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大學生會解散 校方未回應怎處理過千萬存款、法例規定會長為教務會成員


中大學生會今日(7日)宣佈解散,是首個解散的大專學生會,中大發聲明指對學生會主動解散感到遺憾。根據《中文大學條例》規定,學生會會長為教務會的當然成員,學生會解散後是否需要修例?另外目前由校方代為管理的學生會銀行戶口,校方將如何處理存款?中大校方暫時未有回應。

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指出,學生會半世紀以來承傳的傳統、經驗和資料,都是無可取代,認為今次中大學生會被逼解散,意味學生再沒有參與學運、社運的空間。他又道:「我相信終有一日,我哋可以再次擁有一個真正屬於我哋嘅學生會。」

中大學生會宣佈解散後,校方隨即用鐵馬圍封由學生會管理的民主牆,告示稱要進行「改善工程」,將圍封至11月。

學生會將「自然死亡」  銀行存款、教務會學生代表問題未處理

中大學生會今日在Facebook發聲明宣佈解散,稱於9月10日的學生會聯席會議上,已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成員請辭,亦通過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聲明指校方要求中大學生會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法律意見則建議學生會不需獨立註冊。聲明又指學生會如獨立註冊將難以自處,但如果拒絕應校方要求註冊,學生會「恐終於此朝」,在兩難之下最終決定解散。聲明末段感謝中大學生及社會各界多年來同行,稱「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並指中大學生會雖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眾新聞向通過解散時,擔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的黃博翰查詢,他表示學生會聲明已交待解散緣由,沒有補充。中大學生會代表會是學生會的最高權力機關,由學生代表組成,負責監管幹事會、校園電台和學生報,每年舉行學生會換屆選舉。據了解,全體代表會成員請辭後,學生會沒有監管架構,亦沒法舉行選舉換屆,將會「自然死亡」。

中大學生會今日發聲明宣佈解散。

學生會解散後,仍有多個問題尚待解決。其中《中文大學條例》規定,中大學生會會長為教務會的當然成員,學生會解散後,是否需要修例?另外,學生會的銀行戶口目前仍然由校方代為管理,據悉現時存款達8位數字,即過千萬港元,校方如何處理屬於學生的巨額存款?而目前由學生會規管和支援的屬下學生團體,包括學系系會等,校方將如何支援?眾新聞向中大校方查詢上述問題,暫時未獲回覆。

中大發表聲明,指校方於過去8個月一直與學生會溝通,建議學生會按照社團條例或公司條例註冊,確保學生會能夠依法運作。校方對學生會最終決定主動解散感到遺憾。聲明指學生代表制度及學生參與是大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過渡期間,學生事務處將處理以往由學生會負責的相關服務,致力減少對有關服務的影響。

學生會會室外放置行事曆、文件夾等,供同學領取。

前會長區倬僖:學生再沒參與學運、社運空間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表示,過去一年中大和香港的社會環境高壓,坦言早已預料中大學生會終將解散,但當這一天來到時,仍然覺得心痛。區倬僖認為,過去50年中大學生會都是學運和社運的中堅分子,不論學生會的意識形態怎樣改變,最核心的理念都是以年輕人和學生的身份貢獻社會,推動社會進步,為未來發聲。中大學生會作為首個被逼解散的大專學生會,他慨嘆這意味學生再沒有參與學運和社運的空間。

區倬僖指出,中大學生會歷經半世紀,承傳不少傳統、寶貴經驗和資料,是無可取代。即使中大學生會消失,但他深信路是人行出來的。「只要人喺度,人繼續有個信念喺度,其實喺未來,大家自然可以慢慢,逐啲嘗試,你又試下,我又試下,慢慢行一條路出嚟。」

區倬僖寄語有份決定解散的學生會成員:「我想同啲下莊講,唔需要太過自責,大家都會明白。」他最後道:「我相信終有一日,我哋可以再次擁有一個真正屬於我哋嘅學生會。」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日出席「香港十大傑出大專學生選舉2021」後表示,不會猜測中大學生會解散原因,認為大學生有獨立判斷能力,學生會的決定有自己的理由。他又不相信今屆學生會解散,就意味學生會將來不再重組。

