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迷你倉死因研訊】發現死者面向橫巷盡頭手腳屈曲躺地 搜救隊體力不支無法帶離火場


【研訊第21天】

2016年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第一座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續。當日首先在火場發現死者張耀升的搜救隊員供稱,他搜索至2號橫巷盡頭時發現張手腳屈曲地側躺在地,已經昏迷。其拍檔曾以無線電要求增援,但估計因火場內太多金屬隔板及間隔複雜,故無法聯絡場外同袍。其後兩人合力拖行死者期間體力不支,故先撤離火場找增援。約7分鐘後,死者被抬離火場。

消防隊目陳顯基

隸屬煙火特遣隊的消防隊目陳顯基供稱,2016年6月21日、即起火當日,他曾五度進入火場,首四次負責滅火及爆破,第五次負責搜救,最終在場內尋獲死者張耀升張耀升。當日先後共派出10隊搜救隊,陳是第6隊進場的隊伍。

陳憶述當晚7時許,死者的拍擋尹建偉逃出火場,不停哀求同袍入場救死者,並謂:「張Sir走失咗,叫咗佢唔好走開㗎啦!」陳立即意識到「似乎發生咗事」,並等候搜救指示。

火場有「五顏六色」火光 疑燒著金屬或化學物

其後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指示,陳偕高級消防隊長朱偉文入火場「右邊橫巷」搜救。由於其他隊伍搜索1號橫巷時不見張,陳、朱決定主力搜索其他橫巷。

陳續憶述,當時火場溫度很高、能見度不足一米,他們先在1號橫巷發現喉筆,然後沿主走廊推進至3號橫巷,朱向該橫巷儲物倉頂部的火光射水灌救,陳則入巷搜索,但沒有發現。

火場平面圖(眾新聞製圖)

其後兩人發現主走廊「有啲五顏六色嘅火光」,疑是燒著化學品或金屬,遂立即射水灌救。成功減退火光後,朱留在主走廊接應,陳則進入2號橫巷搜索。陳沿巷半踎半爬,一邊摸著儲物倉,一邊用腳掃地面,其間倉頂隱約閃出紅光。

陳憶述,當他摸到橫巷間盡頭時,「膝頭哥一縮起就摁到張Sir個BA(呼吸器)樽」,他隨即用電筒一照,發現是失蹤的死者,當時死者側躺在地上,面向橫巷盡頭,雙手雙腳屈曲。陳指「我第一個諗法就係盡快將佢帶離現場」,遂立即大聲呼叫朱,並呼叫死者及拍打其肩膀,但死者沒回應。

死者即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左)及消防隊目許志傑

對講機無法聯絡外界求增援

陳隨即捉著死者的呼吸器背架,獨力拖行死者約2米後,朱趕到他們的位置,並兩度以無線電對講機要求增援,但或因倉內太多金屬隔板及間隔複雜,無法聯絡場外同袍。陳指當日與朱均配備了新款的數碼制式無線電對講機,由於火場無法使用對講機是「幾普遍」,故他離場後僅表明「嗌唔到機出嚟」,沒特別向上級匯報有關情況。

其後兩人以半蹲半跪方式合力拖死者,「我坐喺度,右手撳地,左手拉住佢(死者)嘅BA背架」,朱則在後方推動死者的身體。

當他們拖死者到主走廊與橫巷交界後,因溫度過高及太疲倦,決定撤離尋找支援。他們將死者放在該位置後撤出,並在門口大叫:「搵到張Sir,喺2巷同走廊附近!」被問到為何不立即為死者急救,陳解釋稱他認為當務之急是將對方帶去安全地方急救。陳憶述,撤離火場後感到身體很熱、接近休克,並感到屁股灼痛。

高級消防隊長朱偉文

撤離後7分鐘 死者由另一搜救隊抬出

朱偉文則供稱,當陳獨自進入2號走廊搜索,他未幾便聽到陳大叫:「搵到啦!搵到啦!」他遂立即放下喉筆去找陳,沿路入2號橫巷,看到陳拖死者,遂上前協助推死者的腰。兩人分別以「一拖一拉」方式將死者移離橫巷,其間儲物倉上方的火勢非常猛烈,場內溫度繼續升高,水位則約高3呎、水溫達攝氏40至50度。朱離開火場後因體力不支而失去知覺。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陳、朱於7時58分離開火場,死者則於8時05分被抬離火場。

鼓風機或會將主走廊的煙吹入橫巷

陳指當日火場入口外有兩部鼓風機輪流開動,分別由電油及風力發動,前者風力較強及集中。下午3時半至4時半期間,他負責操作及觀察電油鼓風機,一度在入口位置看到火場主走廊的情況,視野最遠可達3號橫巷,反映鼓風機效能甚佳,相信有助保障同袍安全。惟他同意張家屬的代表大狀曾藹琪所指,鼓風機或會將主走廊的煙吹入橫巷。約4時半,由於上級表示火勢有變,陳遂關閉該電油鼓風機。 

研訊明續,料會傳召時昌迷你倉董事兼創辦人時景恒作供。

案件編號:CCDI333-3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