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國殤之柱移除起風波 專業機構無計保中立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是香港大學嘗試移除屹立校園24年、紀念「六四」死難者的國殤之柱,遭雕塑作者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反對,要求寛限數月,讓他安排運走雕塑,雙方就雕塑的處置互發律師信,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師行受到批評,其美國合伙人最後決定放棄代表港大,以免被國際輿論抨擊,但此舉觸怒了前特首梁振英,要求中資機構及愛國港商與孖士打割席,事件突顯香港的專業服務動輒捲入政治漩渦,難以保持政治中立。

孖士打是香港的老牌律師大行,歷史悠久,其客戶包括港府、公共機構和多個華資大集團,其合伙人有多位曾在香港律師會擔任會長要職,與建制陣營向來關係良好,這次竟然會臨陣倒戈,放棄代表港大去移除北京視為眼中釘的六四雕塑,著實令許多建制人士吃了一驚。

究其原因,是在全球化浪潮下,香港的律師事務所經常被收購合併,和其他普通法地區的律師事務所結合,成為可提供全球法律服務的國際律師大行,例如,現時的孖士打律師行就是由原來分屬美國、英國、香港和巴西的四間大行合併而成,其決策董事會包含了四個地區的代表,主席由美國分支擔任。在中國與西方經貿關係良好的時候,孖士打這種國際性律師事務所相當吃香,可以為各地區的大客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但隨著中國與西方關係惡化,這類跨國大行便很容易捲入政治漩渦無法自拔,國殤之柱風波因此不是孤立案例,而是反映中美脫鈎後許多跨國金融、法律、會計專業機構被迫選邊站的趨勢。

孖士打在國殤之柱風波中,用了許多方法來迴避政治標籤試圖自保,例如在回答傳媒查詢時說受託處理一宗有關地產的事宜,嘗試把事件定性為物業業主與物業上寄存物品的人的爭議,但完全不成功。事後回看,港大校方和孖士打明顯是低估了送走國殤之柱的難度,他們可能以為,支聯會和港大學生會都不堪一擊,在國安法威脅下,或自動解散或集體被捕,完全沒有抵抗之力,既然不費吹灰之力便廢了這兩個組織武功,國殤之柱便失去捍衛者,大學要把這座未經批准擅自進駐校園的雕塑送走,應該沒有什麼阻力。

港大校方和孖士打沒有料到的是,雕塑的作者是一位極敢言的藝術家,而且在國際上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其所屬國家的民選議會也不怕觸怒中國,敢於替高志活撐腰,而高志活的策略也很聰明,他從一開始便說,雕塑不是屬於支聯會或學生會的,他當年只是借出雕塑,他仍然是這件藝術品的合法主人,這就逼使港大要處理他作為產權人的權益,而他經律師提出的要求並非長期擺放,而是給予合理時間讓他安排送走雕塑,這個要求在法、理、情上都有一定依據,畢竟港大校方默許這雕塑存放校園長達24年,如今即使不再容許擺放,雕塑主人要求數月時間運走雕塑到別處展示,也是合情合理。

然而,港大校方不知何故急欲馬上移除雕塑,擺出強硬姿態,指若對方不在指定時限內移除,港大校方便自行移除,若有損毀概不負責,這個恣態雖強,卻正中高志活下懷,高志活對外放話,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藉雕塑喚起世人對「六四」的關注,如今港大要強行送走雕塑,引起全球過百媒體報道,正正在喚起世人的關注,假如校方用粗暴武力破壞雕塑以便移除,他呼籲港人前往檢拾碎片,把六四記憶永久保存,這樣,不論雕塑是全是毀,藝術家以藝術喚醒世人紀念屠殺之目的均能達成。高志活這一招相當高明靈活,港大校方自然而然就落了下風,而協助港大向高志活發信施壓的孖士打,也身不由己地成了各地媒體口誅筆伐的目標,一家美英主流律師行主導的事務所,竟然承接這種破壞言論與藝術自由的官司,實在丟盡西方法精英的臉。

不過,當國際輿論及政治壓力發揮作用,成功逼使孖士打的國際董事干預香港支部,取消代表港大的委託業務,就無可避免引發親北京陣營的憤怒和報復,就算不是梁振英即時跳出來呼籲中資與華資杯葛孖士打,中聯辦也不會就此放過孖士打,一定會向孖士打香港支部的資深合伙人施壓,他們若無法改變美國支部主導的董事會的取向,就要考慮另起爐灶自立門戶,否則日後將難以承接中資和愛國華資企業的生意。

孖士打的困境,其實是跨國專業機構今後在香港這中西政治衝突夾縫將要面對的命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