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插畫師爸爸繪圖教自閉兒 扶持患癌妻 「困難總會過去」


 

 

插畫師爸爸Ahko (左) 為父親節畫了一幅漫畫,表達每位爸爸和子女的相處方式,各有不同。丘萃瑩攝

一頭黑色短髮,前額留有短短的劉海,經常談笑風生。漫畫家爸爸阿高(Ahko)和6歲兒子晴曦,進行小型高爾夫球比賽,看誰入洞最多。Ahko像小孩般鬥氣,「可以讓我贏嗎?」太太Denise在旁看着一切,笑容可掬。幸福原來得來不易,Ahko照顧患有自閉症的兒子,但他一直樂觀面對,以兒子模樣畫成自家教材,教他待人接物。Ahko也有為協康會繪畫漫畫教材,助家長管教自閉症子女。他的樂觀性格感染曾患癌症的太太,在她傷心時開解並一直扶持。

Ahko和兒子進行小型高爾夫球比賽,爸爸故意輸掉比賽,兒子則跟他說:「輸了不要緊!」丘萃瑩攝

爸爸Ahko是漫畫家,性格樂觀。Ahko曾畫過教科書的插圖、報紙的政治漫畫。已出版的漫畫包括《高高在下》、《小香港人》、《殺狗記》等。現時為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與扶貧委員會推出《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畫有關特殊教育需要(SEN)的漫畫,他的專欄名叫「特殊父子檔」。Ahko筆下的人物,線條以圓滑為主,臉頰胖乎乎的,有點像漫畫《蠟筆小新》的人物。他的畫風簡約,人物經常笑容滿臉,可愛活潑。

Ahko娓娓道出兒子晴曦確診自閉症的經過:「兒子一歲多,我覺得他和普通小孩沒有分別,我也跟兒子玩得很開心,只時有時叫他名字也不睬我。後來,兒子在一歲多參加play group,發現他不喜歡和其他小朋友相處,經常自己躲藏起來,我們才感到奇怪。」其後Ahko一名當特殊教育老師的朋友,告訴夫妻二人,晴曦有自閉症徵狀,如用腳尖步行、自轉、經常獨自玩耍等,建議晴曦盡早接受檢查。當晚,Ahko的太太很傷心,不斷上網搜尋自閉症的資料。及後,兒子確診為自閉症,Ahko說:「雖然我不太了解自閉症,但沒有特別失落,沒有很擔心。無論怎樣晴曦也是我兒子,我也會跟他玩。」

Ahko替協康會畫漫畫教材,助家長管教自閉症子女。丘萃瑩攝

兒子晴曦牙牙學語時,Ahko很多時不理解兒子的意思,而他就像福爾摩斯般,耐心推理兒子的要求。「他2歲時,仍未學會說話。他經常很激動,但又表達不到自己,就會拉扯我。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就會不斷發脾氣。我只好耐心哄他,慢慢理解他的意思。」

後來協康會社工建議Ahko,以社交故事漫畫教他,對晴曦來說是視覺教育,較聽覺教育更為有效,因自閉症小朋友發脾氣時,不會聽別人說話。「當有需要時,我就會設計漫畫教導他,漫畫主角就是晴曦的樣子。例如晴曦不喜歡看着別人眼睛說話,我就畫了漫畫,教他說話時看着別人眼睛,才是有禮貌的表現。漸漸地,晴曦就學懂說話要望着別人。」有一次晴曦乘坐地鐵時,因感到疲累,叫坐着的乘客讓座。「在兒子眼中,他不知道有什麼問題。我就畫了漫畫解釋,其他乘客也會疲累,不能自私地叫人讓座,晴曦應耐心等候空位。」兒子看着社交故事,慢慢就學懂社交禮儀,比語言教導更有效。

自閉症兒子的行為,有時引來途人奇異的目光,但Ahko不以為意。他憶述:「我們住將軍澳,晴曦要到鑽石山上學,我和兒子在早上要乘坐地鐵前往學校。兒子很怕列車到站,他認為列車駛進月台會撞到他,每當列車入站時,晴曦就會逃走。」惟上學時間是繁忙時段,兒子經常因害怕而拉扯爸爸的衣服,但不排隊就上不到車,「我拖着他,他想逃走,就跟我鬥大力,當然我比較大力。晴曦跑不掉,就大叫大喊,結果整個月台的人也看着我。」Ahko沒有把這些目光視為歧視:「我覺得這個場面頗為壯觀。」Ahko邊說邊笑,不介意別人目光,「經過多番耐心解釋,讓他慢慢嘗試面對列車駛入月台,他現時已經不害怕了。」照顧兒子遇上不少難關,但Ahko以開朗心情一一闖過。

Ahko沒有視兒子行為「異常」,而是從兒子角度查出問題根源,「兒子讓我學懂很多地鐵知識,讓我知道不同的路綫,會用不同型號的列車,各有輕微差別。」常人很少察覺這些輕微差別,但對於患有自閉症的晴曦,卻是天淵之別。「我們乘坐地鐵往主題樂園,轉東涌綫列車時,晴曦不願上車。我開初也非常不解,很想強行拉兒子上車。但面對晴曦又拉又扯的不情願,我開始留意這輛車箱有何不同。」原來此列車車門,關門時的聲響較大,晴曦害怕車門夾到他。「我從兒子角度思考,如何不害怕關門聲音呢?後來我讓晴曦戴耳機聽音樂,他就察覺不到關門聲音了。」Ahko認為,凡事要從兒子角度出發,了解他的恐懼和心情,才能夠和兒子和睦共處。

Ahko除了要悉心照料兒子外,在兒子約4歲時,太太患上癌病,Ahko要兩邊奔波。「當時是困難時期,我日間要陪伴太太接受治療,晚上就照顧兒子。」Ahko遇上困難,有需要會找人幫忙,「我媽媽來我家住,幫忙照顧晴曦,以及接送兒子來往學校。」、「他們兩個都是我身邊最重要的人,太太因患病搬去與外母住,但我不想她孤單接受治療,想讓她知道背後有人支持她。」另一方面,他也要照顧好兒子,讓太太安心養病,「當時我盡量減低工作量,只為一份報紙畫政治漫畫,其他時間則用作照顧家人。」Ahko當時不會感到悲傷,「相信困難總會過去。」他看着太太和兒子,眼眸藏着溫柔、愛、無私。

太太Denise很感激丈夫經常開解她。「有一次,我病情較好時,回家和兒子見面。起初兒子見到我也很開心,當我和兒子一起睡覺時,兒子大喊『不要媽媽,我要嫲嫲』。我非常傷心,不斷哭泣。但丈夫開解我說,最近是嫲嫲一直陪他睡,霎時轉變為媽媽,自閉症小朋友只是不明白,為何突然出現轉變。」Denise因此解開心結,明白兒子不是疏遠她,心情豁然開朗。

晴曦完成集中力的練習後,和協康會社工「give me five」,表現興奮。丘萃瑩攝

太太Denise大病半年後,痊癒回家。兒子就讀協康會特殊幼兒中心學位(S位)後,現時可就讀主流幼稚園,未來晴曦也會入讀主流小學。當問到會否怕兒子不適應,向來較嚴肅的媽媽Denise也說:「不能擔心太多,見招拆招吧!」Ahko的樂天性格,感染太太、兒子。晴曦看見記者,笑逐顏開,雙手舉起「V」字手勢,等待拍下美麗的笑臉。晴曦示範特殊中心的集中力訓練時,表現雀躍,完成所有練習,更和社工「give me five」。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