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理查・斯特勞斯——歌劇時代和晚年(十大推薦曲目之3・完)


 

理查・斯特勞斯——交響詩與戲劇及十大推薦曲目之1

理查・斯特勞斯——交響詩之王(十大推薦曲目之2)

第三階段:歌劇時代

這時的斯特勞斯如日中天。但在世紀之交,他又轉向了一個新的領域,開始創作的第三階段——歌劇。在兩部比較失敗的作品之後,他成功地寫出了第一部革命性的歌劇《莎樂美》(Op.54),這是最早用不和諧音寫成的歌劇之一,也取得了一面倒的成功,其革命性和其受歡迎度使它在歌劇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在伊拉克特拉(Op.58)中,斯特勞斯繼續推廣其不和諧音,同樣取得巨大的成功。接下來的歌劇玫瑰騎士(Op.59),斯特勞斯卻一改風格,走起傳統浪漫主義路線,同樣都取得巨大成功。這三部歌劇奠定了斯特勞斯在歌劇史上的地位。斯特勞斯繼續寫歌劇,但是由於他為納粹德國效力,後期的歌劇在國外受到抵制,流傳就不如這幾部廣了。

推薦6)莎樂美。莎樂美是一部革命性的歌劇。第一,他取材於王爾德的戲劇,裡面充滿了大膽的宗教、色情、血腥和死亡內容。第二,他在廣泛採用瓦格納的動機寫法的同時,還引入了不和諧音的音階,開了歌劇的先河。第三,在歌劇樂隊編製中,他使用了比瓦格納更大規模的編製。這幾個因素都使它在首演的時候就一鳴驚人。莎樂美的選角是很困難的,因為她首先要是一個高音的巨肺歌手,而且還有不俗的低音功力,在年齡上還必須年輕,更為困難的是那個著名的七重紗之舞對舞蹈的要求很高,不是一般歌手可以做到的。於是有很多的演出只能採用一個舞蹈演員演繹這個舞曲。另一個難點就是七重紗之舞最後要把衣服脫得一絲不掛,這對很多歌手是一個心理考驗,為折衷計,很多版本中就改為不全裸。如果我們要欣賞最符合初衷的版本,就必須要一個年輕的漂亮的巨肺高音歌手(因為要全裸,身材不能像一般女歌手一樣豐滿),能夠犧牲色相,一邊高歌一邊跳艷舞,最後和一個死人親吻(儘管是道具)。馬菲塔奴(Catherine Malfitano)是一個著名的在舞台上做到這些的。於是從忠實原著出發,我在此推薦她主演的版本。

 

(註:兒童不宜)

推薦7)玫瑰騎士。其實要論重要性,莎樂美和伊拉克拉特都在玫瑰騎士之上。但如果是作為欣賞的首選,那麼更為傳統一些的玫瑰騎士會比較合適。玫瑰騎士說的是18世紀貴族間的風流韻事。大綱是一個年輕的單身貴族和中年的元帥夫人偷情,正好被男爵撞見。單身貴族只好換裝成為侍女。男爵派這個「侍女」去把定情信物送給自己的女朋友。不料「侍女」和女朋友一見傾心,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這裡的難點是這個男性的年輕貴族需要用女聲唱(因為扮演侍女),所以這個角色一般由女中音或女高音扮演反串。我很希望能夠找到一個男演員演出的版本,可是似乎還沒有。這個曲目的DVD可以選擇小克萊布(C. Kleiber)指揮,蘇菲亞·馮·奧特主唱的版本。

第四階段:晚年

在二戰後期到二戰後,斯特勞斯走進了創作的第四階段,重新集中在管弦樂與藝術歌曲之上。盡管他已經年屆80,但其創作力卻絲毫沒有衰退,作品愈發深刻。為23件弦樂器而作的《變形》是其中的精品。此外,還有雙簧管協奏曲和第二圓號協奏曲。最值得一提的是藝術歌曲精品《四首最後的歌》,這部斯特勞斯最後的作品是管弦樂伴奏的藝術歌曲中最常演的曲目之一。

推薦8)雙簧管協奏曲。理查施特勞斯在協奏曲上成就不菲,計有小提琴協奏曲,鋼琴協奏曲,唐吉珂德可算是大提琴中提琴二重協奏曲,兩首圓號協奏曲,雙簧管協奏曲,以及單簧管和巴松管二重協奏曲。在現代著名作曲家中,他是一個少有的熱衷於管樂協奏曲的作曲家。這大概與他少時從圓號開始學習音樂有關。雙簧管協奏曲寫於二戰末期,被認為是最難駕馭的雙簧管作品之一。到了晚期,斯特勞斯重新回到了古典主義,而偏好也回到了小樂隊編製。這和他的交響詩作品有極大區別。版本可選普列文的版本,這張CD把他四部管樂協奏曲都收在一起,可謂超值。

 

推薦9)變形(metamorphosen),為23件絃樂器而作。這部寫於二戰結束前的作品其目的不明,有人認為是為了紀念慕尼黑被盟軍轟炸而寫,也又認為這是一部反思戰爭和人性的作品。總之,作曲家本人並沒有任何的說明。變形採用了非常複雜的對位法,展示了極為高超的技巧。即使作為一件純音樂的作品也足以奠定其地位。

 

 

推薦10)四首最後的歌。四首最後的歌寫於斯特勞斯逝世的前一年,也是他最後的作品,為女高音與樂隊而作。在德國,素有寫歌曲的傳統,從舒伯特到舒曼、勃拉姆斯到沃爾夫,這個傳統一脈相承。到了馬勒和斯特勞斯,寫歌曲的傳統被繼承下來,但轉用了樂隊取代鋼琴伴奏的形式。斯特勞斯還有相當數量的為獨唱和鋼琴而寫作的歌,而馬勒的歌曲幾乎都是管絃樂伴奏。四首最後的歌帶有深深的宿命意味,這從歌名中也可以看到。這四首歌分別為春天、九月、就寢時和日落時。當然,這種宿命並不是一種掙扎與無奈,恰恰相反,是一種平靜和完滿感。四首最後的歌的版本多如牛毛,我比較喜歡的是Hendricks和Sawallisch的版本,EMI出版。

結論

斯特勞斯和馬勒是德國(奧地利)晚期浪漫主義的擎天柱。這兩個人之間的比較是非常有意思的。斯特勞斯一直以作曲家和指揮家的雙重身份而名聲顯赫,而馬勒在生前只是以指揮家著名,但是在60年代之後名聲漸隆,隱然可以與斯特勞斯並肩。斯特勞斯涉獵了幾乎所有音樂體裁,而幾乎所有體裁都有不朽的作品;馬勒則專注於交響樂與藝術歌曲。斯特勞斯的最主要成就是戲劇,不論是作為戲劇的交響詩,還是深受瓦格納影響的歌劇;而馬勒的最主要成就是歌曲,他的交響樂根本就是樂曲化的歌曲。他們的作曲哲學根植於不同的土壤,但是又同時結出豐碩的果實。他們都有頂尖的作品,但若論多才多藝,那麼還是斯特勞斯稍勝一籌。當然,這樣的比較對馬勒不太公平,因為他比斯特勞斯少活了38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