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我與《老夫子》


 

資深傳媒人鄭明仁收藏了幾十本最早期的《老夫子》。照片由鄭明仁提供

我們這一輩,很少沒有看過《老夫子》漫畫的,主角老夫子、大番薯、秦先生深入民間;漫畫四字題目「耐人尋味」傳誦到今天還有人不時作諧趣引用。小時候沒有零錢買《老夫子》,只能從同學仔之間的傳閲過一過癮,因此家裏一本也沒有。

早幾年,香港又吹起《老夫子》熱潮,王家禧兒子王澤(王澤九十年代開始接手父親畫老夫子)成功把《老夫子》打造成亞洲品牌,大陸和台灣成為主打市場。此後,王澤不時在香港會見讀者,大型商場舉辦了多次《老夫子》展覧,著名拍賣行蘇富比特別舉辦了《老夫子》手稿展銷。我在多個場合見過王澤,聽他講父親的故事。

2014年8月,蘇富比舉辦《老夫子》手稿展,鄭明仁(右)與王澤合照。照片由鄭明仁提供

王家禧的《老夫子》,一直以來都被一些「藝評人」批評是抄襲四十年代天津畫家朋弟的作品,王家禧對此沒有太多公開反駁。無論如何,《老夫子》早已成為香港本土漫畫傑作,它的題材充滿本土情懷,寫的東西很多是切合當時社會話題,例如六十年代香港飛仔橫行,《老夫子》就替天行道,「打到啲飛仔一仆一碌」,大快人心。

香港有很多《老夫子》迷,有些已是五、六十歲仁兄仁姐。小弟雖然不是鐵杆老粉,但如在坊間見到很舊的《老夫子》,會不惜代價收集。去年,我便一口氣從藏家那裏買入幾十本最早期《老夫子》,今天再拿出來看一看,百般滋味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