兩名得獎的中大學生均對中大學生會解散感到可惜。修讀中大工商管理學士的黎可淇推測學生會解散受2019社會事件影響,並認為要正面對待事件,「因為現在暫時解散,可能促進新的里程碑去進步,這些我們都要正面去想。」醫科畢業生李菀容則感概學生會解散,表示過去6年參加了很多學生會舉辦的活動,包括迎新活動,令她更熟悉中大生活。

教大:無人上莊或需解散  城大、嶺大、科大:不會解散

中大學生會為各間大專院校當中,首個解散的學生會。現時8間資助大學學生會中,只有理大有內閣上任,其餘7間大學均沒有內閣就任,由臨時行政委員會維持基本運作。教大學生會會長楊逸銘表示,校方現時與學生會仍有溝通,亦有繼續為學生會代收會費。他透露學生會內部曾商討是否需要解散,最終決定不會主動解散。不過他承認對未來會否有同學「上莊」感悲觀,如果之後沒有同學「上莊」,學生會沒法繼續運作,便可能逼於無奈需要解散。

今年7月,嶺大校方宣佈不再為學生會代收會費。嶺大學生會代表會臨時行政委員會副主席陳穎茵表示,校方目前仍然承認學生會,他們亦有場地使用權和管理權。她表示嶺大學生會不會考慮解散,認為可以發聲的學生會越來越少,「做得就得」。她續說,嶺大學生會會章規定,如果幹事會連續2年出缺便需要解散,但考慮到現時環境難有足夠人數「上莊」,學生會已決定修改會章,希望學生會可以維持基本運作,不必解散。「雖然中大、港大咁樣倒數,都希望我哋仲堅持到。就算空間幾細,都希望搵到我哋嘅希望。」 

科大學生會前會長、現屆科大學生會評議員麥嘉俊則表示,校方在學生事務上仍然與學生會合作。麥嘉俊表示現時沒有確實消息指校方會有進一步針對學生會的行動。他稱學生會內部沒有討論過解散,反之一直研究如何在打壓下生存。他續說,學生會有心理準備被校方進一步打壓,甚至被逼解散,因此他們近月亦改變態度,專注內務事宜。

科大校內「青蛙路」自2014年佔領運動後,髹上「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標語,上月被校方清除。

城大校方早於去年8月,已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城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謝民熹表示,校方目前仍承認學生會角色,各個校務委員會仍有學生會代表,不過經常拒絕借出場地予學生會。謝民熹指,學生會內部曾討論應否解散,但認為目前未有需要解散,他們已「prepare for the worst」,包括學生會管理的場地可能被收回,甚至被逼解散。「情況惡化得比我哋想像中快,由港大到中大,無諗過啲老牌名校嘅學生會,咁快要冚旗,對我哋嚟講都係一個衝擊,亦都係一個警惕:我哋盡咗辦法令城大學生會繼續生存,如果咁樣都做唔到,就唯有接受,睇下仲有咩其他地方發揮。」

至於港大,在評議會悼念七一刺警案疑兇後,學生會幹事會全部成員和多名評議會成員辭職。校方於7月中宣佈拒絕承認港大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有份出席會議的評議會成員被禁止進入校園,其中部分人在開學後獲解禁。學生會評議會前主席張敬生、學生會前會長郭永皓、評議會前成員容頌禧、杜林丞亨因為事件,被控違反國安法宣揚恐怖主義罪。

評議會悼念七一刺警案疑兇事件後,學生會幹事會全部成員和多名評議會成員辭職。

中大學生會於1971年成立,至今迄立於中大逾50年。今年2月,中大校方與學生會「割蓆」,暫停為學生會代收會費和場地支援等,新當選的內閣「朔夜」於就任首天辭職。今年8月,學生會幹事會臨時行政委員會全部成員辭職,令幹事會事隔28年再度懸空。

中大學生會「休息」,重開無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