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社福界戰果】「唯一民主派」周賢明敗選 指新制靠關係 嘆非建制在選委會沒空間


選委會選舉投票昨天傍晚6時結束,社福界的點票工作今天凌晨接近4點半才有結果。被視為今屆選委會選舉「唯一民主派」的西貢區議會主席周賢明落敗,只得37票。本身是註冊社工、屬獨立民主派的周賢明昨天已預計自己會敗選,他分析是因為他與社福機構的聯繫較弱,跟政治立場關係不大。他承認今次敗選,代表非建制派在選委會再無空間,但在立法會直選仍有希望,冀新當選的選委和政府能讓不同光譜的候選人入閘。

西貢區議會主席周賢明在選委會社會福利界落敗。黎家威攝

新制度「無票可拉」  認為落敗無關政治立場

對於落選原因,周賢明分析新制度由團體票組成,候選人與社福機構的聯繫成是勝負關鍵,而他的聯繫較其他候選人弱。「嗰啲選民選擇純粹係其他因素,而唔係喺業界個角度去睇。」 

周賢明坦言早於拉票時,已發現自己「天真咗」。「有啲拉票功夫係我哋做唔到嘅,例如我哋唔可以直接拜訪好多機構嘅董事會,去接觸佢哋。但係其他人,可能透過其他方式可以做到。」他笑稱最初以為其名單上有多名大學教授,「牌面算高」,但今屆選民不再是前線社工,他以往工作鮮會接觸社福機構董事會,在拉票過程中只能接觸約三至四成社福機構,有一定困難。周賢明說,在選民基礎大減下,的確覺得「無票可拉」。 

作為民主派,他覺得落選與個人政治立場未必有關。他解釋與他一同宣傳、但同告敗陣的其他候選人當中,亦非全部人都有鮮明政治立場,因此相信政治立場在今次選舉的重要性不大。

周賢明與港大社工系榮休教授陳麗雲(右)和社聯業務總監陳文宜(中)等共7名候選人是分開報名,但共同宣傳。資料圖片

參選新制度曾掙扎 縱然微弱仍堅持發聲

在新選舉制度下堅持參選,周賢明旨在發聲,認為選委會需要代表基層和社福界的聲音,亦需要一把獨立的聲音。他承認參選前,心中亦有所掙扎,覺得即使當選亦難發揮作用,又擔心萬一被DQ,會有其他後果。但思前想後,周賢明相信反對聲音縱然微弱,只要制度內有機會,都應該盡一分力。他又直言,自己過去理性表達意見,沒有理由一個「完善制度」也將他拒諸門外。

但繼續參選,是否變相給予新制度認受性?周賢明反指,區議會同樣是建制制度,「最好連區議會都唔做啦!」他又不認為自己是「花瓶」,稱如果當局需要「花瓶」,大概需要有政黨背景,或者光譜更激進的人士。 

周賢明承認,即使民主派當選選委亦難以就政治問題發聲,但在社會政策上未必完全沒有作用。「哪怕我哋只係得一票、兩票,其實我哋都應該出聲,當然佢哋可能完全唔會睬,但我哋到時揹住個責任就好大,因為我相信都會代表咗好多沉默大多數。」

他又覺得在新制度下,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委會界別結果很大機會早已內定,但不認為候選人會因而失去動力會見選委。「我相信佢哋做到嗰個角色,知道要聽唔同意見⋯⋯ 冇咩動力嘅時候,咪靠我哋去推囉。」 

選委會變清一色 信立會直選仍有機會

今次落選,周賢明承認意味著非建制派在選委會再沒空間,選委會將會「清一色」,因為即使如社福界般開放予不同光譜的候選人競爭,團體票制度令非建制派難以取勝。不過他並非完全絕望,「仲有(立法會)直選嘅機會,我希望市民都唔好放棄。」不過他參選立法會的機會則極低。周賢明希望新當選的選委和政府持開放態度,讓不同光譜的候選人入閘。「個波交返係政府手上,入唔入閘係佢哋決定。」 

他又寄語港人:「我哋選唔到選委,都唔係停咗喺度,公民社會繼續喺度,可能政治空間收窄咗,但公民社會唔會停喺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