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職工盟副主席鄧建華:可怕將權利拱手相讓 審判的是三十年工運歷史


編按:職工盟一連兩日的三十週年展覽結束,本周日將舉行特別會員大會,表決解散議案。職工盟副主席鄧建華坦言,不是要橡皮圖章,而是要集體智慧、集體決定、真誠討論,這時候回顧工運的歷史,就是希望幫屬會做決定,「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自己將手中的權利拱手相讓。」

他明言:「如果我們要受審判,審判的是三十年的工運歷史,是我們抱持民主工運、獨立工會的價值。如果這場審判是終將到來,無論屆時我們以什麼形式存在,我們會正面面對。」

鄧建華撰寫的心聲,全文如下:

我是職工盟副主席鄧建華。職工盟已經30年了,在這個歷史關口,我無辦法不站出來,擔任這個崗位。我和主席阿元一樣,若果不是過去一年的情況,未必會擔任這個位置。我們知道,當時代要求我們,我們就有需要去補位;正如職工盟,在公民社會中補位。在最後的階段,我們要將抗爭的火種延續下去。

過去半年,我們跟不同的公民團體繼續在街頭發聲,跟我們一起擺街站的戰友,現在一個一個,或者被送入獄,或者不得不離開香港這個家。針對不同團體的打壓,令公民團體一個接一個倒下。這正是政權要帶出的劇本。

過去一個星期以來,儘管我們的執委團隊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但我們還是反覆地問:究竟我們是否只可以跟這個劇本走?好多執委,同我一樣,好唔甘心:我們是否非解散不可呢?職工盟是我們30年來,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堡壘。我們可以輕易地放棄這座堡壘嗎?若這座堡壘倒下,香港的工人又可以如何凝聚呢?當要做決定的時候,我們每一個執委都好唔甘心。

就算為了減少風險,執委要考慮辭去職務,執委們也是千萬個不願。好多人以為我們的團隊是潰散、是被打敗。但我們留下來的三個執委,卻沒有這個感覺。今天,我們見到,大家都回來了,因為這裏是我們的堡壘。

儘管我們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但我們沒有下跪。我們當中沒有人說,不如低調地完成會員大會的程序,不如擱下30周年的展覽。相反,我們決定今天的展覽是必須繼續。

我們不能任由政權扣帽子,胡亂定性我們的故事。國安法的任務,已經不止於將所謂「一小撮人」掃入監獄,而是一套工程,將香港人過去的生活方式、抗爭歷史重新定性,抹煞每一個人的故事、瓦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我們的故事,必須要由我們自己講。我們的故事是什麼呢?是「連結」—是工人與工人之間的連結、不同行業工人之間的連結、工會與公民社會之間的連結、國際工人運動之間的連結。工人可以用不同方法連結在一起。由八九民運開始,職工盟過去30年的積累是怎樣的呢?工運有怎樣的形式?我們想透過30周年展覽,與我們的會員相聚,一起回顧我們走過的路。

他說,和主席阿元(左)一樣,是時代要求他們去補位。

走到今天,我們沒有心存僥倖。知道堅持下去,可能要付出代價,遭受審判。但是如果我們職工盟要受審,那就不止是一兩個被告的事。如果我們要受審判,審判的是三十年的工運歷史,是我們抱持民主工運、獨立工會的價值。如果這場審判是終將到來,無論屆時我們以什麼形式存在,我們會正面面對。

下星期就是職工盟的特別會員大會。我們的團隊撐住發聲的空間到這一步。下一步,我們期望會員大會之中,屬會的討論可以教我們如何面對恐懼。這場會員大會並不止是一個程序。我們不是要橡皮圖章,而是要集體智慧、集體決定、真誠討論。在這個時候回顧工運的歷史,可以幫屬會做決定。

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自己將手中的權利拱手相讓。不要放棄自己所相信的價值,不要抹走曾經好勇敢的自己。這就是我們想跟香港人說的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