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神職人員性侵案的反思


早前法國巴黎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委員會,公布了一份性侵兒童歷史的獨立報告,指過去七十年內,世界各地共有 216,000名受害者曾被神職人員性侵;同時期犯性侵的傳教士,竟約有3,000 名之多。如果包括涉及非神職人員的性侵案,這數字可能進一步上升至330,000人。

一連串嚇人的數字,除了造成爆炸性衝擊之外,亦令人不禁問:教會還算是教會嗎?怪不得當日耶穌曾如此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他成為賊窩了。」(馬太福音21:13)。由此可見任何創造,經過人手參與,並夾雜了人的貪婪及慾望後,可以令禱告的殿(教會)變成賊窩。

法國巴黎一間天主教會內的聖人和兒童雕像。法國天主教會早前首度公布兒童性侵報告,震撼天主教會。美聯社

筆者作為基督徒,看到這性侵兒童醜聞及驚人的受害者數量,實作覺得慚愧及難堪,無論天主教或基督教,都是想讓人認識神,明白祂的愛;教會的設立,除了是敬拜及禱告的地方,更是一個可以保護人的避難所,但這班神職人員中的害群之馬,令到天真爛漫的兒童,在教會中墮進傷痛的深淵;當想到孩子們被信任的人傷害後,這種創傷並不能輕易克服,影響可以一生之久,如此惡行實在叫人痛心!

禁婚令的由來

若神職人員們都可以有婚姻生活,這性侵的數字可會減低呢?兩者未必有直接關係,但聖經說:「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哥林多前書7:9)。天主教的神職人員,無論神父、修女及傳教士,都是需要獨身的,但筆者查看整本聖經,都沒有提及神職人員需要獨身的,無論舊約時在聖殿工作的利未人,或是新約時的祭司,他們都可以結婚生子的。連聖經都沒有記載,那為什麼天主教的神職人員需要獨身呢?

網上搜查才得知,約1075年,當時的教宗格列高利七世頒佈了禁婚令:宣佈不單修道院的僧侶禁婚,連神父也需要遵守這禁令。從此神父、教士及修女等,都需要節慾,逐漸變成了必須遵守的法律。那為什麼教宗要頒下禁婚令呢?其中一種說法是關於財產,初期教會時,大家共同生活,凡物公用,是初期的共產主義。在那個時代,結婚生子就涉及到將來財產分配,這樣會影響到教會的財富管理,這樣便乾脆不讓他們結婚就解決了。想不到天主教的禁婚令,是這種理由下產生的;當然亦有神聖的說法,不婚不嫁是為了一心一意服事神,那麼這是個人意願,不應由制度硬生生禁止!這樣看來神職人員不能享受婚姻生活,不是神的旨意,而是人後來加上去的!

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

另外報告有指出,教會一直採用機密的手段處理醜聞,他們會要求受害者保持沉默,而且隨着神父的調動工作地區,事件便可以被冷卻下來。幸虧教宗方濟各站出來,他決定不把教會醜聞視為機密,並開始協助調查工作,最後調查委員會是在教會地下室和閣樓,發現這些犯罪的資料,調查工作才得以展開。因為教會的包庇下,受害人數才會上升至如此驚人,若教會可以開誠布公,當有性侵案發生後,勇敢地向外公布,家長及後來的受害者都會份外警惕,這樣之後發生的悲劇都會減少。就如耶穌說:「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12:2)。錯不是要來隱藏,而是要面對的!

最後結語都是引用耶穌的話:「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馬太福音19:14)。小孩子是需要我們愛和保護,而不是為了保護教會的名聲作出隱瞞和傷害。教會更加需要跟隨神心意來建立,並非要一座虛有其表的建築物,及滿足一群既得利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