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探討調整最低工資可行方案


【撰文:樂施會總裁曾迦慧】

疫情期間,百業蕭條,面對經濟不景,基層首當其衝受到直接影響。他們除了可能面對失業風險,就算幸運保住工作,亦有機會遭到減薪、凍薪。因此,最低工資發揮著重要的角色,好比一條安全線,避免低收入人士工資水平過低。

八成歐盟成員國在疫情下也調升最低工資

有意見指出,在經濟未完全恢復下,最低工資應該凍結;但實際上,全球不少國家及地區都在這個艱難時刻,上調最低工資水平,讓基層享受辛勞的成果。本年六月,歐盟公佈《最低工資2021年度報告》,報告内提到在22個成員國當中,近八成成員國(17個)在過去一年也提高最低工資水平。當中拉脫維亞、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保加尼亞及立陶宛等上升超過5%;至於英國、德國、葡萄牙、法國及荷蘭等亦錄得1至5%的升幅[1] 

其他資料亦顯示,在香港鄰近地方,包括中國內地主要城市(天津、北京、上海)、日本、南韓以及台灣,最低工資亦分別增加6.3%、5.5%、4.5%、3.1%、1.5%以及1.3%。

歐盟指出,若工人賺取工資低於全國工資中位數60%,他將面臨貧窮的風險[8] 。因此,成員國調整最低工資的金額時,亦會考慮以上因素,避免因工資過低導致工友跌入貧窮網。而中國内地更加清楚指出調整最低工資的目標是「保障低端勞動者及其贍養人口的基本生活不受影響[9] 」;這反映在疫情的陰霾下,更應保障基層工友及其家庭維持基本生活水平,調高最低工資是大勢所趨。
 
相對國際做法,香港政府公佈未來兩年凍結最低工資,這表示最快也要等到2023年才有機會檢討及調整,基層工友變相「4年沒人工加」。而由2019年6月至今年6月,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已上升2.1%,當中食品的指數更上升4.4%,預計未來增幅將進一步加大。因此,基層市民將面對「通脹蠶食,銀紙縮水」的苦况,生活只會更加捉襟見肘。

基層勞工資料照片

樂施會認為當局應盡快重啟調整最低工資,讓基層工友的工資水平追回通脹,享受辛勞工作的成果。至於有關水平及發放形式,樂施會認爲可參考以下原則:
 
考慮「一養一」、高於平均綜援金額重要原則制定最低工資水平

根據《2019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於全港整體在職住戶當中,一名家庭就業成員平均需供養約一名(0.7)無業人士(如兒童或長者等)[10] 。故此,在計算最低工資水平時,需確保水平可支持僱員最少能負擔一名非在職家庭成員的基本生活需要,符合「一養一」的原則。
 
若以現時最低工資水平與綜援水平比較,最低工資金額較領取綜援平均金額為低。以二人家庭為例,綜援平均每月金額為10,962元[11] 。參考《2020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一名全職非技術工人每星期工時中位數49.9小時[12] ,以每周工作6日計算,每日工時為8.3小時。若以最低工資計算工時,在每月工作26天的情況下,他的月薪僅有8,092元,低於二人家庭綜援平均水平達26%[13] 。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最低工資就彷如支持基層工友自力更生的最後一道防線,令他們不至跌入綜援網。但現時最低工資水平已落後綜援水平,這將大大打擊低薪僱員工作的意欲。
 
分階段支付最低工資的升幅

德國自2019年[14]起已使用分階段形式讓僱主支付最低工資。在2020年,德國政府已通過最低工資須在2022年前分階段提升至10.45歐元的水平,僱主需於2021年1月、7月、2022年1月以及7月,分別支付9.5歐元,9.6歐元,9.82歐元以及10.45歐元的最低工資[15] 。這種分階段式以發放最低工資的方法,某程度上值得香港借鏡。
 
樂施會認為,在現時經濟仍未過分明朗,基層工友面對工資滯後通脹的情況下,分階段發放最低工資可達「雙贏局面」。打工仔可得到薪酬上的調整外,僱主亦可以在按部就班的情況下支付有關薪酬水平,減輕商界陣痛。
 
長遠應推行生活工資

樂施會認為,工友付出勞動力後,理應得到合理的工資水平,並足以應付自己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過有體面的生活。而最低工資並未能做到以上的要求。現時樂施會提倡的生活工資是時薪57.1元,讓工友可以應付:食物、住屋、教育、醫療護理、交通及其他突發事件的儲備開支。
 
世界各地已有不少國家實施生活工資,包括英國、澳洲、加拿大、美國等地。以英國為例,2011年生活工資與最低工資相距為15.6%,到2021年已收窄至8.2%[16] 。這亦反映生活工資的水平亦可成為制定最低工資的一個指標。
 
現時,香港的最低工資與生活工資的金額水平差距甚廣,當局宜在檢討最低工資的同時,以拉近與生活工資的差距為其中目標,讓基層工友獲得更具尊嚴的生活,為收窄貧富差距出一分力。
 
註釋: 

[1] P.8, Industrial relations and social dialogue Minimum wages in 2021: Annual review(Eurofound Research Report)

[2] 天津市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天津日報》,2021.5.1)
[3][4] 11省份上調2021年最低工資標準 這些人受益(中國新聞網,2021.7.30)
[5] 日本上調全國平均最低時薪至930日元(日經中文網,2021.7.15)
[6] 南韓勞資今起談判明年最低工資(韓聯社,2021.4.20)
[7] 110年1月1日起,基本工資調漲(台灣,行政院網站,2021.1.15)
[8] Eurostat:Data Browser
[9] 內地多省市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月薪最多係邊到?(香港01,2021.7.11)
[10] P.69,2019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

[11] 羅致光網誌談福利制度(政府新聞網,2021.2.14)
[12] P.10,2020年收入及工時 按年統計調查報告
[13] $10,962 – 9067.5 = $1894.5
[14] Germany Gross Minimum Wages(TRADING ECONOMICS)
[15] P.20,Industrial relations and social dialogue Minimum wages in 2021: Annual review(Eurofound Research Report)
[16] What is the real living wage? (Living Wage Foundatio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