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雄死傷最慘惡火 涉案情侶改列被告 3名大陸籍配偶罹難 海、陸兩會將助家屬來台奔喪


高雄「城中城」大樓昨一場惡夜大火,造成46死、41傷的不幸慘劇,更是高雄歷來傷亡最慘重的火警:寄居起火點一樓茶行的一對情侶今早改列被告,移送高雄地檢署複訊;城中城住民有不少為社會經濟弱勢及獨居長者,罹難者平均年齡62歲。陸委會表示,此次共有3名陸配不幸罹難,其中2人在台無親人,海基會已連繫其陸籍親人,將依專案協助來台奔喪及處理後續事宜。

城中城大火死傷人數遠遠超越發生在1989年、同樣位於鹽埕區的龍星大廈縱火案24死,成為高雄傷亡最慘重的火災案件,這也是自1995年台中衛爾康餐廳大火造成64死,台灣25年來死亡人數最多的大樓火警;在死亡樓層中,以9樓最為嚴重,單層就有22死、6傷。

 台灣總統蔡英文、副總統賴清德今以個人身分,分別捐出一個月所得至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社會救助金專戶,作為撫慰及協助受傷者及罹難者家屬災後支持之用。高雄市長陳其邁隨後也率同一級主管捐出一個月所得,盼為傷者與罹難者家屬盡一份心力。

城中城大樓發生高雄歷來最慘重的火警,共46人死亡。高雄市政府提供

●46人死亡 尚有21人無家屬指認 大陸籍配偶有3人

因罹難者多達46人,且許多居住在此的有社會經濟弱勢居民或獨居長輩,陳其邁今上午表示,有25位罹難者已經家屬出面指認,另外21位已可取得指紋等辨識資料,另2位則因遺體辨識困難,可能必須用DNA等方式協助辨識;但到了下午,其中45人身份均已確認,還有一位則用其他方式來協助家屬做指認。。

另外,根據目前掌握的罹難者資訊,此次共有3名大陸籍配偶不幸罹難,包括已在臺設籍的吳姓陸配,以及尚在依親居留期間的林姓陸配,由於兩人在台都沒有其他親屬,陸委會今表示,針對疫情期間陸方親屬入境來台及處理後續奔喪事宜,將會同各有關部門基於人道考量提供專案協助。

海基會也表示,已在第一時間聯繫罹難者家屬及在台友人表達關懷, 並將協助吳姓陸配之陸籍女兒,以及林姓陸配的胞兄來台, 海基會將全力協助家屬來臺相關事宜並提供必要協助。

至於第3名周姓陸配已在台設籍,政府也會聯繫其在台家屬表達關懷, 並協調各有關部門視家屬需要提供相關協助。

●高雄傷亡最慘重火警 從繁華到沒落

城中城原為高雄市鹽埕區繁華地標,地處黃金地段,但因商圈沒落,加上大樓產權複雜,管理不善,逐漸荒廢,甚至一度成為治安死角。

依照使用執照內容顯示,城中城地下2樓為停車空間、地下1樓為商場與歌廳,1~4樓為商場、5~6樓為電影院,7~11樓為住家,多為坪數僅約10坪的小套房,12樓則為餐廳空間。

在最熱鬧時期,這裡套房一戶可賣到台幣120萬(約33.6萬港幣),現在價格幾乎腰斬;在大火發生前,2至6樓及12樓都已廢棄,住戶約120戶,其中社會經濟條件不佳的弱勢住戶約佔3至4成。

寄居「城中城」一樓茶具行的黃姓女子,被懷疑將沉香灰燼丟棄,恐是造成城中城大火的原因,今早被改列被告,送往高雄地檢署進行複訊。翻攝《蘋果新聞網》

●寄居1樓情侶疑引爆瓦斯桶釀火警 改列被告

根據目擊者昨天向警方指稱,曾聽聞一樓有情侶吵架,之後就發生爆炸聲響,火勢迅速從一樓往上延燒。警方昨先依證人身分約談寄居一樓的郭姓男子、女友黃姓女子及一名友人;據黃女向警方供稱,她有點沉香驅蚊的習慣,警方後來也在現場找到2個已燒到焦黑的「八寶粥」鐵罐,均列為重要證物。

