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剖析德國大選2021


星期日的德國大選可能是歐洲繼脫歐公投後最緊張刺激的選舉,筆者伏地,肺語幾句。
 
首先少少背景:默克爾所屬的主要執政黨CDU(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其姐妹黨為CSU(Christian Social Union),CDU總理候選人為Armin Laschet,現屆政府聯合執政黨SPD,總理候選人為Olaf Scholz,另外在野黨綠黨(Grüne),總理候選人為Annalena Baerbock。德國選舉制度下,選民不會直接選總理,而是投給所屬政黨的國會議員候選人,而國會的最大黨,或最大的執政聯盟,將會成為德國新話事人。

政黨名稱 總理候選人
CDU Armin Laschet
SPD Olaf Scholz
Grüne Annalena Baerbock

選舉,是選人還是黨?

「我全都要」固是美事,但現實總是差少少。人無完美,那各總理候選人有多麼不完美呢?

綠黨主席Annalena Baerbock。美聯社

綠黨主席Annalena Baerbock,甫一宣佈參選即躍升民意榜首,惟不久後被傳媒發現學歷造假,她雖持有英國名校LSE(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 Political Science)的法律碩士學位,但卻虛報持有漢堡大學的法律學士學位,事實上,漢堡大學當年並未有法律學的本科課程,她持有的只是Vordiplom – 一種類似副學士資歷但非學歷的文憑。事件曝光之後,輿論嘩然,其民望急挫,要不是學歷醜聞困擾,綠黨的得票絕對會更高。

後默克爾的CDU主席Armin Laschet。美聯社

後默克爾的CDU主席Armin Laschet,任北萊茵-西法倫(Nordrhein-Westfalen)州長(州議會主席),負面新聞可謂罄竹難書,和Baerbock 一樣,Laschet的個人履歷上錯漏百出,而且虛報法律學歷;去年Tönnies肉廠爆發肺炎疫情,Laschet直指來自羅馬尼亞及保加利亞的工人把病毒帶來德國;而最致命一擊,要數今年七月,Laschet所屬州份遭受N年一遇洪水沖擊,造成嚴重死傷,過萬人受災,德國總統Frank-Walter Steinmeier 親臨災區視察,慰問死傷者家屬,災民與救援人員,並在一個地區消防局門口接受記者採訪,在電視直播期間,德國總統一臉嚴肅,深情地發言,但當時身為佈景板的Laschet 卻與其他隨從談笑風生,直播出街後,Laschet民望插水: 

SPD(社民黨)的Olaf Scholz,曾任漢堡巿長,後任財政部長和德國副總理,政經履歷強勁。最為人詬病的負面新聞是其財政部長任內的Wire-Card 和Cum-Ex 醜聞,Scholz被指辦事不力;然相比前面兩位政客,Scholz的形象比較正面;若「默克爾」可作形容詞用,那Scholz肯定是三人中「較默克爾」的政客。的確,Scholz具備德國人憧憬的政客特質:談吐溫和有禮,略帶幽默感,面部表情不會太誇張,性格也不太強烈(不明白為什麼的話,回想1933年的德國總理,秒懂乎?)。德國人普遍認為Olaf Scholz是較佳人選。

SPD的Olaf Scholz。美聯社

有選擇的煩惱

講完人講黨。氣候議題下,綠黨無疑是最大贏家;在年輕人階層,綠黨的得票率更是大幅領先其它政黨。而CDU則在所有年齡層都流失選票;SPD則終於打破「聯合執政黨必敗」魔咒,成功敗部復活,從CDU和左翼政黨Die Linke手中搶奪選票。在選前的多民調之中,選民對SPD在退休社福社會正義等議題上,比其他政黨更有信心,而在Olaf Scholz 領導之下的社會黨,政治路線相對溫和,若言社會黨是中間偏左的政黨,那恐怕與CDU中間偏右的路線相差不過毫厘。誠然,在默克爾帶領下,政黨也要識得「企中間」。 
 
