文字、寫文靠語言("This fact, characteristic of all media, means that the “content”of any medium is always another medium. The content of writing is speech, just as the written word is the content of print, and print is the content of the telegraph.")。如此層層遞進並不為尋根,而是將訊息和載體釐清亦同時串連起來,去理解由時間和空間組成的社會肌理;一個改,成個組織理應要變。若然媒介是載體,那它為什麼本身已是「訊息」?因為它代表科技介入人類事務、影響社會改變的規模、速度或模式("For the 'message' of any medium or technology is the change, of scale of pace or pattern that it introduces into human affairs.")。
 
到廿一世紀,大部份人講「睇電視」其實是接收數碼信息,如Netflix。電視螢光幕已經轉為電腦芒。咁呢個媒介/科技嘅訊息係乜嘢呢?
 
咁又要有請韓炳哲。攝影、電影、錄像、一路都靠菲林底片negative。影像是感光反應的效果、由光與影組成。數碼影像由鏡頭直入,無過濾的直出在屏幕上,影像連陰影都是靠同質的pixel排列出來,電腦或手機屏幕只不過是無遮無擋的透明玻璃,相對有明有暗的negative,電子影像的一片光明,被韓炳哲叫它做positive。而這種一窺全相的觀看經驗,就如睇色情片一樣,只係將身體器官陳列或放大,韓炳哲稱之為「淫穢」(obszön/obscene,引用Jean Baudrillard),有氾濫的意思。大家有冇印象睇過幻燈片或上堂有用過transparency,如果塊膠片上有一粒塵都會覺得非常礙眼,想用盡辦法清除任何來歷不明的東西。一個習慣透明或追求positivity的潔癖社會,對未知的事(ignorance = negativity)是零容忍,人人要努力刮去所有陰影,做到「透明」——亦即係同質;零死角嘅全知其實似Foucault研究的Panopticon,內化社會規條,自己成為自己的奴隸。
 
話說這樣乾淨企理的社會,不但令人勞累,而它亦跟「快樂」有抵觸。韓炳哲追查德文「快樂」Glück 的字根,中古版本(Mittelhochdeutsch)為 Gelücke,由Lücke 構成(Lücke = 空隙,例如月台與車廂之間的空隙),原來古人會以生活中的未知數為樂。
 
數碼媒體高清,同質 、全知(「睇全相」)is the message,當真人騷賣的「真情流露」都是劇本的一部份、去到「世界將我包圍」的地步,數碼年代還存在「未經處理」的虛位、讓我們自己親自去尋「樂」嗎? 

McLuhan 的金句出自1964年著作,Understanding Media。書有個副題:the Extensions of Man,硬件作為人的伸延正好就是內化相反。既然為人嘅伸延,我們可以而且有責任不讓它成為一塊不隨意肌。
 
與加拿大的 J小姐提起 McLuhan,其即時反應: 「我細細個就聽過佢個名㗎啦!"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吖嘛!」。原來加拿大的愛國教育電視Heritage Minutes將 McLuhan 的名句推而廣之,將佢嘅成就定位為對世界的貢獻,佢本人亦被製作成節目內容,奉之為加拿大(人)作為世界公民的代表。

雖然「電視節目有好多種」,德國傳媒的世界觀好像仍未走出冷戰時代刻板二元(形象化的例子:晚上 Tagesschau 八點新聞嗰下敲鐘,唔知會以為係報道西德受蘇聯核武威脅)。月供十幾歐羅的電視費,為什麼!?

參考資料:

McLuhan, Marshall. Understanding Media. The Extensions of Man. 1963
 
Han, Byung Chul.
- Tranparenzgesellschaft. 2013
- Die Austreibung des Anderen: Gesellschaft, Wahrnehmung und Kommunikation heute.2018.
 
報道1: "Rundfunkbeitrag muss erhöht werden". Süddeutsche Zeitung. 5.8.2021.

報道2:"KEF schlägt neuen Beitrag von 18,36 Euro vor". Der Tagesspiegel. 20.2.2020.

"Anne Will" 

"Heritage Minutes: Marshall McLuhan"

Heritage Minutes.

"Tagesschau"
09 Oct 198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UHodQ6OmDg
11 Sep 200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UBqiwBtNuo
11 Sep 20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TE5L1T5SA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