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愛恨交織的心路歷程1——初到六十年代的北京


 

今年踏入73歲的我,回顧人生充滿了愛恨交織。卻不是愛情世界的愛與恨,而是屬於思想意識。

57年前的1960年,未滿16歲的我,於5月31日踏上荷蘭萬噸郵輪「芝渣連加」號往中國廣州黃埔港口,再轉飛到北京的某中學讀書。之後整整十年的青春歲月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北京度過。感恩上天賜予,我的記憶力驚人的好,那十年的點點滴滴全留在腦海至今。

這不是我坐的那艘郵輪,但同屬一家公司。這是留在我腦海最深刻的,因為這種郵輪把我從印尼載到中國,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也是當年北上「回國」的歸僑念念不忘的。筆者提供

我獲分配進入北京崇文區的一所普通中學,全班只有幾位歸僑同學。我後來才知道班上有多位回民的老北京人,對我這個從印尼來的比較親切。但基本上同學對我都表現友好,他們都是北京的普通百姓子弟,而且家境都不是很好,有的甚至家人是在農村生活得相當艱苦。他們給我的感覺是樸實溫和的北京人,後來我也證實了道地的北京(昔日北平)人相對南方人是比較忠厚正直。

與眾多歸僑學生不同的是,我是三代人都是在印尼出生長大的華裔,在印尼華校讀書時認識了我祖先的國家,又受到華校的愛國(中國)教育左派洗腦後主動向父母提出要到中國讀書深造。因年紀小母親也陪伴著,從上郵輪到在北京定居,都在國家分配後安排好母親才離開。

我第一次感到震驚的是在班上小組會時聽到有同學手持一紙說家鄉有親人餓死了,而且又說整個村裡到處都有餓死的。她流淚地說了後,就被老師叫到一邊不知說什麼,之後就閉口不再說了。我的心裡很震驚,因為在印尼都沒聽說過有人會餓死。而且在印尼的華校總是聽說什麼大躍進的功績,農村裡的麥地如何豐收,還有圖像在書店賣的人民畫報大大地宣傳呢。

中學的生活平凡但老師們都盡職,歸僑學生與國內同學也沒有什麼隔閡,階級區別不太明顯。我喜歡聽他們說「解放前」的生活,好奇地聽到他們談到的民國時代自由的生活。特別是非黨(共產黨)非團(共青團)的「群眾份子」對我愛說的真實情景,有的竟說「我才不相信共產黨」。

從中學時代到大學,我能平安度過不僅因為我父親在印尼的社會地位,主要的是我把所有聽到的、感受到的都埋藏在心裡從不顯露出來。我認為沒有必要,就如我父母在印尼什麼社會地位我也從沒提過一樣。