今次大選的最大輸家CDU,於後默克爾時代可謂全線潰敗,在地區選舉雖未至於逢選必輸,但謂「輸少當贏」絕不為過 。默克爾給德國和歐洲帶來相對穩定的16年時間,確立德國作為歐洲經濟火車頭的地位,而政治上,默克爾代表了西方民主國家當中「和理非」的聲音。作為CDU精神領袖,默克爾在退下火線前不無思索過黨的接棒問題,可是幾次揀卒都以一地眼鏡碎收場:2011年,時任德國總統Christian Wulff被揭發曾獲特惠貸款買樓,被迫下台。前國防部長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 於2011年被揭發博士論文抄襲,引咎辭職,同樣被發現博士論文有抄襲問題的前教育部長Annette Schavan於2013 年被褫奪學位後引咎下台。現國防部長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簡稱AKK),於2020年因圖靈根(Thüringen)州議會選舉後,所屬政黨CDU圖謀與極右政黨AfD合作,以保州議會主席職位,這是德國戰後首次有執政黨嘗試與極右政黨合作,東窗事發後全國震驚,AKK引咎辭去黨主席職務,參選總理無望。惟一有好下場的前國防部長Ursula von der Leyen(AKK 前任),2019年當選接任歐洲議會主席,但其德國國防部長任內,被揭發斥資十五億歐元聘請顧問公司參與國防科技研發項目,投標過程黑箱,不少資金去向不明,惟調查發現證據不足,von der Leyen 倖免於難。

左黨Die Linke是今次大選的輸家,圖為主席Janine Wissler(左)和國會領袖Dietmar Bartsch。美聯社

左黨Die Linke亦是大輸家,今次大選得票率只得4.9%,不及5%的國會入場門檻,左黨能夠留在國會,純粹因為過去兩次大選都有超過5%的選票,重量級黨員Petra Pau ,現任德國國會副主席,自2002年首次於其所屬的柏林東部選區中落敗,而左黨在傳統票倉德國東部地區,大敗於SPD和AfD。不少「東德」選民,都覺得左黨越走越「西」,背棄真・左翼路線,傷害「東德」人民感情。左黨近年力圖年輕化,不少政綱與綠黨其實相當接近,左黨與其他政黨最不同的政綱是其反北約主張,認為德國應該退出北約,減少國防預算,投放更多資源於社福民生。然俄國大國堀起之際,退出北約於大部份德國人而言毫無叫座力,可謂左黨死穴。
 
極右政黨AfD除了受惠於左黨「西化」外,還吸了不少CDU的選票,然而比較上屆大選,AfD並未能擴大基本盤,政黨亦缺乏魅力領袖,AfD今次大選的得票只是略減,是因為CDU和左黨表現得比AfD更差而已。同樣受惠於大黨不濟表現的右翼政黨FDP,今次大選得票率和上屆相若,位列第四,成為下屆聯合政府的造王者。黨主席Christian Lindner於選後隨即賣口乖,表示會與綠黨保持良好溝通,並「傾向」與CDU合作,擺到明「吊高嚟賣」;FDP手握國會92席,加上綠黨的118席(共210席),已多過SPD 的206席和CDU/CSU 的196 席。
 
另外要講一個中文媒體隻字不提的迷你政黨SSW(Südschleswigsche Wählerverband),中譯:南石勒蘇益格選民協會,於1948年建黨,主要代表北德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Schleswig-Holstein)州內丹麥裔及佛里斯蘭裔選民,是德國境內的合法外國勢力-德國與俄國協議新建成的「北溪2」(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道,就是經丹麥東面島嶼Bornholm 進入德國的,隨之而來的能源議題使丹麥裔選民覺醒。事實上,北德部份地區在語言及文化上更接近北歐,在德式「一國一制」下,少數族裔的權益獲德國憲法保障,因此即使沒有5%的國會得票門檻,SSW也可受惠於較少的族裔選民基數獲得一席國會議席,是自1961年來首次。

德國「和理傾」

德國各主要政黨的顏色光譜。圖片來源:israelnetz.com
 

沒有一黨獨大,那選民屬意怎樣的聯合政府呢?目前呼聲最高的是「交通燈」組合,即SPD(紅)、綠黨和FDP(黃),而「牙買加」組合(牙買加國旗顏色),即CDU (黑)、綠黨和FDP(黃),亦非不可能。要取得絕對多數,所有政黨都要「砌夠」總數735席中最少379席。左黨毫無議價能力,執政無望,同樣「無人愛我,小心愛錯」的極右AfD ,經「圖靈根事件」後亦已註定成為其它政黨的「票房毒藥」。「交通燈」呼聲雖高,但亦非十拿九穩,如果CDU能和綠黨/FDP 結盟,組成「牙買加」內閣,即能飛起SPD,亦意味著Armin Laschet成為德國總理,這個結果,相信西德水災災民,與大部份德國人都不會接受;相比之下,即使政見不同,德國人更信任政經經驗豐富的SPD總理候選人;Olaf Scholz如無意外將成為新一任德國總理,SPD終能重回第一執政黨地位。
 