根據媒體報導,由於黃女在警訊時對點香驅蚊供詞不一,先說火警時自己不在茶具行,又改口說有把灰燼熄滅丟到垃圾桶,之後又稱記不清楚,好像有把點燃的沉香帶出茶具行丟棄,因此,警方深夜將黃女及郭男改列嫌疑人,依照過失致死和公共危險罪嫌,今早送地檢署由檢察官進行複訊。

依據媒體曝光的黃女供詞指出,黃女在茶具行休息時,曾用八寶粥的罐子充當香爐,點燃沉香,驅趕蚊蟲;據推測,鐵罐疑似放置在靠近茶具行泡茶用的卡式爐旁,導致卡式爐因沉香發出高溫,造成爐瓦內的瓦斯瓶爆炸,進而引發大火。

從已曝光的火警第一時間監視器畫面來看,約昨天凌晨2時43分59秒冒出火光,不到1分鐘,即炸開成一團火球,整個一樓冒出大火,並迅速往上延燒。這畫面也與居住附近民眾指稱,先聽見爆炸聲響,即發生大火的說詞相同。

根據媒體曝光的判決紀錄,黃女還曾有多項妨害自由、恐嚇取財等前科紀錄,也曾在10年前曾因債務糾紛,教唆兩名少年丟擲自製汽油彈放火未遂,改依恐嚇罪嫌盼處7個月有期徒刑。

陳其邁(講台右一)率高雄市府一級主管向社會鞠躬道歉。高雄市政府提供

●陳其邁要求全面體檢34棟類似大樓 在此之前,公權力為何無法介入?

城中城大火雖尚未確定是否人為因素造成,但樓齡40年的大樓,既無成立大廈管理委員會,也無公權力介入進行公安管理,遭質疑是造成此次傷亡的原因之一;陳其邁表示,目前列管樓齡超過30年以上、沒有管委會的住商混合大樓,總共有34棟,昨已要求工務局、消防局、警察局在3天內完成全面體檢;樓齡30年以下的會在下周開始全面啟動體檢。

陳其邁昨天也率領市府一級主管,向社會大眾鞠躬致歉;但在市府痛定思痛、全面體檢危老大樓之前,為何公權力無法介入城中城的公安檢查?

高雄市副市長林欽榮昨表示,台灣《公寓大廈自治管理條例》在1995年通過,但城中城早在1981年就取得使用執照,大樓無法也不想主動成立管委會,高雄市政府只能輔導;換句話說,管委會依法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確保整棟大樓的安全與共有、共用部分維護工作,但法律無法回溯要求城中城成立管委會,以致成為公權力「法外之地」。

台灣內政部昨天也緊急發布聲明表示,將由消防署及營建署通盤檢視強化現有法規,要求這類老舊建築物應成立管理委員會,確保維護其建築防火避難及消防安全設備安全;為避免類似事故再次發生,消防署也已函請各地方消防機關全面清查,若複合用途建築物有供住宅使用,必須依消防法規處理,以預防火災發生。

高雄市政府曾四度前往城中城進行安檢,最近一次是在大火發生的前二天,卻都因被柵欄鐵門擋住,「入其門卻不得而入」。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政府曾四度前往安檢,四入其門卻被鐵柵欄阻擋

城中城未成立管委會,自然無法依《公寓大廈自治管理條例》配合政府部門,對大樓進行各項消防安檢及維護措施;如林欽榮所言,高雄市政府曾在2019年、2020年及今年的5月及10月12日前往檢查,但這四次檢查,卻被位於1、2樓樓梯間的柵欄擋在門外。

高雄市政府說,前往安檢時,也找不到對口的單位如管委會,所以,相關單位人員雖前往城中城進行安檢,「有其門卻不得而入」,只能貼出告示,要求限期讓工務人員進入檢查。但最令人痛心的是,才貼出告示2天,就發生這起不幸。

