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何藩遺願達成 臨終前親選未面世照片出影集 


 

 

有紀實攝影界「一代宗師」之稱的何藩去年逝世,今天,他的遺願達成,由其家人朋友出版最新何藩攝影集《念香港人的舊》。何藩年少時以鏡頭紀錄五、六十年代的老香港,他擅長用光影、線條和構圖,呈現基層社會的小人物,作品在國際上屢獲殊榮。這本何藩最後的攝影集,輯錄了百多張他生前在五、六十年代拍攝、卻從未面世的街頭照片,展現了他截然不同的拍攝風格。他的朋友指出,這批照片與何藩的經典作品同期拍攝,但風格卻更自然寫實。

《念香港人的舊》是何藩第四本個人影集,也是最後一本。莊曉彤攝

這批未曾曝光的照片,何藩的獨家代理人Sarah Greene記得,2015年和何藩一同整理舊底片時,Sarah發現了一些「底片印樣」(Contact Sheets),像郵票簿一樣存放着一格格的小型照片,「原來他很喜歡這批照片,可惜那年代的攝影沙龍對它們不感興趣。當刻我和何藩先生已決定要出版這些不為人知的作品,並已定下英文書名為'Portrait of Hong Kong'。何藩生前花了一年時間重新檢視這批底片,從中挑選出500張他認為值得公諸於世,並為每張照片親自起題。」Sarah憶述。2016年4月她再次造訪美國,按何藩指示協助他掃瞄及剪裁底片,前後花了兩星期。

兩個月後,何藩突然因肺炎入院。6月19日,也就是他離世的那天,Sarah還在跟他討論封面的選擇。Sarah透露,何藩很擔心自己不能親自完成這本影集,所以她向何藩保證影集一定會面世。在過去的一年,Sarah與何藩家人從500張照片中挑選出153張收錄在攝影集,並把照片和何藩生前為相片所起的名稱作配對。書中與照片配對的文字,亦是家人從何藩於1959年出版的文集《街頭攝影叢談》選取。

今天,影集終於面世。Sarah表示,現時所用的封面是香港電車,因為書中照片的排序就像一個旅程,第一幅照片是拍攝的《憶西環》,海旁有一輛電車正在行駛,象徵「旅程的開始」。這趟「旅程」由港島出發,經維多利亞港去到九龍,最後到達新界。但這個封面原來並非何藩的選擇,Sarah說何藩原本選了一幅「採石圖」,因為覺得能展現香港的感覺,富象徵意義,但Sarah覺得電車照較適合「旅程」主題。

何藩原本屬意的封面照片,照片中人正在採石,現時可在書的內頁見到。莊曉彤攝
《念香港人的舊》內頁第一幅照片,有啟程之意,帶領讀者隨何藩遊覽香港。莊曉彤攝

另一名香港著名的攝影學者馮漢紀,研究攝影藝術逾半世紀,與何藩在年青時相識。他對於何藩這批過往從未曝光的照片,也感到非常意外,他覺得這些才是何藩想影的,風格與何藩早期的經典作品不同,馮漢紀看著影集說:「你看這些照片,見到他有個心在這裡,那些(經典作品)只是見到畫面。感覺是不同,那些構圖是視覺上的,純粹是視覺上的衝擊。」

馮漢紀最後一次見到何藩是2015年11月。何藩在80年代移民美國後偶爾回港,都會找馮漢紀吃頓飯聊攝影。馮漢紀當時沒有想過那是最後一次見面,不過他知道何藩的身體向來不太好,甚麼病痛都有,「跟他飲茶吃東西,他找碗茶放這裡,夾甚麼都要先洗一洗才可以吃。」

但何藩並非只涉獵攝影,他還投身過電影界,演過唐僧,後來也拍過文藝愛情片,但票房不理想,結果只能用唯美的鏡頭拍色情電影。馮漢紀覺得,其實從何藩的經典作品可以看到他是以投身電影界為目的,「我隱約覺得他在拍這些照片,他已經在想向電影方向發展,我現在回來再看這些照片,裡面有很多舞台和電影的感覺。中環街市那張已經是一個Scene來的,是一個電影景來的。」何藩65歲退休,離開電影界後,馮漢紀認為他有意回到攝影的世界。二人最後一次見面時,何藩已經83歲,他仍在嘗試玩「疊相」,找來舊照片重疊起來,嘗試多次,但不確定這個方向是否理想,便與馮漢紀討論了一整晚。

《念香港人的舊》攝影集現於各大書局有售,6月14至30日期間,會於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辦「何藩:鏡頭細訴香港光影」展售會,展覽及出售32幅何藩的攝影作品。

何藩的獨家代理人Sarah Greene(左)與攝影學者馮漢紀(右)。蘇富比藝術空間提供圖片
「何藩:鏡頭細訴香港光影」展售會的展板有何藩的名言。莊曉彤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