講到呼聲最高的「交通燈」,順便講一下同樣「呼聲高」的德國交通部長Andreas Scheuer,黨屬CDU,今次大選竟能成功保住國會議席。德國民望最低的部長當中,Scheuer當屬三甲之內,其任內,德國鐵路Deutsche Bahn準點率屢破新低,於2019-2020年度,德國交通部督造新高速公路總長61公里,一般公路122公里,及新鐵道6公里,這種政積,中國任何一個省委書記都能完勝之。為什麼要提Scheuer呢?民望最低的交通部長,也能在西方民主體制裡持續當選,本就對地球另一邊的某個國際都會充滿啟示,Scheuer當選,也側面反映德國在後默克爾時代身處的困局:

 1) 能源危機;歐洲步入冬季,能源需求激增,英法等核大國還有核電墊底,德國政黨在選票「淫威」之下,政治核爆比回歸核電更可怕。再生能源發展的速度遠不及用電增長,只能跪拜石油天然氣。

 2) 德國製造;領頭出口行業,非汽車重工業莫屬,汽車用的是「大油」(Big Oil),工業設備和化工業同樣也極度依賴傳統能源;德國在電動車領域,遠遠落後中美,其它創新領域亦然。傳統工業左右德國政治,「新」德國製造何去何從?

 3) 德國與大國;要油氣,就要跪拜俄國,要工業產值,就不得不依靠中國,要國防,就要與美國拖手,要保持歐洲和歐元區霸主地位,就必須不敗。默克爾任內,還可在幾個雞蛋上長袖善舞,那繼任人的功力又將如何?

 4) 德國式政治協商;上屆大選的經驗教訓,黨與黨之間的協調強差人意,結果要政壇大老,德國總統Steinmeier出手先組得成CDU/ CSU與SPD的大結合–德國人也驚覺,總統原來這麼重要。德國以前也非沒有經歷過「兩黨政治」,但自上屆大選,一黨獨大(即得票多於40%)的年代已終結,取而代之的是多黨聯合執政。多黨政治一方面代表了更豐富的選民光譜,另一方面亦增加了黨與黨,以及利益持份者之間的游說成本。
 
「交通燈」或「牙買加」內閣都好,理論上,主要政府職位將由票數最高到次高的政黨「順序」分配,如此一來,德國外長一職,將是綠黨和FDP之爭。但兩黨近年都缺乏外交實戰經驗,綠黨上次任職外長,已是1998年大選後的事,FDP則是2009年;雖說新人新氣象未必不好,但德國在當前國際秩序和新格局中如何定位,本就不是「新人」容易對付的,德國將維持以歐洲(歐元)價值為核心的保守主義,還是與北約盟友美國「東進」外交同步?

在位16年,深受德國民眾愛戴的現任總理默克爾。美聯社資料照片

以民調結果而言,假如默克爾參選,應該會完勝,但老人家去意已決,雖說「留下是需要勇氣的」,那也勇敢了16年,默克爾今年67歲,到了大部份德國人退休的年齡,德國人雖依依不捨,卻也體諒。肺炎重創全球經濟,對德國亦然,德國製疫苗雖暢銷全球,新政府要在短時間內重振經濟,很難不在政策上向傳統工業巨頭傾斜,那麼綠黨的環境政策議程會否被犧牲?外交方面,Olaf Scholz於選前已聲言不會遵從美國要求北約成員國GDP 2%的國防預算,綠黨和FDP 揚言追究中共治下的人權問題,是口惠實不至?還是堅「硬」起來?歐盟在外交上也有意重回印太,以抗衡一帶一路,德國今次,又會為誰「帶路」?一堆問題,有待各政黨「交答卷」,而默克爾苦心維持的政經外交現狀,亦必將成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