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六四所為何事?


 

作為新聞工作者,除了有關新聞自由的主題,我很少參加遊行集會,原因當然是為了盡量保持獨立,但有一個集會,我是不用工作的日子便必然到場,那是六四燭光悼念晚會。

先此聲明,在工作的日子不去悼念,不是擔心所作報道不公正客觀,而是不想別人混淆,又或予人口實。工作時工作,悼念時悼念的能耐,我還是有的。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以裝甲車輾過的單車為記,讓人毋忘六四慘劇。麥燕庭攝

作為當年在北京採訪的記者,目睹掌權者如此殘害人民,實在很難不憤慨和傷心,那是作為一個人或者中國人的感覺,所以我很認同練乙錚先生今天文章所說,「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是反人類行為、民族悲劇,更是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對人民犯下的一個無可寬恕的罪行,不存在爭議,也不容爭議。悼念死難人士,聲討屠殺令背後邪惡組織裏的決策者、執行者、附和者和開脫者,是完全正義的事。」但他接下來說的,我實在不敢苟同。

在練先生心目中,當年百萬人上街抗議那場運動,鞏固了九十年代以來的香港民主運動以「反中共、抗暴政」為基調,一直承傳至2010年五區公投。從一個「比較功利」的角度出發,讓六四這寶貴抗爭資源的邊際效益得以增加或強化,練先生建議開放六四抗爭這一分「抗爭者公共財」,具體而言,是要求主辦燭光晚會的支聯會開放場地、悼念綱領,以及組織該項活動的決策機關的議席。

我沒有練先生的長遠眼光,我參與活動,純粹是為了悼念和對當權者暴行的指責,至於其他的傳承和鼓舞內地人士抗爭,那是效果,並非本質,若是捨本逐末,就是取捨失當了。須知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呀。

洛杉磯的六四紀念活動人數不能與香港相比,但參加者的心意不比香港弱。香港論壇提供

事實上,我的純粹原因與海外一些悼念團體相近。我曾因為中大學生會的停止悼念聲明而與海外的六四集會主辦人交流,顯然,參與人數與往年相若,由紐約的一百人到溫哥華的四百多人不等,看來是未受影響,其中,有二百人參加的洛杉磯六四集會,籌組紀念活動的「香港論壇」召集人葉長江表示,悼念是向六四死難者致敬,尋求公義;在指出中共的屠殺本質以外,亦敬告中國以至各國統治者,不可屠殺人民,包括不可讓六四事件在香港重演。當中,未聽聞悼念活動是為了傳承或鼓舞內地抗爭。

洛杉磯的六四紀念活動。香港論壇提供

我對練先生的開放建議更是心感不安。悼念晚會不是嘉年華,搞其他活動是否適當?若有意悼念,來參加便是。要在場內另樹一幟,恐怕是為了打響自己組織的名號吧!說點俗事,支聯會租用維園雖是免費,但架設舞台、置辦音響、繳交保險等燈油火蠟,每次須花費五十多萬至七十萬不等,要求開放者願意分擔嗎?至於開放悼念綱領,練先生指的是燭光晚會上的悼辭抑或是支聯會的五大綱領?若是後者,那豈非是雀巢鳩佔?改變支聯會成立的本質?若有團體有別的主張或綱領,實應自行成立組織,讓支持者跟隨,而非嫁接在別株,否則,新株已成新種,不是原來舊枝。

眾所周知,桃駁李,既非桃,亦非李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