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懷念司徒華


 

司徒華2011年1月29日喪禮。美聯社

人稱「華叔」的支聯會前主席司徒華2011年初病逝,當時大家都十分難過,因為八九民運仍未平反, 到醫院探望這位民主老戰士的記者都默默地向他保證, 六四平反之日,必定「家祭無忘告乃翁」。

不幸時至今天,北京仍不肯承認錯誤,向國人道歉,還封殺天安門母親以及國內民主人士悼念六四死難者;更甚者,是香港有大學生竟然說,六四情不再,悼念已經走到盡頭,要為此劃上什麼休止符,改為關注本土問題。

相信當年曾經在天安門採訪的記者以及支持北京民運的香港人都無言以對,也不知如何向華叔交代,為何香港的青年人會變得如斯短視和冷漠,是非輕重不分?既不懂唇寒齒亡的道理,也不明白袖手旁觀可能會變成助紂為虐?

今年六四前,幾位記者應邀到港大出席一個「回到六四現場」的通識講座,大家都抱著不想回憶,卻不敢忘記的心情去向年輕學子講述1989年在北京的所見所聞,如何日以繼夜採訪這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每天和攝影師抬著錄影機和腳架由北京大學或者師範大學出發,跟隨吾爾開希、王丹等學生遊行,經長安大街天安門廣場,從無怨言;學生絕食了,記者分兩更盯著廣場每一個角落,怕有學生因絕食出事,從不知倦。

戒嚴令下,記者簽下生死狀,自願如上戰場般去採訪解放軍入城;沒有衛星傳送,就往首都機場跑,請香港人把錄影帶送回香港電視台,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北京發生的真相告訴全世界,鄧小平等元老拍板下令武力清場是對是錯已經很清楚,不過,當時的趙紫陽就是因為「無論如何不能讓自己成為一個動用軍隊鎮壓學生的總書記」而被迫下台,之後被長期軟禁至病逝。

趙紫陽相信學生、相信人民要求改革反對腐敗是正確的;他一直覺得在經濟改革的同時,必須同時進行民主改革;他更希望中國共產黨學會用民主和法制等新辦法去解決新問題,令社會主義的中國變成真正的法制國家,人民能夠享受到真正而切實的民主自由。(見《改革歷程》一書)

趙紫陽看到共產黨政權認受性等深層次矛盾卻未能解決,錯過了89 年政制改革的機會,但隨著中國人民的醒覺,誰知道下一次的民主運動、政制改革何時會出現?只要聽聽馬里蘭大學畢業生楊舒平的演講,就覺得中國是有希望的。

回頭說當日港大的講座,出席的不少是內地生,他們都說沒聽過89 年六四的事件,所以很希望知道真相。相對於內地生,本地生是有充份的自由和機會去了解實情,然而他們卻選擇各家自掃門前雪,把六四當是鄰國的事,能不令過百萬當年冒風雨上街支援北京學運的香港人心痛?

司徒華(前排右)一直擔任支聯會主席,直至離世。美聯社

很多記者當年都曾追問華叔,為何不解散支聯會?華叔的標準答案是:支聯會由很多個組織組成,不是他一人說了算數。 私底下他會解釋說是怕一旦他放下了這支旗,別人就會去高舉,反正這份苦差,由他去撐著,不是更好嗎?

司徒華一直擔任支聯會主席直至離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