城中城占地約7百多坪,但產權極其複雜,根據高雄市政府統計,光地主就有117人,房屋所有權人更多,許多更是荒廢或遭人霸佔,仍須進一步清查;若要都市更新,光整合意見就是漫漫長路,高雄市議員李喬如曾召開二次都市更新說明會,都因出席率不到一半而破局。

對居住於此的弱勢居民來說,一間小套房約10坪,若都市更新,頂多領到收購價台幣幾十萬元,根本不夠在其他地方置產,因此,在無奈情況下,只能繼續蝸居在此,參與都市更新或搬走的意願也不高。

類似像城中城一樣,曾是昔日熱鬧商圈的繁華地標,如今落入頹壞、缺乏管理,卻因產權複雜而更新不易的大樓,不只在高雄市有,其他發展較早的城市,例如台北市捷運信義安和站的芝麻酒店、新北市三重天台大樓,以及桃園市財神大樓等,都是住商混合、居住環境複雜及年久失修等有諸多問題的大樓,何時會爆出公共安全危機?沒有人知道。

●為何傷亡如此慘重?消防局公布五大原因 凸顯經濟弱勢悲歌

根據高雄市消防局公布的城中城死傷慘重五大致命關鍵,包括:

一、這次火警發生在凌晨兩點多,大樓住戶幾乎都已熟睡,來不及應變逃生。

二、大樓內住戶多是較弱勢的長輩,也導致在火警發生時,他們逃生能力較差。罹難者平均年齡62歲。

三、該棟大樓一到六樓原為商業使用,以玻璃帷幕為主要建材,火災發生時造成高溫,以致燃燒更快,導致火勢迅速竄升至高樓層。

四、該棟大樓本來是住商混合建築,但自91年後,商業部分就沒有再使用,故未申報公安。加上裡面的堆置物、建材、裝潢並不符合防焰和消防標準,火勢燒起來後,玻璃帷幕與挑高,讓火場形同火爐。

五、大樓的梯間又堆滿陳年雜物,以致逃生不便,造成不幸傷亡。

根據上述關鍵因素來看,其實大火延燒與大樓管理不善有諸多關聯,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缺乏公權力介入,才讓整棟大樓有如消防及公共安全的「化外之地」;根據消防局統計,此次罹難者平均年齡為62歲,更可見此次傷亡嚴重的可能原因。

在此次大樓逃過死劫的毛先生,曾在接受《蘋果新聞網》採訪時指出,過去城中城的套房租金,最便宜台幣1至2千元(約港幣280元至560元)月租就可以租得到,目前則約台幣3500元(約港幣980元)左右,所以選擇居住在此的,都是經濟條件相對弱勢的住民。

在今年初,台灣《聯合報》曾報導,住在這裡的81歲老太太,因不想麻煩子女,所以就住在這裡,每月靠3千元(約840元港幣)老人年金省吃儉用;另名73歲張老先生也靠老人年金度日,但為了省錢,平時不敢開手機,小套房馬桶壞了,浴室漏水,也沒錢修,將就住著,餐食則靠社福團體送便當,才得以飽餐。

世居當地的里長林傳富曾說,城中城空置戶愈來愈多,有些原住戶搬走或到國外,有的是屋主往生後子女未繼承或無人繼承,有的甚至不知屋主是誰,情況複雜;所以,光要整合這些原住戶,就是一個龐大工程,更別說在沒有管委會的整合下,如何辦到讓這棟大樓脫離危樓的命運。

消防局公布的關鍵致命因素,可能是「果」,而非「因」,因為居住在此的弱勢居民,並無力改善外在環境的破敗與損壞,更因缺乏公權力的介入,讓他們即使不滿意,也只能將就住下去,這也讓這次火警,燒出台灣一個令人心痛且應該正視的問題,避免讓社會底層民眾再次成為制度闕漏下的犧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